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毒尖兵杨维:“火眼金睛”降“毒魔”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狄伯文、李艺超、李伟编辑:黄人杰
2017-04-10 16:15

4月8日,正午时分,地表的温度逐渐升高,漠北某训练场的荒草地上散发出一阵阵的枯草味。该旅正在进行战备演练,一个连的战士正全副武装急速行进,要赶在预定时间赶到指定位置。

突然,走在最前方的一名士官大喊一声“停”。他拿出含磷毒剂报警器先前跑几步,报警器顿时发出“嗡嗡”的凤鸣声,让官兵大吃一惊。指导员曲源惊出一身冷汗:“幸亏发现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就是有着“侦毒尖兵”之称的该旅四级军士长杨维。原来杨维行军时,发现了填埋毒剂的痕迹,果断侦察判别毒情。

杨维是如何练就这般本领?自2003年12月入伍以来,杨维就不断地研究侦毒专业,能够快速识别各类毒剂及其载体,并在第一时间做好防护。

杨维与毒共舞源于一次观看纪录片。新兵的时候,一次杨维和战友们一起在俱乐部上核化生防护教育,他看到以往战争中外国战士被毒剂折磨,他当时就立志:要与毒共舞,练就一手过硬的侦毒本领。

然而开始训练后,杨维发现做一名合格的侦毒兵并不容易。氯气、梭曼、塔崩、沙林……多达几十种的毒剂不仅毒性不同,而且分辨起来十分困难,稍有不慎就会判断失误。一次侦毒训练,杨维看到毒剂试纸变成淡黄色,就直接判定该毒为某型毒剂。谁料,他的班长看到后狠狠撇了他一眼:淡黄和偏黄是完全不同的毒型,要到了战场上早就没命了!

侦毒不识毒,让杨维感到无地自容。从此,他没日没夜研究毒剂,他建议连队设立了“毒剂识别区”。白天他观看毒剂的变化情况,他都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生怕漏掉每个细节,有时甚至一看就是一个小时;晚上,他又在学习室学理论,几个月时间,背记了20多种毒剂的特征、伤害机理、防护措施。坚持下来,杨维基本具备了识别毒型和快速防护的知识。

侦毒成与败,防护是关键。杨维深知,准确侦毒,前提是不能中毒。一名优秀的侦测员,必须在25秒以内穿带好防护护具。杨维不管春秋冬夏,都挑最极限的天气训练。冬天零下30度,他赤手练习脱戴,手上碰掉好几块肉;夏天正午,他也要练上几次,每次汗水都能顺着面具往下流,防毒服都能倒出水来。

年复一年的坚持,杨维终于修炼成“火眼金睛”。2015年,该旅参加上级机关组织的跨区实兵对抗。一日傍晚,部队正在机动,突然接到上级通报:“据上级通报,前方道路遭袭,伴有褐色烟云升起,疑似化学袭击,侦察组迅速前出,对道路实施侦察。”杨维带领小组迅速前出,只见他第一个穿好防护服,在烟雾区准确定位毒源,利用侦毒装备准确判断毒剂:“报告,我组已对染毒区域进行侦检,毒剂种类为沙林。”

得到准确判断,洗消组立即配置试液,对染毒地带和车辆进行消毒。大家纷纷对杨维“火眼金睛”大为赞叹。

就当大家都认为杨维已经“登峰造极”的时候,他自己却不满足,给自己继续加码训练。针对以往“侦毒器结合——防护——侦毒”的分解训练容易失误的实际,他带领大家训练时,随身携带秒表摄像机,全程录像。布毒时,用滴管只滴一点点,还要进行伪装掩盖,让大家不仔细看根本找不到在哪里;每次侦测的时候,都要带领大家轻轻用顶针将毒拨开,小心翼翼抽取判断,并详细记录判断结果。训练结束后,他都要都要集体对照录像进行总结,做到了训练得失一目了然。

正是由于训练从严从难,杨维凭借过硬的素质,在数次上级防化专业比武中荣获名次,荣立三等功一次。他所在连队连续五年获得原单位侦毒专业比武第一,并于2010年获得原北京军区防护接力课目比武第一名。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