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闪耀引“新”风

——走进驻香港部队某教导团新兵成长典型主题交流活动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黄 桦  姜 昊  叶 鹏责任编辑:王在宇
2019-01-03 14:53

一身迷彩服,一朵大红花。入伍前,新战士们对军队的印象是军事题材影视剧里的热血战场,是亲朋好友殷切期望的人生学府。如今,入营三个多月,新战士们对军营的认识是否悄然发生变化?他们在军营中有什么样的蜕变?为进一步摸排新兵思想情况,灵活探索“兵教兵,兵学兵”思想教育形式。驻香港部队某教导团日前从新兵中精心选拔出6名成长典型,开展了第五届新兵成长典型主题交流活动,通过分享他们的成长经历,有效激励了官兵士气。

新兵王梓圳:“不甘放弃,所以坚持”

震撼的开场视频《融入·蜕变·奋进》赢得全场雷鸣般的掌声,第一位新兵成长典型王梓圳步伐坚实地走上讲台。一米八六的他入伍时只有108斤,瘦弱身躯遇上火热军营,不适应是他的第一感受。第一次站军姿,十分钟,他晕倒了;第一次做俯卧撑,十个,他又晕倒了;第一次跑3000米,两圈半,他依旧晕倒了。这一切都让他有深深的挫败感,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脑海中都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他竟向连队递交了离队申请书和绝不反悔保证书……

指导员收到申请书后和他谈了很久,最后一个问题却令王梓圳久久不能释怀——“你甘心吗?”。回去后的他辗转难眠,班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主动找到他:“只要你不甘心,我便陪你一直坚持下去。”看着班长充满关心和期待的眼神,王梓圳暗暗定下决心“豁出去了,我绝不甘心!”。

从那天以后,每次训练王梓圳都咬牙坚持,虽然有时还会晕倒,但每天都能进步一点点。随着时间推移,他渐渐适应了部队的训练强度。三个月过去,投弹从28米提高到40米,三千米也从根本跑不完进步到13分20秒……战友们私下里都说他是“不甘心的竹竿”,用一份不甘的心,在重压下破土而出,华丽转身。

新兵刘畅:“汗水浇灌的青春才是五彩斑斓的”

新兵刘畅捏着一页纸,趁指导员不在,悄悄地放在了办公桌上,纸上赫然写着大大的“离队申请”。这是他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做出的选择。刚步入军营的十几天,刘畅的“退堂鼓”敲得一天比一天响。对于充满着文艺气息的他,只要谈到涉及有“军”字眼的话题,他就打心底里不愿意。父母瞒着他在征兵网上填报了申请,直到军检前一天才告诉他,“被迫”参军入伍的他,为此和父母大吵了一番,甚至在军检心理测试中胡乱填写。但在家人的说服下,他最终还是踏上了开往南国的列车。

刚入伍那些天,他仿佛得了抑郁症,少言寡语,无法接受失去“自由”的事实。不再有家人的嘘寒问暖,不再有闲静安然的午后时光,已经交往两年多的女友更是让他牵肠挂肚。有着播音、表演、声乐、钢琴、吉他、书法、素描各式证书被人称作“斜杠青年”的他,感觉在外面干什么都胜过穿上这身军装。

自他递交离队申请书后,各级多次找他谈心,团队多场晚会还特意安排他发挥特长、展现自我,让他在为战友服务中真正感受自我价值实现的巨大喜悦。渐渐地,他感受到军旅人生也可以五彩斑斓,并且比挥霍青春更有意义。此后,他主动发挥作用,利用自身音乐特长,将枯燥的理论变成了一段段郎朗上口的Rap,配合干部搞好理论学习;还主动请缨担任班里的思想骨干,从“问题兵”逐渐成为班排长的得力助手,训练成绩也从多项不及格进步到如今的各项全优。

如今站在台上的刘畅皮肤黝黑,和三个月前“奶油小生”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反差,显得特别洒脱自信、俊朗阳刚。

新兵韩永日:“一腔热血一身胆,不知退后总向前”

新战士韩永日从小就是铁杆“军迷”,入伍之前酷爱军旅题材电视剧,心怀一腔热血迈入军营,就想当一回“真汉子”,每天与枪炮声相伴,帅气十足、惊险刺激。入伍后,每天同样的生活,一成不变的训练,以及对自由的约束逐步动摇了他的初心。“当兵不打仗,还有啥意思?”内心 “英雄梦”得不到回应的他渐渐失去了努力拼搏的动力,各项制度让他感受到了极度的压力,甚至每天都会在焦虑中醒来,经受不住压力的韩永日主动找排长谈心,希望能够解开内心的疑惑。排长听后只是微微一笑,反问道:“如果现在战争爆发,以你目前的素质,是你救老百姓,还是老百姓救你?”排长的问题像一记重拳深深打在韩永日心头,原来我只看到英雄们的伟大与光辉,却没有看到他们平时的汗水与泪水。质变源于量变,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以后更好建功立业打基础。

转变观念的韩永日再次对生活训练充满干劲,决心通过刻苦训练成为全面过硬的“驻港精兵”。

新兵文承启:“让青春在阵痛中‘拔节’”

“我的奶奶是红色娘子军的一员,小时候我是听着奶奶英勇战斗的故事长大的,而我也是继家中三个堂哥入伍后的第四个热血男儿。”台下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文承启顿了顿,继续他的故事。

出于对绿色军营的向往期待,刚刚读完大三的文承启迫不及待地踏进军营大门。来到连队后,看到满墙的奖牌,班长厚厚的荣誉证书和军功章,他激动了。当听到新兵参加驻军“挂金牌、当标兵”活动可以立功受奖,更是感觉在军营生活中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当兵就要当尖兵,我一定要拿金牌,争取立功!”

