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国英:“不一样”的李连志

——李连志绘画鉴赏与解读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吕国英责任编辑:崔炜
2019-01-31 15:23

李连志,笔名墨溪,山东沂水人,曾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武警部队文艺创作室创作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连志,姓李,自名“画画的”,率性与朴实中漾溢着超逸傲然的自信与霸气。

连志之画,与人最大不同,或称根本之别,一是耐读,就是越看越有味道,如真正的美人一样;二是与人皆不一样,就是具有鲜明个性、呈现个人面貌,如开辟新境象、创造新形态一般。

老屋(水墨纸本) 李连志 作

画的好,又与众异,就是大家,当然的大家,假以时日,当化大格,自有大成,必立殊峰。

昔日有贤者日:才人之画,品高而度远;诗人之画,风雅而神韵;奇人之画,超迈而味苦。连志之画,既皆可兼之,又慧纳妙处,逸然其上,再造迷离、清丽之画境。

连志之画好,好从何来?志大,才大,造化亦大是也!

天堂·行走(水墨纸本) 李连志 作

连志志大,世语说就是心大,自觉绘画少了他就不行似的。骨子里找,就是生长着一颗艺术野心,不将“连志李氏绘画”擎上艺术巅峰,似就枉称“画画的”。大志之下醉享画境、痴迷绘画,自觉冥冥之中有一种幻象引领,致其灵商通透,艺商浑圆,使其义无反顾地浸润翰墨、拥抱丹青。也犹如其名中契有一“志”一样,画大美,立大象,成巨擘,开一派之宗,成其初心铭志矣。

连志才大,就是天份极高,非一般画人所能望其项背。天份即为天才,是生命中所固有、所内存的一种特质,或称与生俱来的一种才情、一种能量,这种特质与能量,不用则蕴,不断聚积;一经开发、唤醒,则难以估量,不可限量,无法阻滞,也犹如岩浆将喷,腾跃奔涌,逐浪前行。

彩云之南·屯(彩墨纸本) 李连志 作

连志造化大,就是与生俱来、先天灵悟。说远话,李氏氏族史可谓极致辉煌、史无比拟,始祖即为五帝之一颛顼的直系后裔,曾出现60余位帝王,思想、文化与艺术大家皆矗丰碑,比如老子,又如诗仙,也如李成、李唐、李邕、李可染……谈近语,刚逾不惑,艺术之觉即有大悟,标志之一是擎巨制,创作出具有史诗意义的水墨巨制——《高天厚土》,填补了绘画史上为中国黑土地上农民造像之巨幅长卷之空白;标志之二是入通达,其不仅人物画得好,山水(风景)、花鸟同样精妙,犹入艺术通达之境;标志之三是获殊荣,《李连志艺术创作研究》被列入社科重点课题,成为政府立项探研的一项文化工程。

要说,上述“远话”,世境语下不可思议,但按佛陀慧语,艺术可通灵入觉,无极之间亦为刹那,况且,现代科学也已证实:光年之遥尽可随意拖拽,千年之史何言之远!如此,“李氏量子”能不纠緾?

有风景的土地·路(水墨纸本) 李连志 作

连志不凡,志大、才大、造化大当殊,但若从其情志、意趣、绘画崇尚中观,亦别有一格,尤见一斑。

连志尚师,尤喜师古,与艺术史上开宗立派、独树一帜的大师似有心灵感应一样,趣相投、味相近,又志尤远。东方画史之“近亲”,比如顾恺之、展子虔、吴道子、范宽、石涛、傅抱石,同文同艺,一脉相袭,自不待言;西域画典之“远邻”,比如达·芬奇、德拉克·罗瓦、梵高、高更、毕加索,也如跨时空传递,相远更相近,又似一见如故,心照神交。

融(水墨纸本) 李连志 作

先说连志被点燃。连志喜欢梵高,一如梵高喜欢提奥。梵高心里明镜般知道,只有提奥读懂了梵高;提奥也天生般洞见,梵高终成大师。连志言:百余年之后,人们评说,提奥为梵高而生,梵高为提奥而画,实为迟语,近乎搏傻。提奥独入“世人皆醉我独醒”之境,正是因为梵高绘画,让他看到了火一样的向日葵,激情与燃烧的生命艺术。就是这种激情之火焰,燃烧之艺术,不仅矗立了后印象派,影响了西方艺术的世纪走向,尤其催生了现代艺术。

连志被点燃,就是因为其骨子里就有一股火一样的激情,如飞蛾扑火般,融入绘画、浑灏艺境;又如苦行僧修行般,不拒苦厄,寂寞笃行。前者激昂,后者禅静,犹如梵奥同体,美审同造。

