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枪厂:从“汉阳造”到95式自动步枪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吴伟忠、杨兆铭、汪德生编辑:黄人杰
2017-02-10 10:08

百年枪厂的精神图腾

——感悟重庆建设厂的“强军报国”之路

■吴伟忠 杨兆铭 汪德生

长江之畔,鹤皋岩下,排列着大大小小107个半圆形拱门山洞,在绿树苍翠掩映下显得沧桑斑驳,这里是大名鼎鼎的“汉阳造”在重庆的生产遗址。

“方今求一千之枪,难于筹十万之饷。”1889年,洋务运动代表人物张之洞为走出困境,在广东兴建枪炮厂,后迁址湖北汉阳,更名为汉阳兵工厂。在抗日烽火中,“汉阳造”又被迫西迁重庆。

进入新时期,汉阳兵工厂改名为重庆建设厂,秉承“强军报国”的使命走过一段不寻常之路。2012年以来,重庆建设厂出炉的枪支在国际特种兵狙击手比赛、陆军轻武器技能大赛等各类赛场上,大放异彩,扬名海外,次次都获得优异成绩。

“为国家造枪,是我们的骄傲!”

在重庆西南角,一排排整齐的蓝色厂房里机声隆隆,这里是我国最大的枪厂——重庆建设厂。

工厂展览室里,陈列着从最早生产的毛瑟步枪到最新式狙击步枪。百余种枪支在淡黄色的聚光灯下散发出瓦蓝色的光芒,无声述说着百年老厂的辉煌与荣光。

90岁的肖文城是最后一批“汉阳造”的造枪工人。在武昌城头打响的“开国第一枪”,跟随红军转战南北……肖老对生产了半个世纪的“汉阳造”,如数家珍。

回忆重庆大轰炸时的情景,老人眼里满含泪花。那时,在“义之所在,何计安危”的精神鼓舞下,军工人躲在昏暗狭小的山洞中,艰难地为抗日前线生产装备。尽管如此,可有些装备刚运出洞,就被日军炸成废铁。

肖老还清晰记得,重庆解放前夕,工友们在国民党特务投放的炸弹火光中,不顾生死抢救设备、恢复生产的身影。

肖老说,“强军制夷、产业报国”是早期建厂使命,虽历经岁月沧桑,但工厂“强军报国”的精髓没有变。上世纪80年代,民品效益好,军品产值仅占全厂产值2%,但工厂没有舍弃军品,而是利用民品的优势资源,引导工厂向枪械专业化方向发展,从那时起,我国枪械工业迎来了新的飞跃。

由建设人自主研制的81式步枪、半自动狙击步枪等装备相继问世,并大量列装部队。

1984年,新中国重返奥运赛场,中国射击女选手吴小旋使用建设厂制造的比赛用枪一举夺魁,成为中国奥运史上第一位获得奥运冠军的女运动员。

百年坚守,世纪荣光。一个个光辉成绩的背后,是他们一颗颗坚定不移的心。

枪管内膛轴线校直对人的技能要求十分苛刻。今天,这道手艺在建设人努力下代代相传。

靶场试射工作室的每位射手一年射击的子弹量在100万发左右,虽有护耳罩,但枪声依然震得他们的听力慢慢下降。就是这支队伍,为我国枪支校准准星。

“为国家造枪,是我们的骄傲!”退伍兵杨平林是工厂最年轻的射手,在他简洁的话语中饱含着新一代建设人强烈的自豪感和责任感。

“我们自己的枪,如走不出国门,何等的悲情!”

初见范方梅,给人以时尚靓丽、娟秀纤细的形象,然而她却天天与油乎乎、冷冰冰的枪支打交道,看不出她是我军新一代狙击步枪的总设计师。

长期以来,我军狙击步枪落后于国外先进水平,当她接到研制新枪任务时,文弱女子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带领团队踏上了艰苦的创新之路。

放眼世界,他们完全颠覆同类产品的设计理念,2011年初,研制成功的狙击步枪被选为我军参加国际狙击手比赛的训练用枪,可正式比赛却换成了外国的枪。

“我们自己的枪,如走不出国门,何等的悲情!”得知消息的那一天,刚毅而执着的范方梅哭了,哭得很伤心。建设人心里都明白,其中一个原因是新枪的人性化设计还不够。

擦干眼泪,范方梅团队针对枪托灵活性、枪机运动流畅性等方面进行了攻关改进,最终达到了枪与射手的“人枪合一”。

第二年,在“金鹰-2012”哈萨克斯坦国际特种兵狙击手比赛中,我军选手使用新款狙击步枪,以绝对优势夺得分组冠亚军。

此枪一战成名,范方梅笑开了花,还有一个喜讯是,在国际赛场“火”起来的还有他们研制的95式自动步枪。

“我们的枪优势很明显,特别是新式狙击步枪、95式自动步枪,在这次比赛中发挥出色。”“雷神”突击队在“金鹰-2015”国际特种侦察兵竞赛中取得第一名,突击队所在团团长在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对我军装备大加赞赏。

“我们出厂的枪,一定是最好的枪!”

时隔50多年,建设人还清楚记得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63式自动步枪是工厂自行研制的我国第一代自动步枪。由于设计经验不足,小批量列装部队后,出现后喷火、枪托折断等质量问题。虽进行了“大修大补”,但因天生缺陷,枪支质量问题仍不断出现。最终,军代表和工厂主动申请停产。

“我们出厂的枪,一定是最好的枪!”63式自动步枪的夭折虽让建设人蒙羞,但他们展现出的是对装备发展的使命担当。

在军代室和工厂有一群“玩枪族”。玩枪不是瞎玩,而是从不同角度,采取不同方式去审视、测试枪,让枪最大限度暴露问题。

“咔嚓”一声,步枪保险从关到开,一推到位。可军代表黄凡却不这样做,他慢慢地推保险,边推边扣扳机。正是他这种玩法,发现了某步枪保险的“临界点”问题,问题也很快得到解决。随后,建设人相继发现了标尺摆量大、卡销脱落等问题。

建设人至今还记得前些年的“质量铁拳”行动。军代表和工厂领导高举铁锤砸向有质量问题的枪支,尖锐的金属撞击声深深刺痛了建设人的心。

明亮的枪械陈列室,一大块红绸布上存放着一盏圆锥形煤油灯,壳体上污迹斑斑,玻璃罩内壁附着厚厚的黑烟灰。可就是这样的煤油灯,作为枪械核心部件机头的检测工具,在生产线上点亮了120多年。

2011年,工厂精细化、柔性化生产线建成,机头合格率达100%,无需再检测。煤油灯没了用武之地,红彤彤的火苗由此熄灭了,成为建设人永久的记忆,也成为建设人一路向前的标志。

制图:欧冠豪 照片拍摄:邓琴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