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军事干部的 “跨界”之作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田兰富责任编辑:陆军分社
2017-03-08 14:26

一位军事干部的 “跨界”之作

——散谈徐兵博和他的史学专著《读史要略》

●田兰富

西方有一句民谚:“最好的东西,往往是意料之外,偶然得来的。”

当徐兵博把他刚刚由著名作家二月河、梁衡、周大新、李庚辰联袂推荐,经新华出版社出版发行的80余万字的《读史要略》送到我手上时,既在我在意料之外,又在我意料之中。

我俩是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徐兵博却“跨界”成为一名军事干部,从排长干起,历任连长、作训参谋、营长、部队长,现为陆军直属某部副参谋长。他弃文从武后居然干得风生水起,也让我们许多同学颇感意外。

在校期间,徐兵博属于那种不事张扬,潜心求学,业余时间大多泡在图书馆里的学员。1996年,中宣部组织全国1000多家报社联合举办的“迎香港回归征文比赛”,他创作的历史散文《静海寺的回声》获得一等奖,并赴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奖,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当时,在荣获全国一等奖的10人中,9人是全国知名的作家,唯有他是一名在校的大二学生。

毕业4年后,徐兵博重返母校攻读新闻系研究生。在研学新闻专业之余,他常去旁听知名史学家季云飞教授的历史教学。在季教授指引下,他开始涉猎满清历史研究。从通读《曾文正公文集》开始,遍及左宗棠、李鸿章、胡林翼、袁世凯等晚清要人的传记和史料,历经三年孜孜不辍。学成归来后不久,他被选调入原北京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工作。面对作战指挥工作的全新挑战,在工作之余,他通读完原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李际均主编的十七卷本《中国军事通史》后,继而研读《史记》和《资治通鉴》等诸多史学专著。其后6年时间,无论平日公文包内,还是出差路途行李箱里,抑或床上枕边台灯之下,史书成为他的必备。

一个偶然机会,他得到一套台湾出版的《中国历代战争史》。这套战争史学巨著是蒋介石败逃台湾后,目睹军事之失利、国家之颓败,于1957年责成其子蒋经国组织台湾“三军大学”数十名精于战争实践的将校军官集体撰写,由大学者钱穆担任主编,蒋经国担任总编撰,历时15年编撰而成。这套书以治史严谨,体例独到,文字凝练,检讨深刻,涉猎全面,成为近代军史编撰的经典之作,深得得港台资深军事学者好评。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军事译文出版社翻印出版繁体竖版,但大陆史学界鲜有人对其深入研究,有关著述也很少。

2015年,徐兵博调入原总参谋部作战试验室任主任。结合担负的作战实验任务,他在重读《中国历代战争史》的同时,遍览史书,从《山海经》到《三皇五帝》,直至阅至“慈禧太后”。为巩固阅读实效,他边读边撰写读史笔记以强化学习实效。起初,他每篇以1500字至2000字的节奏,不定期将读史笔记发布于微信“朋友圈”中,得到了诸多朋友的好评和追读。在收获朋友“点赞”的同时,许多朋友也由此与他展开热烈的公开商榷或私聊,甚至是争执。这使得他不得不对每天发布的“笔记”严谨起来。对于每一篇笔记,他都在广泛参阅查证详实史料的基础上,经过认真思考后撰写发布。朋友们看完他的读史笔记,纷纷转发到各自的朋友圈。一位在新华出版社担任编辑工作的朋友读完他的部分笔记后,主动联系他商讨结集出版事宜。等他回过头来梳理文稿时,发现已然“码”出80余万字。

纵览《读史要略》一书发现,作者着眼从众多的历史人物和事件中去挖掘推动历史发展的“原动力”,以360篇要人、要事和要著为研读对象,力求“探寻”历史本源。在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选择上,作者大多选取一些不为人知、或者因为种种原因而被后人忽略的“要人”和“要事”(比如商朝女将妇好、南宋名将孟珙、东晋名将陶侃等);在对历史人物和事件的评价上,作者本着“窥一人而知时代之特征、知一事而知天下之兴衰”的思路,对于那些广为后世熟知的重要人物和事件,以独特的视角和独到的见解来阐述,前人已有之论不再赘述,避免给人“拾人牙慧”之感。比如,作者认为明清之交,女真族之所以能够以100万余人的少数民族征服上亿人的明王朝,其历史的“原动力”则是因为明清之交,由于气候的异常寒冷,使得温带南移,导致黑龙江、松花江流域的女真人生存条件不断恶化,经济出现大面积衰退,迫使其向南迁徙以寻找适宜生存立命的地区。由此,得出为了民族主体生存发展而进行的“南征”,是女真人创造“不可敌”神话的主要“原动力”的结论。此外,作者还通过推理得出历史人物的爱、恨、情、仇也是推动历史前进的 “原动力”之一。这些结论都为史学界提供了一种独特的视角。

在撰写读史笔记过程中,作者充分利用“大数据”时代史料收集的便利,在借助考古学界考古发现历史佐证的基础上,力图还原一些因为各种原因而被湮没的历史人物和事件背后的真相。比如发生在5000年前的“涿鹿之战”,作者在对各类史料进行综合辨析的基础上,将过去的神话传说还原为现实的战争情节;还比如对袁崇焕的评价,则通过甄别复杂曲折的历史事实去还原本真,质疑有别于许多史学家关于袁崇焕是“被清王朝所利用”的固有评价;再如秦赵长平之战,作者借助诸多考古成果,运用历史推断和科学辨析,得出白起不可能“坑杀”40万赵卒的历史结论。

《读史要略》一书洋洋80余万字,基本上是以中国历史的走向和脉络为主线,不游离于中国历史的大体发展趋势。作者通过在大量新旧史料基础上的“还原”和自己全新的历史“见解”,保证了该书兼具可读性和历史穿透力。书中每篇笔记篇幅不长,均以散文化的叙事方式,以杂文化的史论风格,用全新的历史认知和阅读体验探寻解读历史,使该书具备了“知识图谱”的特征,易于读者接受和掌握。特别是在生活快节奏,阅读碎片化,信息海量化的当下,大多数读者难以花大把时间通读诸如《资治通鉴》《史记》之类的大部头历史著作,《读史要略》的出版发行,无疑给广大历史爱好者提供了一个读史文本。同时,作者以业余军事历史研究者的视角,通过 “跨界”“跨域”式的探索,拓展了历史学学习研究的观察视角和思考方式。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