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的个性和军人的共性 如何协调一致?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高 达 耿鹏宇 胡全乐责任编辑:赵林孟
2019-02-01 12:11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去年,“00后”军营新生代走进绿色方阵。

当走进新环境的“适应值”遇上融入新群体的“和谐值”,面临新挑战的“承受值”遇上转变新角色的“期望值”,,在一些带兵人眼中就像“跷跷板的两端”,此起彼伏,难以平衡。

来自邢台支队的班长蔡小帅有点烦,班里的“00后”新兵李泽楷给他出了个难题。原因就是一条看似不起眼的“班规”——营区内配有超市,但初来乍到的新兵必须由班长陪伴或带队方能去购物。

“既然规定允许,那为什么我们单独申请的时候,你从来不带我们去,非要等到新兵集体组织购物,才统一带队去呢?”一番诘问让蔡小帅心里来了气,再次强调了纪律观念。

然而,简单的“纪律”二字,并不能让李泽楷心服口服,他和班长之间产生了一层心理隔膜。通过这件事,李泽楷给班长打了“差评”,从此与班长刻意保持距离,有心里话宁肯与同年兵说也不愿与班长谈,一时让蔡班长有些郁闷。

其实,李泽楷并不算一个“刺头兵”。他入伍前曾获得全国数学比赛一等奖,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军营里,他也主动展现出自己有创见、爱思考的一面。

“我建议细化军事训练分组比赛制,让训练更科学高效,快速提高成绩。”他主动找到中队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在之后的训练中,中队长采纳了他制订的淘汰赛、循环赛规则,通过每次比赛积分量化训练效果,及时准确掌握新兵训练的实际水准。

像这样“锋芒毕露”有个性的新兵,在武警河北总队不在少数。他们既有积极上进的一面,也有不满质疑的一面;既能看到他们行止有矩的模样,又常感到其个性鲜明的犀利……如何让新战士的个性与军人共性协调一致?在这个“跷跷板”上,二者能否实现有机统一?我们一起来寻找答案。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看清那枚旋转着的“硬币”

——武警河北总队引导新兵个性融入军人共性的故事

■高 达 耿鹏宇 胡全乐

新训接近尾声,离别之日即将到来。同窗战友相互簇拥,重温战友深情。张 丹摄

新兵冒头,是“冒泡”还是“冒尖”

冒泡,通常是指水中的气体浮出水面的过程。而在军营里,这是一个含义特定的词汇,暗含的是“出了点儿小情况”“捅了个小娄子”的意思。

试想,一个水泡从水中冒出,一定会打破水面的平静。在保定支队班长宋坤龙眼里,新兵袁路培就是那个打破平静的“水泡”——

一天,训练间隙组织小休息,宋坤龙鼓励新战士站出来,在队前表演个小节目。袁路培应声而出,用铁锨作“锣”,一人分饰四个角色,来了一段“三句半”:“又到体能训练时间,围着操场就是两圈,班长说这叫散步,偶,卖噶得!”“我上气不接下气喘,后悔在家不锻炼,一身赘肉怎么办?班长说,练!”……

袁路培的表演活灵活现,甚至把班长宋坤龙的神态口音都模仿得惟妙惟肖,逗得全班哈哈大笑。笑声中,其他班的战友也忍不住过来围观。几位班长笑着把宋坤龙拉到一边说:“你们班的兵真厉害!”

宋坤龙哭笑不得:搞个小节目,本意是为了让新战士不再拘谨,尽快融入班集体,没想到这小子啥风头都敢出……

新兵冒头,究竟是“冒泡”还是“冒尖”?这个问题就像一枚旋转硬币的两面,让宋坤龙费心琢磨。

带过几茬新兵的宋坤龙特别喜欢一句话——“新的集体,心的交汇”。但当静静盘点手下几个“00后”新兵的个性与特点时,他恍然感觉:过去新兵入营,就像水滴入大海,就算不是水滴也最多是个冰块,温度上来就化了;而现今,个性鲜明的新战士仿佛像“油花”,“冒”在水面融不进来、沉不下去,咋交汇?