凭借过硬的素质,在连队第一次摸底后,文承启便被选进投弹尖子集训队。但尖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当,优秀离尖子中间还有很大距离,要想进步快就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努力。进入尖子集训队后,文承启早学晚练、主动加压,每天训练完都是汗流浃背、腰酸背痛,有时手酸到拿筷子都在发抖。投弹训练内容枯燥单一,为了使动作定型,每天都要重复几万上千次,不仅挑战着他的身体极限,更挑战着他的意志。功夫不负有心人,文承启在连队组织的第四次投弹测试中,如愿以偿终于达到投弹尖子水平。现在为了多挂金牌,他还同时参加了3000米尖子集训队,向“多能尖子”发起冲击。

讲完后,文承启给大家扬了扬手,训练产生的厚茧格外醒目。他没有过多列举自己取得的进步和成绩,但行动已经说明一切。

新兵李森:“把自己‘清零’,从头开始”

“每个人的军旅都是一段长征,是一段熔铸忠诚、加钢淬火、考验意志、砥砺血性的漫漫征途,充满坎坷曲折和艰难挑战。”用这句话形容“兵之初”似乎有些严厉,但用在二次入伍的“新战士”李森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很多人对他的选择表示不解,今天讲台上,李森自己揭开了二次入伍的“神秘面纱”,给了所有人一个答案。

2015年9月,李森第一次入伍。

“第一次入伍是在天津市公安消防总队特勤支队,服役期间可以说是个杂家,起火了要去,出车祸了要去,煤气泄露了要去,有人跳楼也要去。虽然完成任务不错,但我总感觉‘消防’和我内心中的军人定义不太一样。”义务兵的两年,李森一直挣扎在这种纠结之中,最终他开始厌倦,选择了退伍。

回到校园的他重拾起了美好的大学生活,啤酒、炸鸡、游戏重新回到了身边。他慢慢发现自己无法与身边的同学同频共振,看到周围的同学都在投简历、找工作,为自己的理想拼搏奋斗,他不禁再次反问自己——“我的理想究竟是什么?”他逐渐开始怀念部队充实的生活,再对比退伍后这半年的时光,他下定决心,再次穿上军装。

如果说第一次入伍是年轻的冲动,那二次入伍则是冷静思考后对梦想的追求。选择再次入伍,李森成了朋友圈里的“名人”,在很多朋友的眼里,形容他就是一个“傻”字,都当了一次兵了,还要放弃大好的前程,再来吃部队的“苦头”。但李森义无反顾地舍弃所有成绩,再次报名参军入伍。“纵有百般诱惑,也当抵御杂念侵蚀;纵有千般不舍,也要牢记何为初心。让我们共同坚守信念,怀揣攻坚克难的壮志,果敢而坚毅地迈出铿锵步伐,走好自己的长征路,让我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李森发言结束,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台下掌声雷动。

走下舞台,李森对宣传干事李想说:“这掌声,不只是给我的,更多的是给同样坚持梦想的他们。”

李想知道,这才是交流活动应有的“共鸣”。

新兵赵梦琳:“既要有高学历,更要有高能力”

“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是指十六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视频上侃侃而谈的,不是什么专家教授,而是个挂着列兵衔的新兵,作为法律系的研究生,入伍三个月的赵梦琳已经记不清为战友们进行过多少次普法知识小讲座了。

去年九月份,赵梦琳和3位室友分别收到了心仪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人生的道路也开始分野,考取了中国政法大学的赵梦琳毅然参军入伍。

作为该团唯一研究生入伍的新兵,常常有战友问她的初心是什么,她说“坚守社会正义是对一名法律人的本质要求。而守护国家和人民安全是军人的使命。法律人和军人虽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职业,但为国家、为社会和为人民的本质是相同的。”

入伍后的赵梦琳不从不叫苦叫累,时常和以前的室友炫耀自己的“战斗勋章”。当她了解到部队对人才建设高度重视,更加坚定了知识强军的信念。“知识报国、知识强军,是每一个有志青年的梦想和追求。我要在军营这所大学里好好学、好好干,用自己掌握的知识为部队建设添砖加瓦。”赵梦琳说。

六名典型代表交流结束后,组委会通过视频联系到他们的家人,为全团的新战友们寄语加油,并将所有达到尖子标准的新战友请上台,让他们向全团的官兵们汇报自己的成绩,接受大家的掌声喝彩,切实树立起 “训练有功,尖子重用”的鲜明导向。

该团政治工作处主任肖海涛表示,一个故事一个理,一个典型一堂课,只要正确引导,‘草根明星’也能成为新兵成长成才的“启明星”。据悉,该团还扎实做好交流活动的线下工作,依托板报、饭堂广播、基层信息视窗等宣传教育阵地,及时刊登新兵成长典型和尖子们的训练掠影,定期收集新兵成长典型事例,制成宣传短片在全团集会前播放,让新兵们学有榜样、赶有方向、练有目标,深化思想交流成果,不断激发官兵练兵热情。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