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映桃花暖红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明洪责任编辑:王在宇
2019-01-05 21:19

山的那边是山,山那边的那边才是边防连。

寒冬时节大雪封山,边防连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孤岛。我来这儿是在10月中旬,虽说时令是暮秋,可这里早已步入严冬的行列。周遭银装素裹冰天雪地,目之所及一片萧条荒凉。更难以忍受的是精神上的寂寞和空虚,那种仿佛被掏空的感觉难以名状。

饲养员小李是我来这儿后注意到的第一个战士。他个子不高,干起活来干脆麻利,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最初吸引我的是他的笑声,开朗得似一只云雀欢快的叫声。他的快乐源自哪里?我不自觉地走近他。当我说出心中的疑惑后,小李眨巴眨巴眼睛,呵呵一笑:“我只是自娱自乐罢了。在这个寂寞的地方,自己不创造点欢乐出来,人会憋疯的。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魔法,不知那棵桃树算不算?”说罢他指了指猪舍旁边的一棵树。我打量了一下那棵桃树,它碗口粗细,不高,光秃的枝干在寒风里显得有些瑟缩。桃花虽美,可我不太喜欢,觉得此花肤浅且过于招摇,远不及梅兰般高雅含蓄。小李似乎读懂了我的表情,笑着说:“你没见到它开花的样子。春到边关时,一夜之间桃花灿然绽放,美若云霞!”随着他那诗意的描述,一树繁花仿佛在我眼前出现,那温暖的芬芳沁人心脾。

那天,他一边哼着快乐的小曲一边清扫,沉重的铁锹在手中飞舞,伴着小猪们的叫声,猪舍里一片欢腾。我夸他工作热情高。他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刚下连那会儿,指导员找我谈话,让我当饲养员。我一听就急了,从小我就想成为一名光荣的边防军人。当饲养员多没劲,再说传回家去,丢人。”“后来呢?”我问。他嘻嘻一笑:“后来,指导员一句话就把我的思想工作做通了!”我饶有兴致:“哦,是哪句话?”小李不慌不忙地学着指导员的腔调说:“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现在猪们狗们需要你啊!”言罢,我们俩一起哈哈大笑。“我刚当饲养员那会儿,总感觉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腔怨气全撒在猪身上。那段时间它们见了我都吓得东躲西藏的。那天,我在打扫猪舍,心情特别低落。一阵风吹过,桃花纤细的花瓣如雨飘落,落在我的头上,也仿佛落在我的心上,那种美一下子把我打动了。那一刻,我突然决定,要像那棵桃树,哪怕是生长在猪舍旁,也要绽放出自己的灿烂,把美留在北疆!”我不再言语,静静地看着那株桃树。夕阳的余晖下,它满身流光溢彩。

新年一天天临近,空气里思乡的味道也随之弥漫开来。一天傍晚,我和小李一起散步。皑皑白雪覆盖下的大山和营房显得格外空寂。小李认真地说:“你说,过新年要是桃花能开,该多好啊!”我扑哧一笑:“你别异想天开了!”他沉默了,长久没有说话。我猜,他可能是想念四川老家过年时油菜花和桃花竞相开放的美丽了。

新年的前夜,战友突然跑来对我说:“快去看看啊,桃树开花了!”一头雾水的我跟着战友跑出了营房,去一探究竟。转过食堂,远远的,我看到在一盏红灯笼映照下,一树桃花分外娇艳。那一刻,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走近细看,满树淡红色的“花瓣”正开得热烈。我心中一热,真不知小李是如何将这些精致玲珑的纸花挂到树枝上的。雪落无声,那一树繁花显得那样温馨动人,让人不忍去触碰,生怕破坏了这梦幻般的美丽。

新年将至,天寒地冻。我早已离开边防连,但是我仍想念着那里的战友们,想念着我在那里度过的那个新年。那是我军旅生涯中最温暖的一个夜晚,山野雪落无声,灯映桃花暖红。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