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深山,探访星空下的乌力杜尔贡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王子冰、段玮责任编辑:万东明
2018-06-12 11:04

守望星海,用青春的濯洗的军旅时光

乌力杜尔贡四面环山,三座木屋就是官兵日常生活的地方,哨前青松林立,远山雪峰在望,额尔齐斯河在哨所后方潺潺流淌,连空气中都弥漫着青草和山花的芬芳,这样一个远离都市的地方,除了一座风光互补的发电设备,从内到处散发着原始的气息。

几朵乌云带来了一阵淅淅沥沥的小雨,官兵迅速将堆积在院子里的物资转移到了木屋。雨停后,指导员分配了工作,一时间,官兵劈柴的劈柴、挑水的挑水、发电的发电、补窗的补窗,纷纷忙碌起来。

柴是捡来的枯木,煤炭运送不易,官兵生火做饭总是就地取材;水是从哨所后方的额尔齐斯河里挑来,纯净的雪水带有一股独有的清甜;闲置了一个冬天,那座利用风力和太阳能发电的设备储电不多,今晚仍然要靠蜡烛照明;还有用塑料纸封住的窗户,经过冬季的风吹雪虐,只剩下几片破碎的边角。

“今天时间比较紧,先保障第一餐和第一觉,明天还有更多的事做。”赖鹏说。因为储电量少,哨所除了一部电台就是手电筒,曾经带上来一部24寸的液晶电视,大部分时间被闲置在角落,在这样节省用电的情况下,很多时候使用电台还得靠手摇发电。

因为热水器、电冰箱等生活电器的缺少,官兵想了很多招儿。

在哨所右后方,紧邻额尔齐斯河的高处有一个五米长、三米宽、一米多深的水池,池上方用木棍撑起塑料布,这是官兵自建的“游泳池”,每周将冰凉的河水抽到池中,晾晒温热后使用,解决了洗澡的问题。

河边的几棵松树间,官兵用纱布围成一方小天地,里面拉上铁丝,将肉质品挂到其中,山里的温度放下三五天不成问题。“储肉间”的地上挖有三个50多公分的地洞,洞底垫有纱布,通往河里,一些不耐久放的食物可以放置在洞中,这是官兵借助冰凉的河水自制的“天然冷藏室”。除此外,还有树枝搭起的晾衣间、一平方米左右的地下菜窖、几棵枯树绑起来了河边“洗漱台”……

最朴素的生活方式,透露着无可奈何的孤独和寂寞。有一年进点前,军医王振亚告诉妻子要“失联”几个月,让她转告住在另一个城市的父亲,没想到妻子出差把这事给忘了。年迈的父亲不会使用手机,也只记得儿子的电话号码,情急之下买了从河南到乌鲁木齐的火车票,辗转了两天找到团部,得知儿子无恙后才放下心来,当即要买票回去。连队通过电台告知了王振亚父亲来队的消息,特批了两天假期让他下山,与父亲匆匆见了一面。送父亲上了火车,这个铁打的汉子忍不住痛哭失声。

远离网络和信号,对家人的思念像藤蔓一样疯狂生长。每次补充给养,连队用车将给养送到一处叫钟山的地方,官兵骑马下山接运,这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想去,因为钟山有手机信号。

去年7月,上等兵邵宗渤争取到了一个接给养的“名额”,乐滋滋地骑马出发,没想到因为道路艰险加上骑术一般,出门不久就被军马掀落马背,再上马时腿肚子都在抖。战友劝他返回,他梗起脖子,死活不同意,最后决定牵着马往山下走,25公里的山路走了7个多小时,他走到时战友们早已装好了给养等他。邵宗渤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刚听到妈妈的声音,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除了蜡烛和短暂的灯光,哨所夜里唯一的光亮就是头顶上的一片星海。官兵都说,经历过孤独才懂坚忍,守望着这片星海,每个人都会铭记这段岁月濯洗的青春,这段无可复制的军旅生涯。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