“我入伍可谓‘一石三鸟’,部队、家庭、个人都能兼顾。”当被问到“为啥当兵”时,从某高校入伍的新兵韩梓轩给宋坤龙算了一笔“发展账”:来部队,服了兵役报效了国家;退伍时一笔丰厚的补助可以替家里分担经济压力,回应了父母盼自己“成人”的愿望;对自己来说,不仅有了“淬火”的军旅经历,今后考研、落户也均有优惠政策。说着,韩梓轩挠挠头又想起一条:“我在学校想换专业,按照学校规定参军入伍后才允许重新选择。”

当这一代新兵的心里话不加掩饰地“冒”出时,当他们强烈的自我意识、精致的自我设计都坦率地表达出来时,如何让他们在军营找到、融入共同的“精神朋友圈”?如何让个人与集体相得益彰、个性与共性相融共存?不仅是宋坤龙,这一连串问号也挂在了每名带兵人的心头。

新兵有棱角,是磨平,还是变砂砾为珍珠

唐山支队新兵李宗浩的绰号——“大白”,无意间传到了指导员刘云涛的耳朵里。刘云涛挺“上火”:三令五申战友间不得起外号,这群新兵咋就不当回事!

为啥叫“大白”?刘云涛想起有部动画电影叫《超能陆战队》,里面有个机器人叫大白,白白的外观、胖胖的体形,和李宗浩倒是有几分相似。晚点名时,刘云涛在全队前严肃重申:战友之间,不得起外号。

刘云涛没想到的是,这个外号竟是李宗浩自己取的。父亲干了多年的室内装修,李宗浩耳濡目染。有一次他对新战友总结道:当新兵就像被“刮大白”—— 用大白粉、滑石粉等材料配成腻子,对水泥糙面进行混合粉刷。刮之前要把原有的大白戗除,高处铲掉、凹处补平。等新的大白干了,还要用砂纸打磨,那些道子、棱子、小包统统都要打磨掉,直至平滑如镜。

李宗浩讲得很生动,以至于有新兵犯错被教育纠正时,大家就会说某某被“刮大白”了,李宗浩的“大白”绰号也不胫而走。

本来担心战友之间乱起外号容易引发矛盾,没承想,“大白”倒成了这么多人的内心共鸣。刘云涛思考着,那些以“大白”自居、自嘲的新兵们,当他们的“棱角”和“糙面”被集体性、纪律性等一把把来自军营的“刮刀”戗除时,必定会有阵痛。作为带兵人应该关注的,是“如何消解阵痛产生的对立和对抗”,或者说“如何才能把个体和整体的关系找平了、理顺了”。

“刮大白”要去除表面的疙瘩、砂砾。但邯郸支队干部曾立林坦言,有些新情况、新问题看似是新兵的“瑕疵”,实则是带兵人自己看不清、看不惯、看不懂导致的。

曾立林清楚地记得那次尴尬的插话:一次休息时间,他听到几名新兵围坐聊天,“知道不?咱夺冠啦!”听到这话,喜欢足球的曾立林还以为错过了哪场足球比赛。“‘埃及’夺冠,牛不牛?”新兵们你一句我一句,曾立林却越听越不明白,忍不住问了句:“埃及队?赢啥了?别的国家赢你们激动啥?”一连串发问后,没人应答,新兵们投来的目光却很尴尬。顶着一头雾水,曾立林上网查询后才搞明白——新兵口中的“埃及”是一个名为“IG”的中国网络竞技游戏战队,在全球性赛事中以绝对优势夺冠。自己却听成了谐音“埃及”,这个误解真尴尬。

“说到底不就是个电子游戏!不务正业!”曾立林有些恼火。他恼新兵:张口闭口就是游戏,虚度光阴,消磨斗志,没正事!更恼自己:自认为跟得上潮流,竟如此孤陋寡闻,把“短板”猝不及防地暴露在新兵面前,自己的形象和权威仿佛也打了折扣。

然而,冷静下来后,曾立林对自己发出“三问”——事情看似简单,可新兵到底是怎么想的?板起脸来容易,但能否抓住新兵的心?随口断言是非对错,老眼光是否需要校校“新准星”?

