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化训练要逐级深入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雪平编辑:黄人杰
2016-10-20 10:54

实战化训练,“实”是基础,“战”是目标,“化”是巅峰。实战化的内涵本质决定训练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打基础必须沾满泥土练。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实战化训练,首要的、第一位的是“实”,离开了“实”,实战化训练就没有了根基,势必松松垮垮,没有底气,更谈不上对接战场。推进实战化训练,必须坚持真难严实,把“万丈高楼”的地基打深筑牢。这既是部队走向战场的“门票”,更是军事训练向“战”跨越的踏脚石。

要使军事训练入地三尺开展,第一位的是思想深处想打仗。心里不想打仗,头脑中没有打仗意识,就会把训练视为按部就班的工作,看成当和尚撞钟的动作,而不可能有气吞山河的练兵激情,更不会有“抓铁有痕”的施训意志。解决军事训练“不实”问题,必须向思想深处动刀,通过军内外大小环境同步发力,营造崇尚训练的浓厚环境氛围,让广大官兵思训、想训的活力从内心深处迸发。

把基础训练作为练兵重点凸显出来。因为无论战争形态如何演变,作战方式方法怎样变化,基础训练作为战斗力生成的源头供给不会变,作为合同作战能力、联合作战能力生成的支撑不会变。必须让部队静下来、稳下来、沉下来,凝神聚力抓基础训练;必须留更充裕的时间,让部队把基础课目练实练精练活;必须创新施训方式方法,提高基础训练的质量效益。

把训练监察用起来。要完善训练监察机制,注意运用法治观念、现代管理理念和先进技术手段,创新训练监察方式方法,使查纠问题有理有据、体现公平公正;要重视监察运用、追责问责和整改落实,加强训练监察与其他部门的沟通联动,增强训练监察的权威性。

求提高必须瞄准现代战争靶标。实战化训练,“战”是灵魂、“钢刀”,如果训练重实轻战,硝烟不浓,就跃不上山丘,登不上高峰。基础训练课目完成后,必须向“战”冲刺,为训练注入“打仗”要素,为部队插上“打仗”翅膀。当前,部队演训在“实”上应该说下功夫不小,官兵摸爬滚打已成常态,但由于对“打什么仗、怎样打仗”把不准、吃不透,导致训练在“战”上凝神聚力不够,不同程度存在方向偏、层次浅、战度不足等问题,使训练难击现代战争靶标。

解决上述问题,一是各级指挥员必须深度研战。让指挥员成为作战专家,仅泛泛提要求不行,需要通过营造浓烈氛围,让各级指挥员、特别是高级指挥员研究打仗成为一种自觉、一种习惯、一种责任。二是让战法成为演训之魂。战术演习中没有战法,战役演习中没有谋略,训练永远走不出低谷,冲不到实战的高程、抓不住实战的悬梁。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战术训练跑程序、演套路旧习,让战法牵引演训,成为演习的钢筋铁骨。只有把战法作为演习评判的钢尺,演习才能实现质量上的突破,有旺盛的生命力。三是瞄准现实军事威胁演。如果重大演训活动,与狼烟四起的军事威胁牛马不相及或“两张皮”,演始终是演,就永远登不上现代战争的高地。战味实足的演训,就是演习的目的、地域空间、参演力量、进程以及战法,都应像可能对敌实施的反击战争。

要领先必须追逐世界军事革命浪潮。实战化训练,“化”是实战化训练的巅峰。训练达到了“化”的水准、“化”的程度,就触摸到了现代战争,训练就成为未来战争的浓缩。环顾当今世界,谋求训练与战争吻合,已成为一流军队军事斗争准备锲而不舍追逐的目标。

训练不瞄准战争,永远走不出低层次徘徊的格局。改变训练与打仗“两座山”“两条轨”问题,必须以前瞻适用的战争设计引路导航。设计战争,既要依据自己的实力,确保部队有可靠的条件支撑,更要把对手研判透,是针对敌人招法的应对与反击。同时,还要把战争波及范围想得尽可能大、结果想得尽可能坏,实现以更充分、圆满的战争设计,求一流的练兵备战。为此,战场上才能实现如训练一样打仗。战争设计只有转化为训练,进入训练场、演兵场,才能生成打赢之力,实现像训练一样打仗。同时,要搭牢训练腾飞平台。让实战化训练上升到“化”的层次,必须从体制改革、环境营造、资源投入、政策制度等方面加大保障力度,为训练腾飞装好“底药”。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