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深处有胡杨——陆军某边防连扎根生命禁区纪实

来源:新华社作者:郭卫城、殷鹏钊、安龙责任编辑:韩成
2017-11-09 11:43

清河口,这个听起来甘田润泽的地方,却是黄沙肆虐,水源奇缺。

谈及名字的由来,北部战区陆军某旅“清河口模范边防连”的官兵们有些辛酸:由于深处大漠戈壁,从建连之初官兵们就开始找水,老边防先后挖了十几口深井,每次都是苦水。出于对水的渴望和期盼,官兵们把打出的苦水井命名为“甜水井”,将驻地命名为“清河口”。

“吃苦不怕苦,苦中有作为。”50多年来,一代代官兵戍守在这里,奉献青春、抛洒热血,先后13次集体立功,2次被授予荣誉称号,涌现出一大批守边标兵。

曾任连队指导员,被评为全军“边陲优秀儿女”的何卫平,主动放弃繁华都市的生活,来到荒无人烟的清河口服役。父母多次让他转业回地方发展,可他一干就是十几年。

“新时期边防战士的楷模”张良,巡逻途中突遇极热天气,把仅有的半壶水让给了战友。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一手搂着武器,一手指向远方,像一棵千年不倒的胡杨,将自己年仅19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边境线。

“全军优秀指挥军官”、老指导员刘柏林在连队干了整整6年,5个春节都是带着妻儿在连队和官兵们一起度过。有一年,刘柏林年迈的老父亲思儿心切,专程从新疆老家辗转来看他,可刘柏林临时执行任务带队前往边境一线,谁也无法想象,千里迢迢的父子相聚变成了百里之遥的两地相望。

然而,面对到边关去、到清河口去的选择,一批批优秀的年轻军人没有一丝迟疑。

袁晓军,内蒙古大学物理电子学硕士研究生,论文曾被世界著名研究机构收录。毕业时,他选择了边防,成为连队的一名排长。他时刻告诉自己:“只有荒凉的大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原第三军医大学毕业生宋晓宁、原第四军医大学毕业生贾鹏飞、国防科技大学毕业生李巍达……据统计,仅近3年,就有10多名优秀学子自愿申请来到这里。

边关虽苦,使命尤重。连队官兵始终精武强能练本领,卫国戍边保平安。

一次巡逻途中,天气骤变,狂风席卷,官兵们用背包绳一个个连上,手牵着手一步步挪动,在沙尘暴中艰难穿行4个多小时,没有一人掉队。盛夏酷暑,潜伏小组在一个深70厘米、面积不足3平米的地窝子里,潜伏了三天三夜,圆满完成了潜伏任务。这个连所在的旅政委崔震感慨地说道:“这些年,不管上级交给什么样的任务,这个连就像一把永不卷刃的钢刀,迎难而上,每次都能打出漂亮仗。”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