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深山,探访星空下的乌力杜尔贡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王子冰、段玮责任编辑:万东明
2018-06-12 11:04

“候鸟”迁徙,像一场向着星空的跋涉

关上机舱门,载满物资的直升机从连队起飞。从机窗向外望去,连绵起伏的群山缓缓向后,蜿蜒的额尔齐斯河像一条洁白一玉带,将千山万壑拴到了一起。起飞前指导员赖鹏介绍,乌力杜尔贡是一个至今不通公路、不通电话、不通常明电的“三不通”哨所,从连队到哨所仅有一条山路,2014年以前,不论进点还是撤哨都是靠人背马驮,途中不休息的话,早上出发,天黑前才能到达。

“虽然现在有直升机保障,但那条进点的山路还是得走!”说这句话时,赖鹏的眉毛攒起,不无牵挂。原来,在直升机起飞之前,另一支进哨分队已经在哈萨克族下士、军马饲养员萨力哈尔和3名护边员的护送下提前出发,他们护送的,是无法乘坐直升机的15匹军马。

直升机经过45分钟的飞行抵达了乌力杜尔贡,抵达后的官兵一直等到日暮时分,才见到护马赶到的萨力哈尔。

山里天气多变,一路上晴雨不定,萨力哈尔的身上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军马的体味儿混合着汗水,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儿。

“天黑后山里太危险,路上可不敢休息。”萨力哈尔拴上马后,舀起一勺刚打上来的河水,咕咚咕咚喝了个痛快,看他脸上被山风吹干的汗渍,可以想象途中的辛苦。

4个人,15匹马,抛开山路的艰辛不说,跑前跑后驱赶也是一个体力活儿。萨力哈尔说,途中有一段断崖格外危险,一边是垂直的峭壁,一边是奔腾的河流,不足一米的狭窄山路仅容一马通行,人骑在马背上脚都要蜷缩起来,他最喜欢的43号军马就是在那儿牺牲的。

那年往哨所送给养走到那处断崖时,背上驮满了食物的驮马43号受山坡落石惊吓,后蹄踩空,官兵援救不及,眼睁睁地看着它坠落山涧,眨眼间就被奔腾的河水吞没。眼前的一幕让在场的官兵看得毛骨悚然,紧夹着马腹的双腿因恐惧而不断地打颤。

萨力哈尔当兵5年,在这条险情处处的进点路上往返不下十次。在他眼里,走上这条路,就像是一场向着星空的跋涉,目的地永远比想的要遥远,同时充满了无数的未知。

有一次,他和战友骑马下山接运给养物资,在渡河时军马迟迟不肯涉水。萨力哈尔看向对岸才发现,一头成年的哈熊正闯进一群牛中间,一巴掌下去,一头一米多高的牛当场倒地,抽搐几下丧了命。萨力哈尔和战友迅速掉转马头,藏身到附近树林中,直等到哈熊离开才匆匆渡河赶路。

直升机往返飞了5次才将人员和物资运送完毕,离开了哨所。赖鹏说,如今进哨可以携带更多军马驮运不了的物资,比起以前骑马进哨,感觉幸福太多了。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