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独树镇:红25军战士冻得连枪栓都拉不开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冯强编辑:黄人杰
2017-02-09 11:13

1934年11月中旬,继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进行长征后,红25军近3000人也奉命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在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的率领下,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开始战略转移。

11月16日,红25军从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出发,开始长征;17日,以突然行动,越过平汉线,直抵桐柏山区。蒋介石闻讯红25军西进,十分震惊,急忙调动豫鄂皖3省“围剿”总队的5个支队和3个师等大批兵力进行围追堵截,妄图围歼红25军。红25军采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26日进抵方城县以东地区。这天寒风刺骨,风雪交加。红军指战员顶风冒雪,踏着泥泞,步履艰难地朝着独树镇七里岗急速行进,准备在此越过许(昌)南(阳)公路,进入伏牛山。

下午1时许,程子华、吴焕先率一梯队到达独树镇七里岗一带,准备从七里岗穿越许南公路。七里岗是伏牛山东麓向南延伸的一条土岗,东面是河,地势陡峭,西南连着一片平原,许南公路与七里岗交叉处,岗顶与公路落差十几米,形成人工地堑,易守难攻。敌40军115旅和骑兵团已抢先两小时占领了马岗、七里岗、砚山铺一带。由于气候恶劣,能见度低,红军先头部队没有发现敌情。当红25军第一梯队(224团)沿七里岗脊北进接近许南公路时,突然遭到敌炮火猛烈阻击。敌人开火后,224团几乎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加上寒流袭击,红军战士穿着单薄,手冻僵了,一时连枪栓都拉不开,不能有效地反击敌人,处境十分被动。敌军趁此机会发起冲锋,从两翼包围上来。

危急时刻,从后面跑步赶到阵前的军政委吴焕先一面指挥225团冲到前面反击,一面高声呼喊:“同志们,就地卧倒,坚决顶住敌人!”在吴焕先的指挥下,指战员迅速趴在泥地里,利用地形地物进行反击。敌人仍气势汹汹地扑过来,吴焕先手持大刀指挥红军从雪地上跃起,勇猛地冲上去,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杀声连天,震撼山冈。当战斗激烈进行时,副军长徐海东带领第二梯队(223团)跑步赶到,立即投入战斗。经过一番恶战,我军终于把正面进攻的敌人压了下去,占领了公路两侧的有利地形。

随后,敌军连续发起数次进攻,都被红军一次次打退。为了打开一道缺口,通过公路,军首长指挥223团向七里岗发起冲锋。正面之敌挡不住红军的凌厉进攻,纷纷向东西两边退去。红军冲过公路,占领了七里岗村北500米处的任岗村。敌人急忙组织火力封锁,并炮击公路南北两侧红军阵地。红军不得已退到公路以南。

天黑后,风雪不止。红25军乘机撤到张庄附近。此时,敌骑5师和追剿纵队已分别由羊册象河关向独树镇一带逼近。红25军处在数万敌人前后夹击的危险境地。根据当地老乡提供的情况,军首长决定连夜绕道突围。当夜一更天,红25军指战员忍着极度的饥饿和疲劳,由中共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和张庄农民王永合带路,冒着风雪,悄然出发了。

当天夜里,红25军绕道保安以北的沈丘附近,越过了许南公路。27日拂晓,抵达伏牛山东麓,突破了敌人的合围。

独树镇战斗是关系红25军生死存亡的一场恶战。在敌强我弱、敌锐我疲、地形与天气都不利的情况下,指战员们舍生忘死,英勇战斗,终于突出重围,转危为安。

1997年,中共方城县委县政府在七里岗上建造了红25军独树镇战斗纪念碑。纪念碑以一把变形刺刀为表现形式,寓“血战”之意,碑身高25.34米,蕴含着红25军的番号和1934年的时代背景。正面和背面分别镌刻着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和原红25军军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程子华题写的“红25军独树镇战斗遗址”和“烈士精神不死”的碑文。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