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塔城军分区铁列克提边防连:风口哨所斗“风魔”

来源:综合 中国陆军、央广军事作者:郭发海、赵永峰、钞飞航责任编辑:韩成、万东明
2018-01-08 16:39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真不相信这里的风刮得如此凶悍!

1月上旬,笔者乘车一路颠簸来到被称为风口哨所的新疆塔城军分区铁列克提边防连,刚下车,一股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同行的我们被刮了个趔趄,直接撞到了车上。

驻守在中哈边境巴尔鲁克山下的铁列克提边防连,位于著名的新疆塔城“老风口”。据记载,每年刮8级以上大风的天气在200天以上,有时风力高达12级。连长郭华程介绍说,前年,一个地方老板为连队前哨建钢架哨楼,由于没有特殊加固,一个冬天过去,哨楼被吹倒,各种钢架部件散落在远处的沟里。无奈,第二年全部重建。

风大,给官兵的生活、训练和执勤带来许多不便。有一次,士官王金勇从哨楼下来,一出门就被风吹走,摔在了十几米外的铁线网上,帽子被吹得老远,至今没找回来。官兵们说,连队有几大怪:一是自卫哨楼没有门,装一次,吹走一次,最后干脆不装了。二是国旗杆距离宿舍楼远,以前,国旗杆在楼前经常被吹倒,后来就移到了旧营房前,刚好挡点风,高度也减少了三分之一。三是宿舍楼正面的窗户打不开,由于风大,经常是“外面刮狂风,屋内刮小风,被窝里刮微风”,官兵们就找来密封胶,直接把窗户封死了。四是上哨要带背包绳,战士上哨用背包绳牵着,然后手拉手或者抱成团,即便这样,一不留神就会被吹跑。

刚刚下哨的官兵掩面顶风走下哨楼。郭发海 摄

风大,带来太多不便,让连队官兵留下一串串斗“风魔”的故事。

那一年冬天,时任排长的郭华程带队出去巡逻,途中经过一个约10米长的沟坎时,由于风太大,大家只好爬着一步一步往前挪,一名战士好奇地站了起来,一阵风把他刮到了沟里的雪窝中,只露出两只眼睛直瞪着大家,官兵用背包绳才把他拉出来。

“风再大,大家在一起就不怕。”还有一件事,郭连长至今仍刻骨铭心:那年冬天,他带队乘车巡逻,返回时遭遇暴风雪,车辆在一个崖口被长长的雪坎封堵,动弹不得。由于风太大,官兵们的眼睛被吹得睁不开,大家手拉手形成人墙挡风,轮流挖雪。一直到深夜,大家才返回,不少人的脖子和脸部被冻伤。

狂风袭来,执勤官兵掩面弯腰行走在边境线上。郭发海 摄

中士常航回忆道,2015年冬天,他和战友一起到某高地巡逻,遭遇能见度不足5米的风吹雪,下山时大家手拉手,走在最后的他不小心脱了手,被风吹到了山的另一侧,距离悬崖仅两米时才用手抓住一块石头,吓得他一身冷汗。为了不让前面的战友分心,他挣扎起来,找准方向后,硬是滚了下去。

特殊的环境,让官兵团结如兄弟,友爱如一家人。前不久,这里气温降至零下20多摄氏度,狂风夹着飞雪,连队按计划组织20公里野营拉练。途中,一名战士不慎脚被扭伤,军医沈小磊背着他走了几公里,把他送回连队。

风太大,对室外训练影响很大。官兵们便琢磨出了一套“风口训练经”:逆风侧身跑,顺风向后倒,射击投弹修正瞄……许多新战士下连刚到这里,射击和投弹总不理想,连队老班长就交给他们科学修正偏移瞄准点的方法。如今,即便是在大风天里,他们都能打出好成绩。前不久,团里组织月训练考核,狂风大作,全连官兵参加手榴弹投准,无一人不合格。

采访结束,笔者离开连队时,偶遇了一组刚刚出发的巡逻官兵,狂风夹杂的雪粒如刀割般划过大家的脸颊。可对于常年驻守在这里的他们来说,这种恶劣的天气已是常态,在肆虐的寒风中,他们手拉着手,毅然走向了边境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