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雷兵回忆录:排雷千枚,我两次触雷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武元晋、刘华、黄巧责任编辑:赵林孟、武治中
2018-09-10 17:55

每次从雷场出来,看到头顶的蓝天、熟悉的营区,我心里总是油然升腾起一种幸福感。

“人能四肢健全活着,真好。”这是多年前我的班长常对我说的一句话,现在我当兵到了第9个年头,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才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第一次进雷场扫真雷是在2014年,我奉命去黎巴嫩执行维和任务,主要的任务就是扫雷。这里的雷区表面覆盖着稀疏的荒漠植被,首先要把它们清理干净。

正当我用特制的剪刀小心清理植被时,突然感觉剪刀碰到了异物。仔细一看,我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我碰了一颗地雷,而且把它移动了一下!这枚仅仅埋在植被下面几厘米的地雷已经露出了地面,它的金属外壳已经清晰可见。我吓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赶紧向组长李海滨报告:“报告,发现地雷了。”组长过来问清楚了情况,用电起爆法把这枚地雷诱爆了。

那声爆炸穿透耳膜、震颤着我的内心:如果这枚雷刚才在我碰到的时候响了,我这辈子的扫雷记录就停留在0枚上了。

如今我抽组到扫雷大队执行扫雷任务已经3个年头,在十几片雷区成功排除了上千枚地雷和爆炸物,但每一次进雷场我都心怀敬畏之心。我知道,在雷场,即使成功了1000次,但只要一次失败,可能就永远出不来了。

今年4月中旬,我在4号洞雷场执行扫雷任务。这片雷场位于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天保口岸,老山、八里河东山之间的峡谷中部,是一座不大的山坡,其底部边界紧靠口岸公路和盘龙江,距居民区不足百米。由于雷场距离居民区很近、地雷和各种爆炸物非常密集,我们不能采用爆破的方式开辟通道,也不能爆破排除性能不稳定的地雷和爆炸物,只能采取人工搜排的方法一点点啃掉这61000平方米的硬骨头。

因为植被茂密、坡度很陡,排雷时连站立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就在腰上绑上安全绳,用工兵锹在坡上挖出小台阶,一点点地排。那天我实在累得不行了,就想坐在台阶旁边的草丛里稍微休息下。哪知这一屁股坐下去,我立刻感觉不对,凭经验判断,我屁股下面的泥土里有一枚圆形地雷!

“我好像坐到地雷上了。”当我告诉同组的战友邹德能时,我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但邹德能一句话给我壮了胆:“不怕,你坐下去它不是没响吗?”我就照他说的,一点点慢慢站起来。排出那颗雷时才发现,这枚72式反步兵地雷压片已经揭翻,雷管里的起爆药流失了,地雷失去了效能。我幸运地又一次从“死神”手里捡了一条命回来。

尽管时刻面临生死考验,但我仍然热爱扫雷这份事业。经过近半年的连续奋战,4号洞雷场被成功排除,共排除地雷和各种爆炸物8299枚(发),清除金属残片约7吨。当我和战友们移交这片安全的土地时,我的内心充满了自豪。

听说这片土地将被麻栗坡县人民政府用来建设口岸国门医院,满足周围群众的医疗需求,这块曾今的死亡地带将重新焕发生机,我的幸福感又爆棚了。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