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过去了,还是忘不掉“那一堆落叶”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怀夺责任编辑:万东明
2018-08-16 08:56

10年前,我分配到驻辽南某红军团炮兵营营部当排长。到任不久,教导员临时赋予我一项任务,带领战士去清理一片小树林里的落叶。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十年过去了,还是忘不掉“那一堆落叶”

■王怀夺

10年前,我分配到驻辽南某红军团炮兵营营部当排长。到任不久,教导员临时赋予我一项任务,带领战士去清理一片小树林里的落叶。

到了现场,我才发现,小树林面积很大,落在地上的树叶多年没有清理,积了厚厚的一层。干了没多久,我感觉工作量太大,就凭自己和这几个战士,一天也干不完。

发愁之时,突然想到:清理树叶的目的不就是不想看到树叶嘛,何不将树叶埋起来?

在这个想法促使下,我立刻指挥战士行动,很快就干完收工了。两天后,教导员突然问我:“那个活儿你是怎么干的?”没等我细说,他就走了。

当天下午,我从小树林附近经过,正好看到步兵连的一个老班长带着战士在清理那片树林。

再看他们清理过的部分,确实平整亮眼,标准很高。事后,我经常反问自己,“我为什么没有像老班长那样干呢?”

随着在红军团工作时间增长,我渐渐明白了其中原因:没有读懂这支部队的传统,没能按照传统来干工作!

在那里工作的几年,我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是“坚决、彻底地落实”:搞正规化建设,一定会将库室内非制式配发的物品处理掉;冬季训练野外露营,就实打实地在山坡上挖洞、住宿,哪怕零下20多摄氏度,也没人到几百米外的老乡家借宿避寒……

这看起来有些“偏执”的做法,却恰恰成就了红军团的“三猛”作风,无论何时都不怕艰苦、顽强突击!

现在回想起来,作为新毕业排长,到一支部队工作,首先要仔细琢磨、感悟她的传统,品读、学习她与众不同的“那股劲”,这样才能更快地找到工作路数、把准工作标准,迅速融入其中、成长起来。

 

扫好当排长后的第一片“落叶”

■栏目主持人 张良

“排长方阵”开栏以来,受到了战友们特别是新老排长的较大关注,不少现任的排长找我们吐露困惑、分享感悟。但这一期我们选了一位不当排长好多年的战友的文章,因为我觉得他分享的这件事儿,今年刚下部队的新排长们一定会迎面撞上。

怀夺战友讲述的、他永远难忘的是“一堆落叶”,我至今忘不了的却是烈日下那10多个泛着光的树坑。那是15年前我刚当排长时带战士们出的第一次公差,我们要在从连队通往团机关的路两旁挖坑、种树。与怀夺战友相比,我有些汗颜,当年他至少还想了个法子,而当时的我却只有抱怨,因为自以为“天之骄子”的我对这个任务不屑一顾。我的嘴巴是用来指点江山的,结果却用来指挥一个班挖树坑?我的双手是拿来挥斥方遒的,结果却不得不在福建的夏天挥舞着铁锹……我瞬间充满了失望,甚至愤慨,觉得自己委屈极了,部队太屈才、太“暴殄天物”了。

说来惭愧。一直到两年九个月后提升为副指导员,五年后离开连队,我才算真正地搞明白排长是个什么岗位,排长到底应该怎么干。当我再也回不去基层,对基层的理解永远不可能再深一层时,我才忽然理解了,一个刚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书生,根本连部队是怎么回事都不清楚的新排长,怎么可能一上来就被委以重任、赋予要务呢?排长,作为部队里最小的“官儿”,当然首先应该熟悉最真实的基层,知道最基层的战士在干什么、想什么,当然必须从最细碎、最微末的事情学起、做起。因为非如此不足以知兵,非如此不足以懂部队,非如此不足以在将来带兵打胜仗!

我拨通了作者王怀夺的电话,得知他几年前已经交流到了某预备役高炮师,现在是正营职的教导队队长。他说他最难忘的就是在红军团历练的那几年时光,他心里一直过不去的一道坎儿就是这件事,所以特别想把这件事分享出来,希望新排长认真对待每件事,不要留下跟他一样的遗憾。

这也是我选择这篇文章的考虑所在。离开基层以来,我最后悔并且永远无法弥补的一件事就是,如果我当时能更用心地更踏实地去感受基层、认识基层,那么我现在从事基层的新闻采编工作会更有底气、更有针对性一些。我也越来越发现,一件事,哪怕再小,只要你敬畏它,它便教给你东西;而你轻视它,它便不会真正地跟你交流。基层更是如此。

所以,新排长兄弟们,请千万莫要小看了排长这个岗位,莫要小看了排长这点儿事,更加莫要小看了基层。军旅如虹,让我们从扫好当排长后的第一片“落叶”做起。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