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国英“气墨灵象”艺术论八:美是“气墨灵象”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吕国英责任编辑:韩成、万东明
2018-01-08 14:59

吕国英,批评家、作家,解放军报社文化部主任、《长征副刊》主编、高级编辑。创建“气墨灵象”艺术论,提出:“气墨”是笔墨语言的未来、“灵象”是艺象形式的远方、气墨·灵象互为形式内容、“艺法灵象”揭示艺术终极性规律等诸多新立论、新观点。撰写出版专著多部、评论多篇,逾数百万字,其中,《大艺立三极》《未来艺术之路》(中英文双语版)《陶艺狂人》《神雕》《China奇人》等专著多次再版,多篇(部)作品获国家、军队重要奖项。

新时代、新的历史方位、美好生活、伟大梦想、伟大复兴、文化自信、中国精神、美丽中国、人类命运共同体、世界文明多样性……一组写进十九大报告的关键词汇,以崭新语言文字的排列与组合,用高远思想境界的寓意与构成,观宏大之物象,瞻正大之气象,立壮美之意象,呈审美之观象,既表达文明和谐世界,又展示精神价值世界,尤其呈现审美理想世界。

显然,和谐文明、精神价值、审美理想、艺术创作,皆与美的认知、美的引领、美的创造,相携同行,不可或缺;又与艺术审美、艺术表达、艺术呈现,相映成趣,相得益彰。换言之,在举步未来与远方的征程中,美学与艺术不仅不能缺席、不可替代,而且作为特别重要方面,尤需发展与建构。

1

论美、说艺术,不能不谈美学。

谈美学,当追溯美学滥觞。美学起始,源自一个哲学追问,这就是著名的“柏拉图之问”。在《大希庇阿斯篇》中,柏拉图第一次非常明确地区别了“美本身”与“美的事物”,并在《会饮篇》中规定“这种美是永恒的”“一切美的事物都以它为源泉”。如此,柏拉图完成了“美本身”作为哲学概念的创立,成为美学的元问题。

然而,非常遗憾又别有意味的是,柏拉图提出了“美”问题,又对之进行了“规定”,却就是没有给出答案。

事实是,两千多年来,难以计数的思想家、美学家,纷纷加入思考、解读与回答“美本身”的问题行列,但一直没有公认的答案,致使关于该问题的追问与思考,一直没有停息,这也让西方美学史几近成为“追问美”的历史,又使西方艺术史几近成为“追寻美”的历史。

那么,针对“美本身”,一代又一代的思想家们,给出怎样的回答?对艺术审美与艺术创作,又具有怎样的意义?

亚里士多德

依美学史观,这些“回答”集中体现在历代思想家、美学家的著述中。亚里士多德认为:美是理念、形式;巴尔塔萨认为:美是超自然的美感;贺拉斯认为:美是适宜;圣奥古斯丁认为:美是上帝无上的荣耀与光辉;休谟认为:美是快感;狄德罗认为:美在关系;康德认为:美在自由;黑格尔认为: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叔本华认为:美是意志的直观显现;尼采认为:美是生命力的自我肯定,是强烈欲求之所系;车尔尼雪夫斯基认为:美是生活;海德格尔认为:美在语言;克罗齐认为:美是人的直觉综合。王国维认为:美在境界;吕荧、高尔泰认为:美在主观;蔡仪认为:美在客观;朱光潜认为:美在主客观的统一;李泽厚认为:美在客观性与社会性的统一。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这些观点,按美学演变发展阶段,可概括为六大体系,即本体论美学、神学美学、文艺学美学、认识论美学、语言论美学、文化论美学。简言之,就是:美在本体、美在上帝、美在文艺、美在认知、美在语言、美在文化。这些体系或结论,或因唯心论、形而上学,或因所答(美的、美感、审美)非所问(美),或因这样或那样的“缺陷”,均非“美本身”问题的答案,也自然无法成为共识。然而,也正是这些多层面、多角度、多时空的探研与解读,让“美”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完整,也越来越接近于“完美”。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