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作战陆军如何用?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邹振宁  刘涛  高峰责任编辑:王在宇
2019-01-21 16:11

陆军作为联合作战不可缺少的主体力量,具有其他军种无法比拟的天然优势。信息化程度很高的美军,也没有轻视其陆军的作战运用,认为通过陆军部队进攻、防御、维护稳定等行动,达成对人口、地域,甚至是政治的控制。可以预见,未来联合作战,不管采取什么样的作战方式,只有通过陆军地面部队才能彻底打败对手赖以生存的地面部队,只有陆军地面部队才能占领地面目标,只有陆军地面部队才能保护地面目标,陆军地面部队能对作战区民众产生最大的正面影响,陆军地面部队能最大限度展示联合作战的威慑力。因此,重视研究联合作战中陆军作战运用问题,既是军事理论创新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陆军部队作战实践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

确立基本作战指导

未来联合作战,陆军的仗怎么打,关键要有一个正确的、好的基本作战指导。综合研析不难发现,“基于体系全域快速精确作战”已成为提升陆军战斗力的引擎,成为引领陆军由“大”向“强”转变的原动力。

基于体系,就是基于网络信息体系支撑提升机动作战、全域作战能力。陆军部队基于联合侦察情报体系,提升看得清、看得全的能力;基于联合指挥控制体系,提升联得紧、统得好的能力;基于联合打击体系,提升打得远、打得准的能力;基于综合保障体系,提升动得快、供得上的能力。同时,要服务体系,支撑体系运转,提高陆军部队对联合作战体系的贡献率。

全域,陆军既要能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在跨战区、全疆域,针对不同环境、不同任务、不同对手的各地域、各方向实施作战,也要能够以陆战场作战为主,向海、空、天等有形空间维度和网络、电磁、认知等无形空间维度延伸作战。既要能做到遂行机动攻防、远程打击、特战破袭等作战任务,也要能执行平暴反恐、抢险救灾、安保维和、国际救援等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

快速精确作战,陆军部队能够快速使用精确弹药、实施精确打击、进行精确交战,快速精确高效达成作战目的。当然,达成快速精确作战,需要相对准确的情报和定位跟踪、快速果断决策、快速行动、有效组织协同和直达保障等的有效支撑。

明晰融入指挥链基本途径

联合作战中,陆军部队将作为陆上作战力量参与联合作战行动,接受联合作战指挥,需要在如何融入联合作战指挥体系上下功夫。

指挥机构融入。从指挥机构配置上看,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与陆军部队指挥机构客观上是分散配置的,想要高效发挥陆军部队指挥效用,需要异地配置的陆军各级指挥机构在席位编配、职责分工、信息流转等方面对表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进行一体设置,着力解决指挥权责区分、指挥席位对接、信息流转流程等“兼容性”问题,达成互联、互通与互融,确保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有序实施联合指挥、联合行动和联合保障。

指挥流程融入。陆军部队指挥机构、指挥单元和指挥要素既然要融入联合作战指挥链,必然要求陆军部队应与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在同一指挥流程中同步组织指挥控制作战行动。即围绕首长意图和联合作战目的,与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同频共振,异地同步理解作战任务、同步分析判断情况、同步分布交互决策、同步并行作业、同步评估作战行动,有效促进联合作战指挥效能整体跃升。

双向互派联络组。联合作战是诸军种参与的一体化作战行动,需要相互间协调配合,但这种协调非常复杂,非有完善的协调机制不能运行。可借鉴外军经验,采取双向互派协调组方式,即平行的指挥机构之间,互相向对方指挥机构派遣协调组。例如,陆军向空军航空兵派出陆军协调组,与空军航空兵相应指挥机构配置在一起展开工作。空军航空兵向陆军派出空军协调组或目标引导员,与相应的陆军指挥机构配置在一起展开工作。

突出任务式指挥。习主席强调指出,军队要能打仗、打胜仗,指挥是一个决定性因素。联合作战的关键在指挥,指挥效能的发挥关键在指挥方式的运用。美军强调任务式指挥,即指挥员仅向下级明确完成的任务、时限及作战中各种保障支援,至于部队如何完成,指挥员不作过多干预。英军也特别强调运用任务式指挥。英国陆军作战条令明确指出,为适应未来机动战要求,陆军应实施任务式指挥。在英军看来,任务式指挥甚至超出了指挥方式的范畴,作为一种文化理念,渗透到英军各级指挥官的骨髓之中,是英军实施指挥的不二法则,逐步为其他军种采用,成为英军联合条令和陆军条令的重要支柱。局部战争实践表明,任务式指挥极大地提高了美英军的联合作战指挥能力。可见,要发挥陆军部队在联合作战中的重要作用,实施任务式指挥已成为一种必然,迫切需要在运用时机、运用方式、支撑条件等方面作出具体要求。

设计融入联合关键性行动

美陆军条令中强调以陆军来统一联合作战。美军认为陆军作战行动都是联合的,直接影响和制约着联合作战效能发挥。从这个意义上说,掌握陆军部队在联合作战中的关键性行动尤为重要,是高效实施联合作战的前提和基础。

机动与火力一体联动。机动行动、火力行动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但强调两者联动运用实际上是说的多,做的还不够。联合作战中没有单纯的机动,也没有单纯的火力,火力为机动创造条件,机动为火力创造优势,两种相辅相成。实际上陆军部队的穿插、迂回、包抄、渗透、翼侧攻击等机动无不是在火力的配合下进行的。比如,陆军战役层面的机动,是在空军、火箭军等联合火力支援下实施;战术层面的机动,也是在陆军内部、甚至是其他军种联合火力支援过程中实施的。这就要求陆军部队各级各类指挥员、战斗员要进一步掌握机动、火力两个作战行动的本质精髓,掌握他们的运用要求,提高机动与火力一体联动运用的能力素质。

近距空中支援与空域管控行动。这两种行动突显了新型陆军特有的特色,无论是战役层面的联合作战,还是战术层面的联合战斗,指战人员都应重点关注。陆战场近距空中支援,是指联合作战编成内的空军航空兵,根据陆军地面部队计划内或临机申请,对影响陆军地面部队当前行动的敌方地面目标实施空中突击的一种支援行动。旨在通过快速而强大的空中火力,摧毁、扰乱、迟滞敌行动,为陆军地面部队行动创造有利条件。陆军部队要学会申请近距空中支援,了解流程、实施条件,以及在军师旅营各级都需要有具体人负责此项工作。

空域管控,即对作战地域上空空域的有效管理和使用。其目的很明确,就是确保两个空域用户在同一时间内不在同一个地方飞行。通俗地说,就是不要相撞。我军未来实施联合作战时,战场侦察感知、火力打击、纵深突击、后装保障,甚至战场宣传等,都将有涉空行动,陆战场空域用户多、类型杂、密度大、空域需求交叉重叠,将是陆军作战运用面临的现实问题。解决联合作战陆战场空域管控问题,需要健全指挥机构设置,形成方法措施体系,规范组织实施流程,明确应达到的总体要求,确保各类空域用户互不干扰、并行作战,确保联合作战顺畅实施。

陆军作战节奏行动。陆军作战行动是联合作战的重要组成部分,引领着陆战场联合作战方向。从这个意义上讲,陆军作战节奏要高效融入联合作战行动。作战节奏实质上也可以理解为博伊德所说的OODA作战周期(观察、调整、决策、行动),联合作战全局节奏决定着陆军部队局部作节奏,要求陆军部队在OODA作战周期活动中与联合作战全局保持一致,才能形成联合作战整体优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