军改,关于小远散单位的那些事

来源:“学思苑”微信公众号作者:啸风编辑:赵林孟
2016-01-27 22:27

我很惊诧于兴安岭风景的美丽,尤其是到了银装素裹的隆冬时节,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最数那群山中根根直立的白桦了,宛如布阵在崇山峻岭中的哨兵,令人惊叹,肃然起敬。

那年,也是隆冬时节,我踏雪来到大兴安岭深处一个“夫妻哨”采访。听说记者要来,哨长蒋治平早早地在山脚下等候着。一夜的大雪,填满了山野间的沟沟壑壑,逶迤的群山变成了一个雪白无暇的世界。

雪地里一行新鲜的脚印,把我的目光拽到半山腰上一座白色的独房。我想这可能就是我此行要采访的“夫妻哨”了,果然,同行的部队张政委用手一指,那座白色的房子,就是“夫妻哨”。因为常年在这里守哨的都是小俩口,官兵们都习惯地称这里为“夫妻哨”,到小蒋这已是第四任哨长了。头前引路的小蒋也回过头来,冲我腼腆的一笑:“半山腰上那座白房子就是我的家。”在高高的兴安岭上哨所为家。举目看着小蒋攀山的背影,让我油然间想起扎根在山岭上这迎风斗雪的白桦,令人油然而生一种敬意。

山不高,但雪中的山道却不好走,约摸半个小时的工夫,我们嘴里喘着热气来到小蒋的“家”。说是家,其实不过是一个30多平方米的平房。外面一间是厨房,偌大的蓄水槽,占去了多半的空间,墙角供取暖用的煤块,被收拾的平整有形。看得出主人是个勤快的人。里屋是卧室和吃饭的地方,一张土炕占了一半面积,生活在这样狭小的居住环境,可见生活的清苦。我觉得有一种力量在一直支撑着他们。带着一丝闪念,我和哨所的女主人攀谈了起来。小蒋的爱人是个川妹子,叫冯先芳,比蒋治平小一岁。说话有股子川妹子嘎吧蹦脆的辣劲,不自主间她就变成了我的采访主角。

起先我和治平建立恋爱关系的时候,看到通讯地址是驻内蒙古乌兰浩特市某部,觉得条件能不错。结婚后,治平动员我来这,我动心了,因为我想亲眼看看真正的军营究竟是什么样子。父母不太同意,主要是我在重庆航运公司上班,工作挺不错的;再说这里气候寒冷路又远,怕我不太适应。

那怎么又来了呢?我急不可耐地想拉直心中的问号。我知道选择这样一种随军方式,毕竟需要一种勇气。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