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新排长想干啥?刚来就向老兵“下战书”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王礼光责任编辑:孙继伟
2017-12-05 14:20

《一纸命令》,这是一个年轻军官的长篇小说处女作,写的是他最熟悉的军营生活。作品首次全景式展现了基层军营的真实生活,透析基层官兵的真情实感,也是联勤保障部队成立一年来的首部长篇小说。读者可由这些人物窥见当代军人的内心世界,可以感知年轻一代军人的精神追求。

中国军网微信将陆续刊发小说《一纸命令》中的精彩章节。谨以此向军队改革期间的全体战友致敬!

第三章:专业训练

新的一周开始,一连负责营里值班,又恰逢一排负责连队值班,连队值班的任务就落到了王春阳这个新排长头上,何新民交代:“营里值班也多担待一下。”

值班也没有什么,就是到点吹吹哨、查查岗、安排个公差勤务,遇有集会集合一下队伍、报告之类的。营里值班也是这样,只不过人数多点少点而已,关键是操心,最起码要比别人提前10分钟起床,晚睡半个小时,时不时还要半夜起来查个岗。

连队“资格老”的干部往往会把营值班任务推给值班排长,老排长又把连队值班任务交给手下班长。因此,跑腿的活都让班长给干了,因为担负值班,往队伍前面一站能发号施令,只查岗又不用站岗,还真有不少班长乐享这差事。“今天,我们主要是进行专业训练,为迎接上级考核和实弹射击做准备,大家要用心训练。”早饭过后,王春阳将人员带至车场后,进行训前动员。

“讲也没用,还不是老样子!”

“情况不熟悉,慢慢熟悉了就好……”

王春阳在前面讲,他隐约听见队伍中有人在窃窃私语,又不便点名,或许他此刻根本就叫不上名字来,只好让带开训练了。

人员按专业各自带开后,准备车辆、准备器材,忙活了一阵,很快又消停了。

“怎么就这么几个人?”王春阳看车上车下训练的也就十余个人,不免生气地问道:“其他人都去哪了?”

尚思远拉他到一边小声说:“排长,他们都在车库后面呢。”

“不训练,在车库后面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

“你们好好训练,我去后面看看。”说着,王春阳转身走了。

到了车库后面一看,王春阳这才发现,连队六七个老士官扎在一堆,有抽烟的、有看小说的、有聊天的,也有打瞌睡的。

见王春阳过来,他们好像并没有当回事,魏磊还盛情“邀请”:“排长,过来吹会。”

王春阳强压心头怒火,勉强笑笑:“咋都在这里,聊什么呢?”

“这里凉快呀,车库里热得很哟。”魏磊说道。

“你们这么不训练行吗,连队不管吗?”

“有啥子不行哩,只要考试过关不就行了。”王春阳知道魏磊是四川人,这是他故意拿着腔说话,便又问道:“不训练,考核就能过关吗?”

“开什么玩笑,我新兵学的就是驾驶,十多年了,三大专业都练熟烂了,闭着眼也能过关。”魏磊又用手划过眼前的一排士官,“这里哪个不是训练好几年了,就那些东西,我们米营长就说过,‘坦克操纵杆上挂块肉,狗都会开’,有一年的训练时间就够了,我们就不跟着掺合了,让新同志多训训吧。”

“排长,你也坐这聊会吧,就咱这老坦克,训练再好有啥用。”魏磊越说越激动,“你看干部哪有训练的?早不知鬼野到哪去了。”

魏磊说得不无道理,由于考核不是很正规,很多都是流于形式,又缺乏有效的奖惩机制,致使训练也正规不起来。对坦克兵来说,三大专业中任何一个专业,只要下功夫训练2个月,就2个月,就足以应付考核。加上,这一年宣布要裁军20万,说不定啥时候就脱军装走人了,谁还有心思训练?训练时间干部溜边,老兵扎堆聊天、看小说等现象也就不足为怪了。

听尚思远说,连队也是一个英雄的连队,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红旗连。如今沦落到这等地步,甚至不少人不知道连队还有这个称号,王春阳不免心痛,心里想着如何调动大家的训练积极性,最起码要给大家找点事做,不能在这里白白浪费了时光。

这不正是老话说的“紧步兵、松炮兵、稀稀拉拉坦克兵”吗?怎么办?怎么办?王春阳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来回走着。突然,他眼前一亮:考核不是不正规吗,那咱就组织正规考核;不是缺乏有效机制吗,那咱就开展评比竞赛,严格奖惩。

做成这件事必须要连长同意才行,何新民会同意吗?此刻,他也不在训练场。王春阳反复思忖着,想着中午如何向连长汇报。

王春阳也无心训练,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去连长宿舍时,何新民张口就问:“今天的训练怎么样,不错吧?”

