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处试验场看陆军武器装备如何成功孵化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钱晓虎、孙继伟、万东明责任编辑:狄伯文、韩成
2017-10-27 13:02

试验场连着未来战场

——从一处试验场看陆军武器装备如何成功孵化

■孙继伟 万东明 解放军报记者 钱晓虎

国产某型坦克在-37℃的大兴安岭进行适应性试验,考验装备在严寒条件下的机动性和可靠性。田宏亮摄

任何新武器、新装备研发后,都必须经过一系列详细复杂的试验定型后,才能列装部队。装备的好坏,直接影响战争的胜负和军人的生命。

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需求,提高建设质量和效益,确保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

陆军某装甲兵试验场,是为我军新型战车颁发“准生证”的单位,被誉为“铁骑包公”。“试验就是提前打一场未来战争。”该试验场党委用前沿作战理念及“对手思维”打造最真实的战场环境,用求实的作风担当装甲兵装备的“终审法官”,确保战车驶出试验场,就能上战场。

不尝遍“世间冷暖”,哪能面对“血雨腥风”——

试验场就是装备的第一战场

战车试验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刚进大门,试验场政委李全胜就邀请记者上车体验。

“出发!”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辆主战坦克呼啸而出。虽然李政委“千叮万嘱”,但“起步即高速”的架势,着实给了记者一个“下马威”。

冲斜坡、飞壕沟、过搓板路……记者的身体早已“散了架”,在一个近70°的环形弯道前,坦克突然提速。40米、30米、20米……急刹、侧移、加速,坦克就如电影《战狼2》里演绎的那样,高速漂移转向。

“速度与激情”之后,李全胜笑着对记者说,这只是跑圈,算不上“测试”。

机动性、毁伤性是战车性能最直观的反映,但战场并不是比谁开得快,看谁跑得久,而是整体性能的综合较量。

工程师邓刚介绍,战车要想拿到“准生证”,必须在极端恶劣环境下,实现精准打击、驾驶自如、通信畅通。

每项试验都是“闯关”。一次在寒区,已经在冰天雪地“冷冻”48小时的战车,迎来了-50℃极低气温。官兵们欣喜若狂,采取人换车不换的方式,在天寒地冻的恶劣天气里,相继完成极限驾驶、极限射击等科目。

追求极限,但不止于极限。一次做抗风浪性能试验,指标要求战车能抗5级风4级浪,官兵们却选择在大雨来临前驾车入海。

战车像一片树叶在浪高6、7米的海面上“颠簸”。一会儿在水里,一会儿冒出来……在与恶浪搏斗3个多小时之后,他们终于收集到想要的极限数据。

意大利著名军事理论家杜黑曾说过:“胜利总是向那些能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是向那些等待变化发生后才去适应的人微笑。”试验场是新武器、新装备第一个战场,只有将战斗力标准对接未来战场,引领和推动战争预实践,才能打赢明天的战争。

试车更是试人,每签一个名都是立“军令状”——

像打仗一样开展试验

女工程师梁媛媛和荆敏,是试验场的“铿锵玫瑰”。初次见面时,她们脸上的几处伤疤引起记者的注意。

“在塔河,如果你在戴眼镜前不把金属框裹上胶布,摘下时就是我这个样子。”车辆室女工程师梁媛媛对记者说,第一次执行寒区任务时,因为忘了“叮嘱”,眼镜金属框黏在脸上,结果不小心连框带肉拽了下来。

北国的冬季,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但她们还是希望温度低些、低些、再低些!试验场官兵们在极端恶劣环境下进行装备试验,追求的不仅仅是冷冰冰的数据,还有军人的崇高信仰,这是一种无声又深沉的情感。

“冬入寒宵宫,夏进炼丹炉”,这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在寒区持续4个小时行驶试验,是战车试验的重要一环,由于风速、车速等原因,战车内温度较之车外常常要低不少。一次为测试战车的原始数据,驾驶员上士宋海200多公里开下来,眉毛胡子都结满霜花,最后硬是被战友从车里抬了出来。

只有让试验无限接近实战,才能让战车驶出试验场就能上战场。在一次战车火炮测试中,有人建议采用“单发装填,单次射击”方式进行。

“仗不是这么打的!”工程师刘海滨认为,虽然这种方法可以完成试验,但这并非战车“作战状态”。因此,他将全部弹量按实战要求放置车内,采取高速行驶方式,成功采集了火炮在实战条件下连续射击的作战数据。

“没有一颗准备打仗的心,就干不好打仗的事。”刘海滨对记者说,作为战车出厂前的最后“把关人”,只有像打仗一样开展试验,未来装备走向战场,才能更好地遂行任务。

武器装备更新换代快,试验手段决不能因循守旧——

让战场的“烽火”在试验场点燃

现代装备试验早已不是过去的“单枪匹马”,而是涵盖科研、作战等方方面面。装备要想“闯关”成功,并不容易。

采访期间,正值某型战车在试验场测试。记者看到,随着战车在山林间飞驰,一组组涵盖战车指挥控制、机动等试验数据在电脑屏幕上不断跳动。测试结束,一张张参数分析表随即呈现。

“秘密全在这些传感器上。”高级工程师易兵指着一块块置于战车各个位置且大小不一的黑色传感器介绍,这是他们依托上级机关联合多个兄弟单位,积极探索开发的适用于作战试验的全自动动态数据采集系统。

长期以来,囿于武器研发和试验条件,我军装备战车试验鉴定主要以性能试验为主,这早已不能满足应对未来战场的试验要求。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装备越来越复杂,系统越来越先进,对试验理论、测试技术、试验方法等方面提出更高要求。自2002年起,试验场开展了具有前瞻性的作战试验、极限试验和无人平台挑战等多项试验研究。目前,试验场正由粗放型向精细化、由任务型向数字化发展。

战场虽然不可预测,但可预想。作为武器装备“把关人”,超前预想如同练兵备战,探索创新就是冲锋陷阵。

为了提升装备试验效能,他们紧盯部队的使用情况,随时收集反馈信息。某合成旅装甲技师、四级军士长简文钦,熟悉3种型号10余种装甲战车技战术性能。他曾多次受邀随队参与试验。

在某型战车升级改造中,简文钦提出履带时常“脱轨”,影响战车作战性能。试验场修理技师蔡旭军测试发现,该型战车履带中销缺少支撑点,才导致问题发生。随后,经过试验场、厂家、部队三方探讨,通过在中销加焊两块突出部,解决了这一“顽疾”。

未来战争不再是个体之间的对抗,而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武器装备试验只有紧盯未来战场,聚焦新型作战模式,才能倒逼装备功能要素整合,让明天的战场‘烽火’ 在今天的试验场点燃。”采访的最后, 李全胜对记者如是说。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