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每个官兵的初心都能被善待,究竟该怎么做?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赵丹锋 周 远 张 倩责任编辑:潘栋健
2018-11-09 21:52

该旅组织“猛虎杯”群众性练兵比武活动,官兵们走向训练场前士气高昂,预祝胜利。申冬冬 摄

一个通知留下一批好兵

■赵丹锋 解放军报记者 周 远

说起留队前后的思想变化,刚刚晋升为中士的赵光旭有着特别的感悟。

赵光旭是第81集团军某旅合成一营火力连一名战士,刚刚由下士晋升为中士。令所有人感到诧异的是,在前期满服役期士兵留队意愿摸底时,还态度坚决提出要退伍的他,如今却满心欢喜地参加了士官选晋考核,并成功留队。

回顾这次发生在赵光旭身上的“一波三折”,班长王攀清楚地记得,小赵刚入伍时就表示自己的理想是奉献国防、保家卫国,要扎根军营转士官、当班长。然而5年过去,王攀眼看赵光旭一步步成长为专业骨干,为什么他会一度坚决提出退伍呢?

是怕苦怕累呢,还是家里不支持?两者都不是,王攀对自己这个兵还是了解的。“我是来当兵打仗的,不是整天出公差、背通报、搞迎检的,这样我觉得没意思。”在王攀的追问下,赵光旭道出自己的心声。

赵光旭所谓的“没意思”,王攀也深有感触,久治不绝的“五多”问题是罪魁祸首。

赵光旭学历不高,他烦透了各种死记硬背,平时下发的安全通报、各级讲话精神,不少内容要求“本上有记录、嘴上能答出”。有一回,上级检查组抽问他学习近期事故通报情况,赵光旭回答时磕磕巴巴,为此连队“双争”被扣了分,赵光旭倍感自责、委屈却又无可奈何。

除了背记之苦,还有泛滥的笔记。有一次为了迎接次日检查,晚上学习室里灯火通明,战友们都跟赵光旭一起补笔记。各类记录本检查中稍有疏漏,往往轻则会受当面批评,重则会被通报批评。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赵光旭失眠了,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反复问自己:像现在这样,能实现入伍时的梦想吗?

赵光旭遇到的貌似都是一些琐碎的小事,但“小事不小”,背后是一名士兵的梦想与现实的激烈碰撞。夜深人静时,座座军营里,有多少官兵,因为脑海里的这种碰撞,像赵光旭这样无法入眠、初心摇摆不定?

变化,是从集团军“双十条”措施落实后悄然开始的。这项措施直击扰乱基层秩序的“五多”问题,在减轻基层官兵负担上要求“十个压减”,在维护官兵合法权益上明确“十个保证”。

基层官兵学习教育笔记本不超过2个、官兵心得体会不得规定字数篇幅、官兵请假外出时间1日以内的不得压减时间……翻开该措施,有压减文电通知、减少考核和体会背记的,有保证秩序规范、日常休息和手机使用的,每条措施都有鲜明的问题导向,都落到具体细节上。

措施落地后不久,赵光旭逐渐感受到变化:休息时间出公差的现象没有了,各级检查调研的工作组少了,可支配的自由时间渐渐多了。

最让赵光旭感到欣慰的是,训练计划被打乱的问题得到有效遏制。过去每逢上级检查,为了避免“冒泡”挨通报,训练场常常上演“空城计”。日前的安全检查中,机关走出“翻本子、问背记”的套路,基层“东躲西藏”的现象也不见了,训练场上一派热火朝天的练兵景象。

翻开“双十条”措施,没有一条是关于鼓励留队的内容,赵光旭却因此果断向连队递交了留队申请。除了赵光旭,同批战友中有好几个也都申请留队。

把你的初心捧在我的手心

——中部战区陆军“新时代革命军人价值观”大讨论见闻与思考(下)

■赵丹锋 解放军报记者 周 远

“在部队,还有多少‘赵光旭’?”记者带着问题深入第81集团军某旅采访。

该旅一位领导告诉记者,这也正是他们关注的问题。在“新时代革命军人价值观”大讨论活动展开前,他们开展了一次专项调查,“我有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可部队让我吃了很多与战斗力无关的苦”“我也认为牺牲奉献很崇高,但对家人家庭充满愧疚感”……调查中,官兵们的肺腑之言,让该旅领导深受震动。

军人的初心,需要精心守护,因为守护每一名官兵的初心,让个人梦融入强军梦,是实现强军目标的动力之源。

按照战区陆军下发的指导意见,在“新时代革命军人价值观”大讨论中,该旅首长机关坚持刀口向内、带头剖析思想、主动转变作风,积极为培塑新时代革命军人价值观创造良好环境条件,用实际行动守护官兵的初心。

搭台铺路——

让每个官兵的初心都能被善待

在大讨论中,郝亚辉、韩领翔两位战士的成长经历成为旅首长机关热议的话题。

该旅上士郝亚辉,在移动通信专业岗位上干了11年,去年部队调整移防后换装了一批新装备,考虑到郝亚辉平时爱思考善琢磨,单位安排他转岗学习新专业。没想到这一改,却断送了他渴望已久的“兵王”之梦。

郝亚辉在单位是出了名的技术大拿,年年参加上级专业比武,连队一半以上的技术骨干是他带出来的。郝亚辉入伍那年,正值军旅剧《士兵突击》热播,剧中主人公成长为“兵王”的励志故事,坚定了他要把青春留在火热军营的信念。

然而,今年高级士官后备考核开始后,郝亚辉得知晋升高级士官“从上士开始必须从事同一专业,并且不得跨大专业选晋高级士官”,他顿时像霜打的茄子。今年郝亚辉上士服役期满,这意味着他即便留队也无法再晋一级。思来想去,郝亚辉最终选择了退伍。

像郝亚辉这样的士兵骨干,单位需要、自己想留,其结果却事与愿违,让人倍感惋惜。

不可否认,这一情况有偶然因素,但在基层并非个例。就拿晋升高级士官来说,必备的条件是要参加过院校培训,然而当培训时段与部队任务“撞车”时,很多战士往往选择把培训机会让给别人,时间久了就可能阴差阳错,导致个人培训经历空白无缘晋高。

和郝亚辉相比,该旅指挥通信连上士韩领翔是幸运的。他之所以能够在指控装备研究上有所突破,与连队为他搭建平台、创造条件分不开。韩领翔喜欢琢磨专业装备,曾多次在上级比武中夺得名次,去年部队调整到位后,面对不同的专业装备,他不得不从零开始。

为了让身为班长的韩领翔全身心投入到装备训练上,连队安排副班长负责平时班里各项工作,很少安排韩领翔担负站岗执勤任务。韩领翔也以近乎痴迷的状态投入钻研,每天平均投入到装备上的时间有时甚至达到20小时。整整一年时间过去,韩领翔提出的装备问题,甚至厂家师傅和技术人员都无法解答。前不久,集团军组织通信专业比武,韩领翔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绩。

郝亚辉和韩领翔两个战士,入伍时都有“兵王梦”,现在情况却截然不同。在大讨论中,两人的成长经历,深深触动了旅首长机关。梦想搁浅的郝亚辉在临近退伍时对连队领导表示,希望每个战友的初心都能被善待,能有一个实现自身价值的平台。

“并不是缺平台和关爱,而是缺少对接和设计。”该旅一位领导介绍,部队改革重塑需要大批人才支撑,下一步旅里将结合转型建设需求和官兵优势特长,确保人人在强军征程上都有一份成长路线图。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