天堂·收获(中国画) 李连志 作

再说连志通玄理。连志尤其喜欢毕加索,也如老毕尤喜赵无极。老赵与老毕曾结毗邻之缘,老毕非常喜欢这个来自中国的小个子,常在画廊“候会”老赵。连志语:其实,老毕骨子里喜欢的是老赵画里蕴含着的玄妙之东方文化。老毕吸东方、纳非洲、化欧洲,以非凡的艺术呈现成就立体艺术,实现了艺术、人生、事业与财富的所有辉煌,包括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作品被收藏卢浮宫。连志叹:老毕之奇迹,东西方艺术史上迄今唯此其一;老赵亦非凡,将东方玄妙之道与西方科学、色彩、抽象于一炉,成就玄妙抽象一派。

连志通玄理,内心中就有艺术无界,或终将走向无界之大悟,犹如科学与艺术,或自然科学与通觉悟学,终究要在最高处会合一样。只是老毕成为一个艺术范本,“会合”途中矗立支点,既可攀爬而上,尤当攀巅之梯。

连志觉“梵奥”、悟“毕赵”,上语即可道破。

天堂草原·云端(水墨纸本) 李连志 作

连志尚健,也非一般画人所能同日而语。连志系北方人士,虽非为大汉,但也绝对的健壮,或绝不失为画家中的壮汉。凡友聚宴叙,皆点大盘诸肉,必备成箱佳酿,肉足酒饱也常不愿散席,坦言,每天至少必有斤肉入肚。不仅是为了脑细胞时刻保持足够的蛋白质供给,也为了高负荷艺术创作的体能担当。满身健子肉,就是天天画画累了,便隐于楼下花园里光膀子练的。

长白秋韵(彩墨纸本) 李连志 作

连志绘画,境界极高,从传统中来,又超越传统;源自东方,又融合西方;呈水墨妙趣,又显光影空间,依具象立根,又一超直入意象、进入心源妙境,呈现出非同异常的审美情趣,弥漫着令人称绝的趣处之趣、味外之味。

连志的画,静穆、冷峻、高洁、逸雅、纯情、温暖,而且朴实无华、沉雄浑厚、正大气象,不仅国人叫好,西人也喜欢,这与其独有的艺术天分,又非常扎实的国学基础与积累,厚重的西学自觉与探研,无不非常关系。

有风景的土地·篱笆(水墨纸本) 李连志 作

高天分、痴迷画、强健体,是备承艺术大任,也是因行走艺术大成,还是要创造艺术辉煌。连志独有的自信,是主观的,也是客观的;是宏观的,也是微观的;是思想理念,也是笔墨色彩,抑或说是精神的、物质的,也是科学的、艺术的。

艺术,是艺术家的宗教;宗教,是让自己成为教宗。其实,连志真正崇拜的是自我,唯独笃定的是自己的艺术追求。他视李氏绘画为自家上帝,笃信艺术的最高价值是艺术的原创性、唯一性与不可复制性,并将这种原创、唯一与不可复制,作为自己的艺术生命。

白山玉垒(彩墨纸本) 李连志 作

如今,画画的太多,多得难以计数;而画得好的,又少得极其可怜。画不好,可折腾劲儿十足,将一隅本应清静、高洁、纯粹之地弄得光怪喧嚣、乌烟瘴气。君知道,美术馆哪天不大展,自媒体哪秒不自赏?好不容易,冒出了个李连志,让人惊喜,令人感喟,又沁人之欣慰。

和龙东山(水墨纸本) 李连志 作

与好友宴叙,谈天说地、侃艺论术,酣畅淋漓,又自不乐乎。宴毕之时,连志拉我一隅,随手递过一部画册、一个画卷,会心一笑,未语,但寓意之味写在脸上。禁不住借画解意与先睹为快,车上即展画观之,仅见半壁便感动不已。翌日赶出此篇赘语,为其画艺追根溯源、因为所以,不知可解连志画之谜否?

写于2016年10月28日

【作者简介】

吕国英,文艺理论、艺术评论家,作家、文化学者,解放军报社文化部原主任、高级编辑,创立“气墨灵象”艺术论,提出“文艺创作十大命题”,梳理提炼“牛文化”精髓,撰写出版专著多部、评论多篇,逾数百万字,多篇(部)作品获国家、军队重要奖项。

主要著述:《“气墨灵象”艺术论》《大艺立三极》《未来艺术之路》《CHINA奇人》《陶艺狂人》《神雕》《奋斗致远•牛文化》《新闻“内幕”》《中国牛文化千字文》,其中《大艺立三极》由中英两种文字出版,《陶艺狂人》《神雕》多次再版。

主要立论:“气墨”是笔墨语言的未来;“灵象”是“象”的远方;“气墨”“灵象”形质一体、互为形式内容;“艺法灵象”揭示艺术本质规律;美是“气墨灵象”;“气墨灵象”超验之美;“高学大德”方入“气墨灵象”之境;“润灵乐境”推挽文艺高峰。

主要评论:《自成高格入妙境》《“贾氏山水”密码》《六论“张继书象”》《艺术,心狂方成大家》《天才,晚成方可大成》《“色彩狂人”的非常之道》《“花”到极致方成“魁”》《心至“艺境”尽通达》《湛然寂静漾心歌》《三千年的等待》《丝路文化的“水墨乐意”》《重构东方艺术舍“彩”其谁?》。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