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期,周恩来如何运用统一战线开展工作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施向平责任编辑:万东明
2018-03-14 09:09

抗日战争的胜利同我们党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密不可分的。在抗日战争中,周恩来是我们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杰出领导者和实践者。从西安事变,到重庆谈判,周恩来同志始终以“在坚持党的立场和原则的基础上,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一方针为指导,坚持求大同存小异,通过准确预判,周密协调,果敢决策,扎实开展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

在抗日战争中,成功地参与解决西安事变,达到了中国共产党逼蒋抗日的目的,这是周恩来同志的杰作,闪现出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思想的光辉。

1935年10月,红军胜利到达陕北之后,东征陕西省奔赴抗日前线,但遭到国民党军队的阻拦。面对日益严峻的抗日形势,周恩来围绕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问题展开频繁活动,通过张学良的秘书黎又才、杨虎成的秘书南汉昃和西北救国联合会领导人杜然等进行着巧妙的地下工作。1936年3月,周恩来和渴望一致抗日的张学良进行谈判,决定停止内战,并就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达成一致。7月,周恩来和张学良又在延安会见,双方达成了“联蒋抗日”这一重要共识。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将蒋介石囚禁起来。监禁蒋介石的消息一传开,在世界轰动起来。经多方努力,蒋介石听了张学良的劝说,同意会见中国共产党代表周恩来。面对这一事变,周恩来受到中央的命令,亲赴西安。周恩来要面对多次要逮捕自己,判处死刑,并出八百万赏钱买自己脑袋的蒋介石,他从抗日大局出发,从我们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出发,去从中调解。周恩来一方面劝说东北军中要杀蒋介石的极左分子,一方面耐心地向蒋介石解释中共的方针,解释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必要。事变发生后15天,面临着即将爆发内战,而此时,周恩来带着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以其优良的政治素养、人格魅力和驾驭全局的能力,成功地说服了蒋介石,使蒋介石答应了一致抗日,从而再一次实现了国共合作。西安事变的解决,达成了中国共产党逼蒋抗日的目的,充分显示出周恩来求大同存小异卓越的外交手腕。

在抗战的国共合作期间,党内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比较复杂,周恩来冷静面对,采取柔中有刚,刚柔并济,从抗日的大局出发予以妥善处理。他在国民党违反国共合作的时候,提出强烈抗议;在对待自己内部的同志放弃国共合作时,进行严厉批评。

在重庆期间,他在原则问题上一步不让,而又将严格性和巧妙性相互结合。当国共两军发生摩擦时,他一方面进行揭露,强烈谴责,一方面晓之以理,以坚定的抗日意志坦诚相待。他既通过揭露国民党所制造摩擦,引起外国大使们对局势的担忧,又站出来进行讲话,表明共产党人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定信心和决心,进行适当安抚,从而给国民党增加压力,打击抗战分裂势力。在皖南事变发生后,他严厉责斥蒋介石:“谁挑起内战,谁就要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那样的话,只能对日寇有利。”他走上重庆街头揭露皖南事变的真相,并满含悲愤地亲笔写下了“为江南死国难者志哀”的题词和“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四言挽诗,哀而动人,向国民党反动的专制统治发出了无声的抗议,同时也是对皖南新四军将士寄托的无限哀悼!

周恩来在对待同志时,也是充分运用统一战线思想进行教育,协调各种关系。在武汉期间,他对自己内部的同志放弃国共合作进行严厉的批评。对不愿做第三厅工作的同志,一向温和的周恩来,两眼充满怒火,大声问:“你打算干什么?为了革命胜利,任何事情都有忍耐的必要,我们所受的屈辱都不能损害革命利益。”武汉失守,这天正是鲁迅去世两周年,在第三厅鲁迅纪念委员会的支持下,召开了纪念大会。抗日的残酷现实,不由得使人想起了鲁迅的战斗精神,周恩来在大会上应用“疾风知劲草”这句谚语,号召人们在今天的疾风中要向鲁迅那样做一颗劲草,严厉抨击那些消极、应付、背叛、迷恋个人主义高级生活的人。

周恩来在抗战期间,努力团结广大海外侨胞,与他们肝胆相照,争取他们积极支持和参加抗日活动。

周恩来多次会见和结交陈嘉庚等海外华侨,高度赞扬他们的赤子之心,消除他们的疑虑,争取到他们在道义和物质上对中国共产党抗日军队的大力支持。当时一些汉奸和日本间谍趁乱在东南亚等地区到处散播汉奸亡国论调,什么“国共合作不了,中国世称东亚病夫,和日本人打起来,中国必亡。”泰国华侨杜英和跑马场工友等以“泰国曼谷十八涌跑马场华籍洋务工人”的名义给周恩来写了一封信,把侨胞对抗战问题的争论情况,向周恩来作了反映。周恩来亲笔回信,信有8页纸之多。内容除了赞扬海外侨胞关心祖国命运,支援祖国抗战的爱国热忱外,着重谈了抗日战争形势的问题。在信中指出:

一、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战争,是非正义的,它将受到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的谴责和反对;中国人民奋起抗战,反抗侵略者,是正义的,它也将得到全世界正义之士的同情和支持。

二、国民党内有投降派,他们明的暗的,和日本帝国主义相勾结,是一伙卖国求荣的反动派。国民党之中也有动摇派和力主抗日的开明之士,只要我们工作做得好,在全国人民处于水深火热、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一致要求抗日的强大压力下,国共联合是可能坚持下去的。我们对国民党的政策是既联合又斗争,在斗争中求联合,力争和他们组成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

三、日本帝国主义,目前还是个强大的、凶残的敌人,我们又有很多困难,不可能在短期内战胜它。因此,中国人民这场抗日战争场,将是一场艰苦的甚至是残酷的、长期的持久战。抗日战争必将是以中国人民取得最后胜利而告终”。

周恩来的信,从跑马场的工友手中很快就传阅到跑马场外的华籍工人中去。《曼谷时报》以《周恩来论抗日形势》为题登出周恩来的信,轰动了整个曼谷华侨社会。从此,侨胞中对抗日战争的疑虑、担忧、彷徨、争论不休的局面,逐渐消失了,侨胞们的抗日信心和团结增强了,并成为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统一战线是我们党的“三大法宝”之一,正因为坚定地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国人民才能取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周恩来同志是我们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伟大领导者和实践者,为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作出了杰出贡献,建立了不朽功勋。今天,我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努力传承周恩来同志的统一战线思想,并使其发扬光大。(作者系淮安市新四军研究会理事)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