带着“三问”,越走近新兵的世界,曾立林越体味到“为什么‘IG’在他们之中刷了屏”。“IG”夺冠,就如同曾立林看到中国男足在世界杯上夺冠一样,意味着“新生代”用自己的方式在自己热爱的舞台上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奇迹。正视这些“自己”,正是认清带兵奥秘的关键。

“砂砾进入贝类,会刺激产生一种角质层,时间长了就会形成珍珠。”曾立林感到,与其磨平新兵“粗粝的表面”,带兵人不如把成见放下,磨平自己“心里的疙瘩”,去发现新兵身上那些“砂砾”的“珍珠”光芒。

“就拿为‘IG’夺冠欢呼的新兵来看,说明他们有荣誉感,有建功立业的激情和热血,撕去简单化的标签,对他们积极正面的个性加以引导,也许我们就能激发更昂扬、更强韧的力量。”曾立林说。

在碰撞融合中,定准“圆心”才能画好同心圆

“手机就像空气,离了它,我就无法呼吸。”这曾是石家庄支队新兵康洋入伍前的口头禅。他是个游戏迷,上高中时组队打枪战类游戏“绝地求生”,是学校出了名的玩家。周末他一打游戏,就会引来众多新兵围观。

“像什么话!”中队长冯志辉每次看到康洋又玩手机,都会忍不住训他两句。入伍2个月之后,康洋的各项训练成绩还是在中下层徘徊,甚至有时还拖班里的“后腿”,可他总是一副“爱咋咋地”的样子。

“就像心不在这儿!”像康洋这样的新兵让冯志辉很是头疼。怎么才能让他们把心之所向、梦之神往聚焦到军营呢?

“快看新闻,总队领导亲自把一等功喜报送到了侯旭波家里。”新兵们被新闻上的一则消息吸引了,康洋心里也嘀咕起来:“侯旭波是谁?有什么能耐?一等功是什么?”随后,在总队组织的一次典型事迹报告会上,他终于认识了一等功臣侯旭波。

“在国际特种兵比武中,我和队友们负重30公斤,4天下来跑了数百公里。后腰被背包磨烂,脚底被鞋子磨烂,大腿被裤子磨烂,血痂把裤子、背心、袜子都粘在肉上,撕都撕不下来……这就是战场,谁咬紧牙关坚持下来,谁就能胜利!”台上,曾两次出战国际特种兵比武,为国争光斩获冠军的特战尖兵侯旭波给新兵们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一名奋勇拼搏的勇士就是一本矢志军营的教科书。听完报告会后,总队编纂下发的《英模风采录》出现在了新兵的手里。一个个呼之欲出的英模形象,仿佛一排曳着火光的子弹击中了康洋,让他有些震颤和惶愧,也开始思考一个他从未认真思考的问题:一名军人,应该如何走过他的军旅生涯?

于是,夜晚的路灯下,出现了冯志辉、侯旭波、康洋一同走过的身影。

“康洋有股子认真劲儿,自己认准的事,就要做到人人都竖起大拇指。”冯志辉看准他这点,专门约来侯旭波。侯旭波告诉康洋:“我天赋不高,全靠后天努力,只要你用心,你也能站上巅峰。”来自功臣班长的几句勉励、一声加油,让康洋心底感到了召唤,“游戏里拿再多第一,也不如侯班长在真实残酷的赛场上拼下第一。”

在碰撞融合中,定准“圆心”才能画好同心圆。只有主动进入新兵的世界,思想工作才能有的放矢。

冯志辉鼓励康洋担任战术训练小教员。通过在枪战类游戏中积累的“经验”,康洋提出了不少有益的建议,让大家的战术运动方法、敌情意识都得到了提升。在他的协助下,冯志辉带领大家一举夺得“战术训练”流动红旗。

一滴水只有放进大海里才不会干涸,但“如何帮助一名新兵融入集体”,是每个带兵人必须回答的问题。冯志辉说:“不断消除固有思维的迷障,才发现自己要做的还有很多,才能带领新战友走得更远。”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