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品味,梦中故乡——边防的魅力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周涛责任编辑:赵林孟
2017-12-20 15:11
http://vv.chinamil.com.cn/asset/category3/2017/12/20/asset_307796.mp4

 导 读 

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听中国陆军之声,我是主播吴炳毅。前些日子,和几位边防部队的战友聊天,聊到情深处,我感到他们对边防都有着一种特殊的亲切感。我不禁纳闷,常人眼里又远又偏、甚至数百里不见人烟的边防,究竟为何让他们如此眷恋?今天,我们通过一篇文章来探寻下边防的魅力。

本期主播:吴炳毅

 正 文  

1

那年,从北塔山边防回来以后,我一直在想念那里,想念那里的人、那里的事、那里的景物。

仅仅相隔几百公里,边防与城市竟然是大异其趣。没有去过边防的人也许会安然满足于城市的生活,甚至会为自己能在城市里感到幸运。但是在北塔山待了不到10天,回到城里就处处看出毛病来。

首先是空气太污浊,汽车那么多,排放的尾气不舍昼夜。呼吸过山野之间的清新空气,就开始觉得难以忍耐。车子从高速公路驶近乌鲁木齐,远远便可看到一片黑烟笼罩在其上空。呜呼!此时才体会到丽日长天值万钱啊!

其二是城市虽繁华,属于你的又有几尺几寸之地呢?高楼广厦,美酒佳肴,未必你能一年光临一次,其虽豪阔,与你何干?华车不绝于途,又有哪辆是你的?所以都市人的有些优越感是一种庸俗优越的心理,实际上内心很空虚。

其三是在城市里人和人原本的纯朴关系立刻就变味儿了,没办法保持。每天过着单调的生活,演出着彼此相似的人生内容,在汽车和楼群的夹缝里呼吸喘吐,在对别人复杂的嫉妒和羡慕心理的刺激下精打细算,步步为营、一点一滴地接近和猎取生存目标。哪还有天然的矿泉水般的人际关系呢?城市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无言的教导:人们必须每天为利益而奋斗。

边防的魅力正是在城市的缺憾处存在着。

2

一位在北塔山守了十几年边防的连长转业后到了一座城市,好长一段时间里,他不太适应,怅然若失。有一次他喝醉了酒,这才喊出郁积在内心的块垒。他仿佛一觉醒来,不知身在何处,他左顾右盼,不停地说:“我的士兵呢?我的羊群呢?”一个军人正是这样,他忍受不了空空荡荡、无所依靠的生活,忍受不了浸透在城市漩涡中心的彻骨的寂寞。

我接触过的不少边防军人,从边防团的政委到连长、指导员,他们在选择生存环境的时候,都有一种独特的人生观,有他们独特的理解。有时候,他们也会一不小心说出一些类似格言的话,比如:“哪里给了我爱,哪里就是好地方。”在这一点上,完全不像有些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的都市人想象的那样,以为普天下的人都在羡慕他抽屉里的那个小户口本。

在边防上,人是土地的主人。不仅是主人,还是灵魂。一个有三个泉的边防连队,三个泉眼从大地貌似干涸的表象深处,源源不绝地涌出清冽的泉水,全是上等的天然矿泉水。连队茂林环绕,立着二层小楼,温室菜棚、鸡鸭鱼鹅、马厩猪舍,一律井井有条。在马厩上堆满了又高又厚的干草,在阳光照耀下一片金黄,恍然使人以为到了顿河边的哥萨克村落……边防的早晨正是这样,拥有一个早晨本该拥有的全部清新和明丽。

还有连绵无尽的大片原始胡杨林,还有不时惊散的黄羊——它们弹跃而去的姿态不像逃窜而像是在表演和炫耀,还有强壮的随时可以乘骑的伊犁种、巴里坤种军马,还有德国黑背狼狗等。这一切,都因边防连队的存在而生动活跃,在大自然的舞台上演出自己的故事。

3

在博尔塔拉边防,有一座给黄牛立的墓碑。一位政委为它写了碑文,因为它为边防战士拉了十几年水。在那个有三个泉的边防连,有一座给军犬“阿黄”立的墓碑,碑文也是那位政委写的。碑文不长,录之如下:

阿黄,三个泉之犬王,毛色金黄,雄壮机警,嗅敏非常,极通人性。十三年来,昼夜护院,通风报信,巡逻探路,露宿放哨,屡建功绩,被誉为“无言战友”。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因多年劳疾逝于站门旁,全站官兵无不默然泪下,遂厚葬于哨楼近山下。

我们一行人看完碑文,又看了“阿黄”这个像模像样的墓,不禁悲从中来——不是悲“阿黄”,而是悲自己。我说:“我死了也轮不上有这么个像样的墓呢,唉,我们真可怜,一把骨灰了之!”

我们为什么对边防如此难以忘怀呢?因为,它是我梦中的故乡。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以上便是今晚夜读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的收听,祝大家晚安!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