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28℃,决战科尔沁草原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油维嘉、宫铭责任编辑:刘畅
2018-02-08 15:57
冷雪冰高工(右一)与战友在试验开始前进行设备调试。 宫铭 摄

零下28℃,决战科尔沁草原

陆军某试验训练区武器装备试验现场见闻

■ 油维嘉 宫 铭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近段时间,刚成立的陆军某试验训练区所处科尔沁草原虽气温有所回升,但夜间草原风大,最低气温仍达到了零下28摄氏度。

临近农历新年,某型武器装备试验任务的攻坚战悄然打响。经过内设机构整编的官兵们以怎样状态来参战呢?笔者决定亲身感受一下。

2月8日凌晨5点,笔者准备随数据采集大队第一批参试人员一起出发。刚出家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让人不禁打个冷战。

车外寒风凛冽,车内却格外暖和,司机告诉笔者,为了让参试人员少遭点罪,他四点半就起床给车加温了。

试验保障车开了将近半小时,来到位于火炮发射阵地后侧50米的测试点位,今天负责给测试设备加温的是07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工程师陈春江。所谓加温就是要把参试设备的温度提升到符合工作要求的温度,确保试验开始后设备运转正常。加温的时间根据气温情况而定,最冷时,他们给设备加温的时间要超过2个小时。

转眼间时针指向了7点40分,高工冷雪冰带着助工王佳宋和3名士官准时到达测试点位,他们把早餐交给陈春江后,便开始了紧张的设备调试工作。

冷雪冰高工是试验训练区“弹箭飞行姿态精测”创新团队的骨干,他和战友们的某研究成果获得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只见他和王佳宋熟练地在设备计算机下垫上了一层棉垫。“为什么要垫棉垫?”面对笔者的发问,冷高工解释到,这个测试点位离发射阵地太近了,由于弹丸口径大,不加棉垫计算机经常被冲击波震死机,影响试验进度。”“有一次我们工程车的玻璃都被震碎了。”王助工淡定地说。

王助工是去年毕业于国防科大电子专业的研究生,在校期间,他考博也超过了分数线,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放弃了读博。一年来,他通过勤学苦练,已成为一名合格的试验主持人,今天他主要负责弹丸初速的测量。这时,在工程车里吃过早餐的陈工也着手开始进行设备调试,他负责径向速度测量。

随着工作的展开,约10平方米的工程车内顿时显得有些拥挤,为了方便参试人员操作,笔者走出工程车,寒风中,只见冷高工正在裸手调试某型雷达。

“你不冷?”

“习惯了。雷达的数据线必须裸手紧固好,否则试验起来可能会出现数据采集不到的问题,影响试验。”

望着冷高工棉帽两侧上的白霜,笔者心中充满了敬意。

9时30分,送弹车准时出现在炮位,各参试点位也进入了30分钟准备时间,冷高工他们此时也进入第二次设备调试,一切正常,只待试验开始。

10时正,对讲机传来主持人洪亮的口令声:“准备发射,5、4、3、2、1,发射!”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笔者全身一震,耳鸣不断。工程车内的电脑上,各项测试参数曲线也随即形成,经过核对,陈工拿起对讲机大声:“数据录取成功。”

“今天要打多少发?”笔者发问时,耳朵还有些耳鸣。

“今天才11发。这种大口径的有时一天要打50多发。”王助工一边记录测试数据,一边回答。

此时虽然才10点多,但陈工已经忙碌了5个小时。当笔者离开试验现场时,试验还在继续,笔者在内心为这些参试官兵祝福,希望今天的试验能顺利结束,好让官兵们能在小年这天准时下班,回家吃顿幸福美满的团圆饭。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