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桌子作“坦克” 小鸡当“燃烧弹”

来源:新华社作者:王天德、马令责任编辑:韩成
2017-12-06 23:53

在抗日战场上,面对装备、素质都堪称世界一流水准的日军,“小米加步枪”的八路军如何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8月17日,辽宁锦州军分区第一干休所一栋小楼中,年近九旬的锦州军分区原副政委徐振山,回忆起当年参加八路军打鬼子的经历,颇有几分得意:“我们那时用的招数,你绝对想不到!”

1927年,徐振山出生在山东蒙阴一个贫农家庭,父亲徐兆祥是1938年入党的地下党员,长期在外进行革命工作。

徐振山从小调皮胆大,10岁时,姐姐和妹妹疑被“阎王勾了魂”而病逝,他一怒之下砸了村里的阎王庙,被乡亲们称为“徐大胆”。后来,因为作战勇猛、敢打敢冲,这个绰号又被八路军的战友们传开。

1942年,15岁的徐振山负责给八路军站岗送信,1943年入党,组织起12人的游击队,配合八路军作战。

此后,他在抗战中先后担任游击队队长、武工队队长以及八路军排长、指导员等职。

那时,就像电影《地雷战》《地道战》演的一样,徐振山和战友们在日军的必经之路四处埋“土地雷”、放冷枪,在山上挖地洞、暗道,和追击的日军“捉猫猫”。只要敌人一安营扎寨,他们就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打袭扰战,“专挑岗哨打,打了就跑,让他们觉也别想睡消停!”他说。

“游击战不算新鲜,我们打仗的妙招讲不完!”1943年,徐振山和八路军战友要打掉李家宅子村的一个敌人据点。敌人有炮楼等工事,而八路军连“汉阳造”步枪也很少,子弹更是缺乏,大部分武器都是大刀片、手榴弹,打了几次都没冲上去。

当时,一个当过木匠的战士用一天一夜时间造出一门“枣木炮”,“枣木硬,做成炮筒子,塞上炸药、铁块就当火炮用。‘咣’的一声,连炮筒都飞进敌人院里了,把土墙打了个大口,炸死、炸伤了好几个日伪军。”徐振山回忆说。

冲锋时,他们又找来两张大八仙桌,桌面一层层放被子、浇水、培土,直到子弹打不进去。然后,他们把桌子摆在地上,下面两个战士开始挖战壕,顶着桌子把战壕挖到墙根底下,用炸药把城墙炸了个口。

“这个土‘坦克’还真顶用,我们炸墙时还往自制的‘炸药包’放了一堆胡椒面,给鬼子呛得直淌眼泪!”回想起敌人趴在地上流涕抹泪的样子,徐振山忍不住笑出了声。

最后,几名敌人据守一个院子,等待援军。而看到院里堆着玉米秸等柴火垛,院门有几只鸡,大家又想出一招,往鸡屁股上倒洋油当“燃烧弹”,点火后扔进院子。这几只鸡又飞又跳、四处乱钻,把房子、柴火都点着了,全院又是烟、又是火,敌人只能投降。

走过战火岁月,徐振山担任过教导员、团政委,1983年从盘锦军分区副政委岗位离休。

望着整齐摆放在书房的各种奖章、纪念章和证书,徐振山缓缓地说:“为啥咱能以劣胜优,让小鬼子一个劲地吃苦头?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是在为保卫家国而战,也是正义之战!”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