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兵黄炽定:战位“螺钉”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翁骏、杨思聪责任编辑:韩成
2017-12-07 00:29

“嘀嘀嘀……”凛冬,当通信设备旁的扩音小喇叭以约5倍的音量将阿定“叫醒”时,已是凌晨2时34分。阿定裹上大衣,像一条大黑鱼,三两步“游”了过来,熟练地拿起备好的风油精往脑门上一抹,一阵强刺激,辣得阿定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开工!”

阿定是谁?阿定全名黄炽定,黑面粗眉、中等身材,是中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的一名通信兵。他在干吗?上级来了信,他是“邮差”,得第一时间处理。夜夜如此?也不全是,一觉睡到天亮,晚上肯定是没任务。

“阿定是个螺钉,日日夜夜都‘钉’在那。”值班点24小时战备值班,常年两人轮班,只一张床铺。阿定入伍整8年,在那儿也“钉”了8年。阿定的班长退伍时,就剩他孤零零一个,他没能送行,便提前把信写好,嘱咐班长上了火车再拆;哥哥结婚,搭档家里也有急事,他给哥嫂寄了红包,把休假的机会让了出去。

阿定爱军装、爱岗位,愿意“钉”在那儿。前两天,连队把面临走留的老兵叫到一块,征集个人留队意愿。他把手举得高高的,第一个报名,“没穿够军装、没当够兵。”

阿定是个农村娃,他说自己书念的不多,就来当兵了。没想到,班长不嫌他笨,拿他当兄弟,手把手教他做人做事,让他从此爱上了军装、爱上了军营。

阿定话说不利索,但会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爱:值班。“单放”第一年,考虑到班长腰椎不好,他常抢着上白班。班长退伍以后,他成了班长,怕新兵晚上睡得太沉容易误事,和连队一番商量,把铺盖一卷,到值班点打起了“持久战”……熟悉阿定的人都说,值班算不得什么丰功伟绩,他一身的硬功夫为人称道。

一次,快要熄灯了,值班员宋磊发现一台设备乱码直窜,“兴许是电流不稳”,他定了定神,调试了10分钟,情况依旧。报上级、继续调试,很快,通信参谋也来了,但仍进展不顺。

“咋不第一时间叫我?”当阿定火急火燎冲到值班点的时候,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我来试试。”只见他的两只手像是在弹钢琴,一只手操纵键盘,不断调节各项参数,一只手拿着检修装置,在设备上“捣鼓”,时而眉头紧锁,时而喃喃自语,汗珠细细密密地从他的额头渗出。

9分钟,阿定用了约9分钟。当设备再次平稳运行时,那名通信参谋既高兴又惭愧,拉着阿定的手说:“多亏了你这个‘兵参谋’!”阿定仍不放心,坚持和宋磊换了班,半睡半醒在值班点挺了一夜。

不管搭档换了多少茬,阿定值班让人放心。但没人知道,为了弄懂各种设备的英文参数,他背单词、查字典,下了多少工夫;没人知道,常年主动担负夜间战备值班,他专门买来的扩音小喇叭,已经吵得他有些神经衰弱了……

螺钉,默默无闻但结实耐用。阿定说,今年愿意留队的人挺多的,个个优秀,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但他觉得,做一个“螺钉”挺好,假如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还愿意做一颗强军事业需要的“螺钉”。

(图片摄影:高义文)

心声

把自己揳进战位

■黄炽定

钉钉子没有奥秘可言:每一锤子都用力,一锤接着一锤敲,把自己揳进战位。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