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臂焊侠”卢仁峰:一只手焊接坦克战车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天南、杨元超责任编辑:万东明
2018-06-22 10:10

风靡世界的007系列电影中,男主角詹姆斯·邦德驾驶坦克横冲直撞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如果我们近距离观察一辆坦克,会发现这个虎虎生威的“陆战之王”,其实是由数百块装甲钢板焊接而成。

很大程度上,焊接质量直接关系到坦克战车装甲防护能力。如果焊接质量不过关,细如发丝的焊缝就会成为穿甲弹最容易撕裂的地方。现代战车生产对焊接工艺要求近乎苛刻,成败在毫厘之间。

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首席焊接技师卢仁峰的工作,就是把战车的装甲钢板严丝合缝地焊为一体。初见卢仁峰,人们都会不自觉地将目光落到他的手上——这个把装甲焊接做到极致的专家型工匠,居然只有一只完好的手。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独臂焊侠

■解放军报记者 张天南 通讯员 杨元超

风靡世界的007系列电影中,男主角詹姆斯·邦德驾驶坦克横冲直撞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如果我们近距离观察一辆坦克,会发现这个虎虎生威的“陆战之王”,其实是由数百块装甲钢板焊接而成。

很大程度上,焊接质量直接关系到坦克战车装甲防护能力。如果焊接质量不过关,细如发丝的焊缝就会成为穿甲弹最容易撕裂的地方。现代战车生产对焊接工艺要求近乎苛刻,成败在毫厘之间。

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首席焊接技师卢仁峰的工作,就是把战车的装甲钢板严丝合缝地焊为一体。初见卢仁峰,人们都会不自觉地将目光落到他的手上——这个把装甲焊接做到极致的专家型工匠,居然只有一只完好的手。

从舞象之年的懵懂学徒,到已知天命的大国工匠,从最早的59式坦克到新型主战坦克,有“独臂焊侠”之称的卢仁峰与中国坦克战车制造发展一同成长。

尽管缺了一只工匠的手,他却拥有一名军匠的魂。

一只手可以举起焊枪,同样也能撑起一片天

焊接,也称熔接。焊接技术自诞生之日起就与军事紧密相连。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现代武器尤其是坦克的出现,对金属焊接工艺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和需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埋弧焊、药芯焊丝电弧焊、电渣焊等自动或半自动焊接技术先后问世。

“不学好一门技术,你一辈子将一事无成。”刚接触焊接时,老师傅的话让卢仁峰深受触动,他不想碌碌无为度过一生,希望干出一番事业。老师傅干活时,他盯着看,默记操作要领;吃饭时,他甚至把筷子当成焊条,把桌子当成试板,反复摸索操作技巧。

然而,就在他逐步成为技术骨干时,一次意外事件,让他的焊接人生一度跌入低谷——左手被剪板机切掉。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手,但小手指和无名指被切除,中指、食指彻底丧失功能,只有大拇指第二节保留了部分功能。

当时,别说是辅助焊接,就连端杯水都很困难。

那是卢仁峰最迷茫的时候。厂领导和工友们都劝他换个工种。要离开心爱的装甲战车,他舍不得;要告别让他痴迷的焊接事业,他更不甘心。

“一定要战胜这些困难!”这时,一种信念强有力地支撑着他继续从事焊接。

出院后,卢仁峰第一次试着举起焊枪。结果让他很失望,左手根本起不到辅助作用,焊上去的零件很难保持垂直、精准。他不得不反复割下来、焊上去,别人一次能完成的焊接,他要两三次甚至十次。

卢仁峰的心情五味杂陈。这时,他在报纸上看到了这样一则故事:一位小提琴家第一次登台演出,当乐曲进入高潮时,小提琴的G弦突然断了。他并没有停止演奏,而是不动声色地接上了另一首曲子,听众沉浸在优美的乐曲中,没有人注意到断了的G弦,演出最终获得成功。

卢仁峰明白,现实生活中也有“断弦”的时候,演出中断弦,换新弦不过耽误几分钟,人生中的“断弦”却未必还有“新弦”可换。如果想要成功,自己只能尝试用“剩下的琴弦”继续演奏。

卢仁峰做了特制的加厚隔热手套方便左手卡住零件,用牙齿咬住焊帽护住脸部。每天他加练强化基本功,常常一蹲就是几个小时。起来后,牙齿咬出了血,脸部肌肉酸痛、冷汗直冒。等他完成一天的“功课”时,厂房里早已空无一人。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单手焊接,他一练就是5年,厚厚的手套磨破了四五副,以超人的毅力,一跃成为厂里焊接技术的技术大拿。

“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经历了8次手掌修正手术,卢仁峰在与病痛的抗争中,逐渐掌握了单手进行焊条电弧焊、氩弧焊等十几种焊接方法,更是完成了“短段逆向带压操作法”“特种车辆焊接变形控制”等多项创新成果。

一次,某军品项目制造设备突然出现长达45厘米的裂纹,而当时市场上没有相应备件。“我来试试!”卢仁峰主动请缨。在没有相关资料可借鉴的情况下,他硬是在水中奋战了50多个小时,最终焊接好裂缝,控制了高压水流,成功修复了泵体。“带水带压焊接技术”,也由此诞生。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