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我破茧成蝶的声音你听见了吗?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崔云龙责任编辑:王在宇
2018-12-06 20:41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小时候,就听着这首《咱当兵的人》长大,门口对面就是部队大院,伴着县城上空的鸽哨和部队嘹亮的军号声,我度过了童年;小时候,觉得对门那穿着一身绿军装,戴着一双白手套,手握钢枪的解放军叔叔是那么的威武帅气;小时候,一套小军装,一把塑料枪,几条街道,一群孩子玩“打仗”游戏,就是我的全部。

18岁,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毅然决然选择了军校,当我走向这陌生而又熟悉的绿色军营,我才慢慢体会到了这身迷彩的厚重!

柳青在《创业史》中这样说到“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庆幸自己没有错过军旅,也庆幸自己在这“大熔炉”里的慢慢成长。

一切都像是昨天,那个炙热蝉鸣的夏天,那个第一次跑武装五公里,分不清汗水和泪水的自己;那个第一次实弹射击,两耳嗡鸣的自己;那个第一次战术训练,满身泥泞的自己;那个每天凌晨四点钟起床,楼道里默默叠被子的自己……

理想与现实总有一些差距,进入军校的第一年,我很不适应这里的生活,慢慢开始去抱怨,甚至还有退学的想法。为什么同龄人就可以自由自在,为什么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着父母的关心爱护?为什么自己还要喘着粗气跑五公里,自己还要拎着耙子耙树叶?这真是我梦寐以求的军校生活吗?

“崔云龙,你给我跑快点……”,“你管我,你别拉我”,班长们的好心被我当做了驴肝肺。“妈,我不管,我要退学,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天台角落一个人默默流眼泪,满脸泪水的我,不知是委屈还是后悔……失落的我选择了前者。

这所有的改变源于自己大一来到河北唐山某部实习,团部在山脚,一场持续10多个小时暴雨以后,院里院外全是一米多深积水。一阵紧急集合哨后,我们领取了救生衣、锹镐、帐篷等抢险物资,所有人站在团部大楼前的积水里集合,“灾情就是命令,同志们,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了威胁……”,他们第一时间不是在自救,而是想着周边乡镇老百姓的安危,开不了车就趟水步行,冒着时刻都会有泥石流、塌方的危险,我们徒步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到达了救灾现场,当我抱起一个小姑娘转移时,她对我说:“叔叔,谢谢你!”,望着小孩子纯真可爱的面庞,心里一阵温暖。有一次,已经在烈日下清理了半天淤泥,疲惫不堪,我随便扒拉了几口饭,一身泥泞的我找了几片硬纸壳准备凑合着睡一会儿,“孩子,辛苦了!你和我儿子一样大,他也当兵了,你们都是好孩子,都是咱老百姓的贴心人。”,大娘边说边把自家凉席递给我。他们信任和感激的眼神让我心中深受鼓舞,“在部队要好好干,你看很多人都需要你,你可以为他们做很多有意义的事儿,当兵有意义。”我心里郑重的告诉自己。

从此,训练场上多了个“拼命三郎”,教室里多了个“活跃分子”,图书馆里多了个“埋头书生”,颁奖典礼上多了个不起眼的小伙子……

看着手上一块块老茧,腿上一道道伤疤,柜子里堆着的荣誉证书,还有那年抗洪的老照片,这一切都值……

原来,军营的这种精彩,这种精致,不只是因为艰苦,更多的是它教会我们对人生,对青春的思索,梦想的升华,让这奋斗的青春更有意义。

一恍三年都过去了,毕业任职的最后一年,我也慢慢习惯了被称为“排长”,也庆幸自己的改变,庆幸关键时刻“迷途知返”,蜕去了那份稚嫩,自己在军校努力过,奋斗过,总算是没有虚度。希望自己不忘初心,继续努力,走好这一段必将让我刻骨铭心的军旅生活,不负芳华。

再次回到家乡,《咱当兵的人》这首歌有了不一样的意义,当我再次走过门口的部队大院,一种自豪感、责任感慢慢从心底升起……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