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女班长是个的“实力派”

来源:东部战区作者:居恬恬、刘诗莹、郑毅等责任编辑:韩成
2017-11-20 11:17

她的青春不一样

作家喜欢用娇弱、活泼、纯净来形容芳华正茂的年轻姑娘,她们的青春似乎本身就自带浪漫光泽。但她的青春却不尽然,她身披绿色征衣,站在懵懂稚气的新兵面前,言传身教向她们诠释着绿色的刚强和火热。她是真正的“实力派”,美貌不是她英挺军姿的支撑,实力才是她傲骨青春的源头!

她是谁?

崔梓明,河南济源人,1991年12月出生,2013年9月入伍,中士军衔。现为东部战区某旅作战支援营信息保障队总机班战士,曾获“优秀士兵”“文艺骨干标兵”“优秀播音员”“金牌主持人”等多项殊荣。

她“以丑为美”

接兵那天,班里一名小战士满眼艳羡的盯着她的齐肩长发,然后失落的捋了捋自己的“蘑菇头”说:“班长的发质真好,以前我也有一头漂亮的齐肩长发……”

第二天起床,班里的小战士惊奇的发现她那头漂亮的长发也变成了“蘑菇头”,她自信的笑了,摸着自己的“蘑菇头”说:“奋斗的青春最美!”

她的做与说

寒露初成,落叶开始漂泊,斑驳的草地中夹杂着被雾水沁湿的枯枝败叶,十分难打扫。新兵们正一声不吭的干着活,汗水逐渐打湿衣襟。树丛中,她边挥舞扫把,边向新兵们耐心讲解自己5年来在军营中积累的打扫经验,说到关键处就攥着粗重的扫把做示范,有力而又快速地挥动着。肩上早已挂上厚厚一拐加双枪的她,本可凭借班长一职在旁“教导”,动动嘴皮子就好,然而她却坚持要“亲力亲为、言传身教”。

她的战友这样讲

新兵连许多骨干说:她太追求完美了,连打扫卫生这样的小事也苛求速度和质量。她却这样回答:“小事中也隐藏着大学问,小事做到极致了也能干出一番成绩。新兵连教育好了,下老连队才不会吃苦。”她回忆起自己新兵连的点点滴滴,那些当时觉得“痛苦难熬”的片段,锻造出如今坚毅的自己。她开始理解新兵班长的苦衷,也暗暗发誓:自己要做一个对新兵负责的骨干,要做一个真心实意为新兵着想的班长。

她带的兵这样看

在班里新兵眼中,她是个多变的班长:训练场上,一丝不苟,说一不二,不但对战士们要求严格,对自己的要求更是严苛。亲自示范模拟,一遍看不懂就示范两遍,两遍看不明白就示范三遍,她仿佛有磨不完的耐心,挫不掉的执着。每当有人问起班长凶不凶的时候,新兵们都这样评价她:训练场上的班长“凶”的让我们心服口服。

她的内心火热

训练场上铁面无私的她,在生活中却像个大姐姐一样细致入微的照顾着大家。天凉了,她总要先伸手试试洗澡的水够不够热;夜里查房、查寝,她总会悄悄的将新兵的被子掖好;新兵有谁想家了或者有心事,她就像有读心术般能立即发现,及时谈心疏导;班里有湖南来的新兵,她总会在餐桌上备上一瓶辣椒酱;福建蛇虫多,她就自己买了几斤雄黄粉,硬是装进了自己原本就沉甸甸的背囊……

她的信念似铁

她不是不会累,只是从来都不说。她在加班制定训练计划的深夜里,打着哈欠喝下一杯咖啡,抬眼看到甜美入睡的新兵,不禁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她在又“当爹又当妈”的唠叨里都嫌弃自己罗嗦,却仍旧一次又一次地反复说着“这个怎样比较快”“你觉得这样会不会更好?”

她始终坚信,年轻不是用来观赏的,而是要投身奋斗的,更何况她的肩上担当着作为一名士官、一名新兵骨干的重担。

初入军营的新兵们都庆幸自己遇见的军旅生涯上第一个领航者是如她这样一般坚忍不拔、耐得住清寂的摆渡人。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很不起的人,但是我心里却有让我觉得了不起的事。那就是把眼前的事记在心里,把手中的活干到最好,对带的兵尽心尽责。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