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我的班长,退伍了……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陈俊亨责任编辑:武治中
2018-12-07 08:59

亲爱的爸爸妈妈:

见字如面。距离上次给你们写信已经过去一年了,记得上一封信还是我刚到军校的时候写的,踌躇满志着以为可以建功军营,字里行间满是少年意气。经过这一年的时间,我已经充分适应了学校热烈紧张的氛围,请你们放心,我过得很好。

爸妈,这几天又到了退伍的日子,前几年没什么感觉,反正退伍和我又没什么关系。可今年不一样了,我第一次清晰的认识到,退伍,好像真的挺伤感的。爸爸妈妈,我的班长,退伍了……

我的班长,就是我老跟你们提的那个唐山的黄班长,你们来连里参观的时候见过,当时他是值班员。你们知道么,就是他,今年退伍了,但在我心里,一日班长,一生班长。

我入伍时是他带我吃的下马面,“光荣入伍”的红花也是他给我摘下来的,他告诉我以后我就是三炮连的兵了,我当时也不懂,但我知道是黄班长把我领进了军营的第一扇门。新兵的时候黄班长还不是我班长,我在三班,黄班长是四班长。当时连队学拉歌,黄班长领着我们一群二五不懂的新兵蛋子,学军歌、练习拉歌词,玩得那叫一个起劲哟。跑步的时候,黄班长总是在最后,追着那个小胖子嘲笑他说:“哦哟,胖子!你个大胖子!你跑的真慢嘿!”,追了一个月,愣是给追到及格了,你们说搞不搞笑。到新兵下连又一次分班,我被分到他们班,成了他的兵。可惜仅仅相处了两周,我就去被调去教导队给集训帮助工作了。记得走的时候,黄班长和我说:“俊亨呀,好好干,别给我丢人。咱们江湖路远,后会有期。”不文不酸,搞得我也没法再伤春悲秋,回头一抹眼泪,离开了连队。

爸爸妈妈,你们说缘分这东西哈,真的是有点奇妙。就在我刚到教导队工作没多久的一个下午,黄班长给我打来了电话,和我说他也调来了教导队,在二中队担任迫击炮教练班长, 而我又恰巧是二中队文书。因缘际会,我们又在一起共事了。在教导队的日子既紧张又充实,训练的时候,是真的很累(反正现在也没在教导队了,说出来也不怕你们担心。)冲山坡、摸树枝、穿过泥洼地等等等等,我们那有句话叫“冲塌250,摸断三棵树”哈哈哈哈,可以说是很生动了。还好,我在黄班长班里跟训,他的组训就是有那样一种魔力,不管再苦再累,只要是他搞上一些活动,我们瞬间都能恢复状态。也许就是讲讲笑话、侃侃大山,但经过他的调剂,乐趣无穷。

哦对了,还有一次黄班长家属来队,那天我们在挖树坑。因为当时集训的学员快要毕业了,就我们几个人在干活,每个人要挖4、5个坑,可能是因为嫂子在等他,黄班长干的非常快。在他往回走的时候我还有3个坑没挖完,黄班长二话没说,给嫂子打了个电话就开始帮我一起干。边干边说:“你这个家伙,真磨叽,来,看班长怎么干。”我知道他就是为了让我好受一点,我也没说啥继续干活。就在我们俩挖完一个坑之后,嫂子跑过来了,还带着几瓶水,幽幽的看了班长一眼“你看看你,老让人家亨亨干活,什么做派。”黄班长哑然失笑,说:“得得得,我官僚主义行吧,你俩歇着,看我干。”爸妈,你们可不要误会了,我肯定是不能借坡下驴呀,那天我俩就在嫂子的加油声中圆满完成了任务。

到我上学走的时候,黄班长正在休假,没敢给他打太长时间电话,怕被他说矫情,到了学校给他又报了平安,他当时在忙着也没好好聊天。你们还记得我放假带回去的那幅字吧?就是黄班长写的,一个操炮的非去学什么毛笔字,说是当练练手顺便给我写了一幅,依旧是那几个字“江湖路远,后会有期”。没想到这一次,一语成戳。

军校的生活紧张有序、丰富多彩,我天天忙着搞这搞那的,好多老朋友都少有联系,和黄班长聊天也只是谈谈近况,剩下的也就是朋友圈点赞了。还记得上一封信妈妈给我写的寄语“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我好像没有做到。明明今年都是第八年了,我却没有问黄班长要不要退伍,直到上周末和他开视频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家是休假的,没想到,他这一休就是后会有期了。我当时真的很内疚,一个劲的问他怎么不和我说,可也只能祝他再踏征程,再建新功。他给我摘下“光荣入伍”,我却没能送他退伍。

我知道离去是必然的,我也知道血液要流动起来才能充满活力,可我真的挺舍不得他的。说的太多是不是显得我有点矫情?爸妈,不说了。黄班长最喜欢健身,他退伍了,我还在,我现在争取当一个像他那样的人,当一个好兵。

最后,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事事顺心。昨天家里下雪了,多加点衣服。

儿子:康康

2018年12月5日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