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步兵邓锋:遭遇淘汰之后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源俊责任编辑:韩成
2017-12-07 00:26

抹下帽子擦脸上的汗,邓锋一头扎到床上,眼神里全没了往日的神采。他是趁着午休战友都睡下了,才溜进房的。他试着稍微屈膝,只觉一股刺痛倏地从肿胀的膝盖扩散开来。

“又一次没上场就被淘汰!这任‘李向群班’班长真给连队抹黑!”最不想听到的话,还是很快传到邓锋耳朵里,他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原来,在备战“2016中巴国际体能与战斗技能竞赛”集训选拔中,他私下里和队友玩命单挑,意外膝盖积水,又隐瞒带伤训练导致训练成绩飞流直下,不得已退出。在他眼里,“李向群班”班长这个称呼就意味不可战胜,“我哪容得下队友赤裸裸地挑战……”

邓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集训队,错失这次机会确实很遗憾,毕竟他一度训练成绩遥遥领先。眼看着梦想擦肩而过,他攥紧拳头对自己说,“暂时退出是为了更好地坚持。”

这天晚上,内心多了一份坦然的邓锋,郑重地向连队提出辞去“李向群班”班长职务。

今年23岁的邓锋是陆军第75集团军某空突旅“李向群班”第12任班长,中士军衔。这个从师范学院参军入伍的大学生士兵能在入伍第三年就担任这一英模班班长,能力素质绝对是出类拔萃。

“军人生来为战胜,就是拼了命也要把奖杯拿回来!”2015年3月这天,出征“中美澳科瓦里·2015三边联合训练”选拔的邓锋,把胸脯拍得咚咚响。

对有的人来说,集训队训练强度可能过于残酷,但邓锋仿佛有一身使不完的劲。崎岖的山路上,他与两名队友扛着280斤重的圆木奔袭,圆木上还坐着掐表的教练,不停地摧毁他们的信心,“你们就是蜗牛、蠕虫,不行就赶紧退出……”25公里的山路,他和队友每次都能赶在其他小队前抵达终点。

然而,“规则”弄人。裁定最后出国参赛名单,教练绕了一圈客套话后,不无遗憾地说:“从军事、外语和身高等综合考虑,以下人员要淘汰退出。邓锋身高不够1米75……”

6个月闯进8强,这样的成绩单怎能让邓锋甘心?!接通连长电话那一刻,从来没因为训练苦抹过泪的邓锋号啕大哭,“连长,我被淘汰了,只因身高差了3公分……”

其实,谁会苛责一名刚转的士官呢!集训归来恰遇演习,邓锋被战友推举率“李向群班”攻打纵深,一举端掉“敌”指挥所。年底骨干调整,连队任命他担任“李向群班”班长。战友的鼓励和信任,驱散了他首次参与集训就被淘汰的阴霾。

“那时心里真是憋着一股劲。”没想到,终于等来了“2016中巴国际体能与战斗技能竞赛”,奈何心有余而“膝”不足,邓锋还是铩羽而归。

“不为失败找借口,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辞去班长职务后,他一边及时疗伤,一边坚持恢复锻炼,训练成绩很快走在旅队前列。年终考核、开训比武,他一人包揽多项冠军,战友们纷纷说,“那个‘压轴出场’的邓锋,又回来了!”

今年7月,首次在国内举行的“熊猫袋鼠-2017”中澳陆军联合训练,展开新一轮选拔。得知队员身高只要达到1米7就行,邓锋摩拳擦掌。那天,他独自一人在荣誉室待了好久,才背起行囊赶赴集训队。

短短两个多月,他熟练掌握制作使用漂浮器材、英语交流等40多个课目内容的技能,轻松入选出征中外联训的10人小组。

这天余晖斜照,历经穿林越野、牵引横渡等10多个课目的邓锋和澳军队友,被一道天然陡壁挡住了去路。“谁先上?”邓锋用英语响亮作答,“让我来!”

陡壁高60余米,坡度大于70度,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每隔1.5米邓锋就锤入一枚岩缝钉,再将快挂锁扣住腰间,再打入另一枚钉。艰难锤下40余颗岩缝钉后,邓锋倚在距崖顶10米处,忽然一阵眩晕从头到脚袭来,他险些失去重心跌落山崖。背靠崖壁稍作调整后,邓锋一鼓作气“锤”到了崖顶。

等所有队员登顶后,开始崖壁速滑。这时,澳方女队员凯莉突然发现掉了一只手套,邓锋二话不说摘了手套递给她,而他仅凭一只手套和帽子抓绳而下。等到了终点,才发现帽子和血肉模糊的手掌紧紧粘在一起……

联训结束,邓锋获得了象征最高荣誉的“血性”奖。当他揽过奖章证书入怀时,忍不住泪如雨下:“‘李向群班’,从一开始就不敢给你抹黑!”

心声

勇者不怕失败

■邓 锋

谁说暂时退出就是怯懦?!勇者不怕失败,退出是为了更好地坚持,大不了从头再来。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