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军士长崔占文:伤疤是一名老兵最光荣的印记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于秉正、闫飞编辑:黄人杰、孙继伟
2017-04-11 15:37

黄昏,鲁中某山区,温度已经低至零下。老崔右手拿着扳手,左手举着手电,开始跟打不着火的野战淋浴车较劲。

“老崔,别修啦!洗澡可以等一等,可别把自个儿冻坏了!”“没事,冻坏了正好洗个热水澡!”老崔一脸刚毅,拿袖子擦了一把“汗碴”,又低头继续修理起来,两只布满老茧的手,此刻被冻得像“红萝卜”。一旁的连长无奈摇头:“这老崔干起活来真是不要命!”

这位干起活来不要命的“老崔”,是北部战区陆军某工程维护团一名三级军士长,他叫崔占文。

不要命的事儿在他身上发生不止一次。2015年夏天,团监察考核时,他担任保障组组长,主要任务就是带领组内人员开设前沿指挥所。帐篷内温度接近40度,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老崔一口气带领战友们搭起15座帐篷。即使帐篷支架不慎将虎口划出个大血口子,可他一点也不在乎,拿毛巾一缠继续任务,直到帐篷搭建完毕,毛巾被血水浸红才被人发现。军医叮嘱他:“你的伤口这么深,过几天帐篷撤收,你绝不能再上手。”老崔却笑道:“伤口离心脏远着呢,我还能干!”在老崔身上,伤疤多达10处。老崔说,它们记录了自己当兵的历史,是一名老兵最光荣的印记。

“这是2014年参加‘军事训练一级团’考核留下的。”老崔指指左小腿一块青瘀。备考前半个月,崔占文的左小腿得了骨膜炎,小腿肿得大了一圈,用手轻轻一按就是一个瘀坑,可每次武装五公里训练,他从不“泡病号”,反而充当连队的“号子手”,边鼓励大家边咬牙跑完全程。考核结束,团领导看着心疼,他笑笑:“平时不敢流血,战时何来牺牲。这点伤痛放在战场上,又算得了什么?”

34岁的崔占文在连队中年龄最长,可是他训练劲头一点儿不比十八九岁的新兵差。为了保持拉单杠的数量,他每天集合前都要去单杠场做上一组“热身操”,即使手掌上磨出的血泡有黄豆般大,血肉和单杠黏在一起,但他仍咬牙坚持训练从不落下。崔占文的刻苦精神战友们看在眼里,打心底佩服。“这个老崔蛮拼的!”

当兵17年,“老崔”当过班长、代理排长,任过基层党委委员、连队支委,转换过多个专业岗位,但他岗岗叫得响,时时树榜样。2011年,为了改进98式班用帐篷防塌陷支撑系统,他几乎放弃了休息时间,白天泡在书本里,晚上泡在笔记中,周末泡在教员家。除了连队的正常操课,其余时间都是在与帐篷“较劲”,就连家属都笑称他是“帐篷专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改进的系统,提高了连队全天候、全地域应急保障能力,比原来搭建帐篷的时间整整提高20秒。

老崔就是这么一个爱拼的人儿。入伍17年,他先后荣立三等功2次、优秀士兵6次、优秀士官2次,带出的战士也桃李尽开,如满天星般的散落在强军兴军的岗位上。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