王春阳只好道出实情,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每天可利用最后半小时组织各专业考核,开展评比竞赛,比赛成绩好的有奖……”

“好,你放手干吧,连队全力支持你。”没等王春阳说完,何新民就打断了他的话。何新民平时没什么爱好,也不贪图享受,他今年报了个法律自考,想以后转业了多条路。此时他更看重的是,只要把人管住就行了,至于专业训练如何,就由着王春阳去折腾吧。

王春阳这算是拿到了尚方宝剑。

下午训练很快开始,依旧是新兵训练,老兵扎堆。

“魏班长,听说你是三大专业样样精通,咱俩比比如何?”王春阳这次来到老兵中间,并不打算聊天,而是直接下了战书。

魏磊也感到很新奇:一个新兵蛋子,敢挑战我专业水平,以前还没有哪个新排长敢挑战自己,连队干部也没这么说过,真是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呢。魏磊也想借机杀杀眼前这个“红牌”的威风,便说道:“比什么,怎么比?”

“内容随你挑,只要是训练大纲上有的,比什么都可以。”

“排长,你不是说大话吧,我们也别挑了,就按照今天的训练计划,训练什么咱俩比什么。”魏磊的这个主意,倒是很公平,也很切合实际。

“那你输了怎么办?”

“那你输了怎么办?”魏磊并没有正面回到王春阳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我输了,只要我值班,随你以后怎么办,你输了以后训练就得听我的。”王春阳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那咱可都说好了,兄弟们可都听着呢。”魏磊根本不相信他会输,在他看来,新排长大多心高气傲,尤其是王春阳这种高中直接考上军校的学生兵。赢他还不是坛子里捉乌龟——手到擒来!

两人剑拔弩张,几名老士官也都来了精神头,嚷嚷着:“有好戏看喽,有好戏看喽!”

他们就从射击开始比,在炮口下设置一标靶,炮口装上击针,在一分钟内比谁刺中的点多,这可是一项硬功夫。魏磊不知道,这是王春阳最擅长的,眼准手快的他考个二级真是屈才了,无奈,院校最多只能考二级,他也知道这是魏磊的短板。何况,魏磊这个科目近两年都没怎么练过了,自然不是王春阳的对手。

接下来比通信,为了公平起见,故障由对手出,主台请的是全营唯一的特级无线电手,干扰机也使用上了。

先失一局的魏磊,有点迫不及待了,待王春阳设置好电台故障,他说了句:“排长,那我就当仁不让了。”然后就跳上了坦克。

面板预置、完好状态检查、通话……魏磊一套漂亮动作下来,考上特级无线电手都没问题。

能否赢魏磊,王春阳毫无把握,但也得赶鸭子上架呀。魏磊感觉此局胜券在握,就随便给王春阳出了个故障,这为王春阳排除故障争取了时间,也有了可乘之机。

王春阳上车后,快速排除了故障,通信中虽然有几处卡壳,可也找不出明显扣分的理由。众人都感觉用时会比较长,一看时间:“妈呀,比魏磊还快10秒。”

魏磊不服气,可现实面前又不得不低头,只得向排长保证以后老老实实训练。

王春阳心里最清楚不过了,要不是那位老士官帮忙,此局他根本赢不了魏磊。

原来,作为营里唯一的特级无线电手,老士官既感到荣耀,又感到惋惜。老士官今年年底就要退伍了,老兵们一直这个状态下去,他很担心营里的专业训练。当王春阳说明缘由请他当主台,他不仅爽快答应,还故意在干扰时间上放水,计时也少计了30秒。老士官帮的不仅仅是王春阳,他帮的是坦克专业的训练,这也是他一直想做的事,无奈自己只是一个兵,力不从心。生性耿直的他以前从未作过弊,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就算折了颜面,他也认了。还好,没有人发现,或许根本就没有人注意他,大家把精力都集中到了王春阳、魏磊两个“主角”上了。

这才有了王春阳的胜出。王春阳也十分渴望这场胜利,他明白,要是打成一比一平手,接下来就要比驾驶,这可是魏磊的强项,王春阳根本没有赢他的可能,唯一能避免的办法,就是先下两局,驾驶就不用再比了。

“我认输了,从现在开始,训练上都听你的,你让怎么训就怎么训。”王春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心里美滋滋的。

“我们一起努力,把咱连队训练搞好才是正理。”王春阳说的官话,也是他最想说的心里话。

“驯服”了桀骜不驯的魏磊,王春阳又在连队开展了比武竞赛活动,训练好的有奖,王春阳自己掏腰包,一人一瓶饮料。训练差的罚周末给大家洗衣服。一些专业技术过硬的同志想:这周终于有人给洗衣服。一些平时训练不好的同志却在暗暗较劲:一定要抓紧时间训练,要不然还得替人洗衣服,多丢人。

本周的训练热火朝天,训练成绩也突飞猛进。战士们服他,何新民夸他“训练很有一套”。有了这些,王春阳觉得再辛苦都值了!

仿佛冰山上画画——好景不长!下周换成了二排长值班,刚被唤醒的训练热情瞬间被浇灭了。王春阳心里也明白,单凭自己这个新人推动,是管不了多久的,他只能在心里呼唤着从体制上解决这一问题,可那一天何时才能到来呢,王春阳无法想象。

未完待续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