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战士成了排长,说话为啥还不响?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刘建伟、赵雷、杨国军责任编辑:万东明
2018-08-17 08:42

从“兵”一跃而成“官”,岗位转变的“能力代差”,同期军官的“年龄逆差”,初任受挫的“心理落差”,质疑声、尴尬事、挫败感……大学生士兵提干排长在基层面临困难多多。从“当兵打仗”到“带兵打仗”,一字之差,意味着他们还有许多坡要爬、许多山要翻。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提干归来,新官三遇尴尬事

■解放军报记者 刘建伟 特约记者 赵 雷 通讯员 杨国军

“我回来啦!”

阔别10个月后,昔日的上等兵王悦鹏以干部身份回到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支援保障连工作。

战友们羡慕地摸着他肩膀上的“一杠两星”,喊着一声声“王排长”……一时间,王悦鹏像过年吃饺子一样,甭提有多美了。可“头三脚”还没踢开,王悦鹏就接二连三遭遇“尴尬事”——

一天,连里开展“我为连队献计策”活动,王悦鹏主动请缨担任主持人。走上讲台,王悦鹏开了腔:“战友们,连队是我家,建设靠大家。希望战友们把自己对连队的意见和建议说出来……”一番开场白过后,台下没有任何反应,弄得王悦鹏好不尴尬。

“是不是自己表述不够准确?”王悦鹏又向大家把此次活动的目的和意义重复了一遍,极力动员大伙儿“有啥说啥”。

然而,沉默,还是沉默……

王悦鹏急了眼!“于远东,你说,对连队有啥意见?”“是,我来回答。报告排长,没有,回答完毕!”于远东回答得很干脆。“你坐下。王杨健,你说!”“报告,没有!”现场气氛再次紧张起来。

台下战友们的表情,似乎在传递着一种时下流行的“表情包”——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明显是给我这个新排长‘下马威’啊!”王悦鹏脸上布满了汗珠。见状,指导员孙禹走上讲台给他解围:“先解散,一会儿连部会把征集意见表下发给各班!”

这还不算。第二件尴尬事让王悦鹏有点想不通。连队文书左晓坤和王悦鹏是同年兵,两个人原先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后来,王悦鹏提了干,而左晓坤选取了士官,当上了文书。王悦鹏在院校学习期间,没事就给左晓坤打电话聊聊天,左晓坤也隔三差五把连队的事儿讲给王悦鹏听。

然而提干归来,王悦鹏发现:左晓坤好像“变了”,不仅不像以前那么热乎了,甚至他察觉到左晓坤还有意躲着自己。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天晚点名过后,王悦鹏找到左晓坤问得很直接:“晓坤,你干啥老躲着我?”左晓坤撇了撇嘴:“你是干部我是兵,不是一个级别的!”一句话,把他噎住了。

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更让王悦鹏感到没面子。王悦鹏是连队上士潘文东一手带出来的。自己手下的兵提干归来,潘班长高兴极了,脸上洋溢着满满的自豪,甚至还有几分炫耀。潘文东逢人就讲“咱们排长是我带的兵”,并好几次当着大伙的面,直呼王悦鹏姓名。一次,营里让潘文东通知排长王悦鹏去开会。王悦鹏正在组织全连战士开展新闻日评,潘文东站在门口就喊:“王悦鹏,营里让你去开会。”话一出口,大家都“轰”地笑了,王悦鹏的脸“腾”地红到了耳根。

“这个排长该咋当?”这天夜里,几件事萦绕在脑海,王悦鹏失眠了:他不知道,接下来还有哪些意想不到的尴尬等着自己……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