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知道了什么叫男儿有泪不轻弹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崔云龙 责任编辑:崔炜
2019-03-20 15:38

“轻踩五步桩,徒手翻高墙,加速攀上高低台……”,“400米障碍,1分58秒”,学员陈俊全出色成绩引来了大家的阵阵掌声,这行云流水的衔接,矫捷规范的战术动作让谁能相信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军校“钉子户”。

“钉子户真狠,他是铁打的男人”,提起陈俊全的“狠”,全院无人不知。既然是钉子户,我们先来说说“钉子”的故事。

那是2016年8月的的夏天,空气中也掺杂着炙热,夕阳西下,太阳的威力丝毫未减,操场上体能训练的氛围也热气腾腾的,已经超负荷训练的陈俊全正在操场上进行最后一圈的冲刺,“咚”,他被迎面飞奔过来的战友撞翻在地,他脸色煞白,躺在地上,搂着膝盖的样子吓坏了在场的同学,身边的战友抓紧时间把他背到了医院。

“左膝前交叉韧带断裂,半月板Ⅱ度变性,现在要立刻手术,否者以后连稍剧烈点运动都做不了。手术只能恢复到八成,恢复周期在一年到两年”,医生的一番话好像一块石头重重地砸在他心上,恢复时间这么久,恢复程度还保证不了。为什么这些会发生在他身上,他还那么年轻,未来,到底该怎么办......

这个阳光自信的四川男孩儿,笑起来嘴角总会泛起两个浅浅的酒窝儿,他从小喜欢打篮球,那个时候,他的偶像是乔丹,篮球就是他的一切。高中毕业时陈俊全报考了军校,如愿以偿成为一名解放军军人。新兵训练时他可是班长们口中津津乐道的“新训小霸王”。赛道上,他可是百米12秒的“小飞侠”;单双杠上,别人还在为五个烦恼时,他早就突破两位数了;射击中,他是战友眼中的“神枪手”......

如今这一切好像与自己无缘了,明天,未来,何去何从,都不可知......

最终在泪水与绝望中,他选择了手术......

手术后他就住进了学校的门诊住院部,每天窗户外都充斥着呼号声、步伐声,还有篮球场上的呼喊声......他开始想念奔跑时耳畔的风,跨越400米障碍的帅气动作,实弹射击枪枪命中的会心一笑……

当所有人都认为他要离开军校的时候,当领导开始做他退学工作时,他的回答永远只有一个倔强的“不”,然后默默把头扭到一边,泪水不争气地打湿了枕头,“根据院里的相关规定,你还有六个月的康复时间”,领导转身离去时留下了这句话,楼道里哒哒哒的皮鞋声像极了一句句叹息......

“武警陕西省队咸阳市支队八中队战士,郑明岗,3年前因动脉血栓脉管炎,完全截去了左小腿。如今,装上假肢,不但重返班长岗位,还保持着中队射击、器械和五公里越野训练成绩的最好记录。”有一天,病房里电视播着的这样一篇报道,让他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想到郑明岗,他摸了摸自己的腿,擦了擦自己的哭肿的眼睛,自己还那么年轻,还有六个月为什么不去试一试?于是他开始拄着拐去军医院、去康复机构咨询,在网上寻求康复方法。康复医师并不建议他继续当兵,因为手术不够成功,很容易再受伤,再受伤就不一定能站起来了。每次听到这些他都只尴尬的笑笑。

康复的过程异常艰难,由于长时间卧床,陈俊全的腿部肌肉已经萎缩,左边小腿细的吓人,还不如胳膊粗。一开始只练抬腿,可别小瞧这个简单的动作,小小的抬腿都时常令他的膝盖红肿的像馒头一样。每天还要进行弯腿练习,由于膝盖长时间的悬高伸直,软组织发生了粘连,他得一点一点弯,把粘连组织撕开,每增加一度都是撕心裂肺的痛,常常一套简单的动作下来,脸色煞白,体能服都能拧出水来。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月后他可以开始跑了,在跑步机上适应了好久,他艰难的完成了第1个三公里,时间32分钟。他瞥了一下刺眼的红色数字,靠着墙喘着粗气,开始下一项训练。三个月后,他终于可以跟着大家慢慢训练了,“有的梦想只能在部队实现,我可是钉子户,以后还要扎根部队呢”,跟他交谈时,他浑身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这句话深深打动了我,“钉子户”,这个特别的外号也慢慢在学员队传开了。陈俊全,好样的!

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在军校不过联考非好汉。联考前集训,陈俊全的“狠”让每一名同学都竖起大拇指。在距离毕业联考不到4个月时,面临从未接触过的400米障碍,他的腿才是他最大的障碍。因为膝盖的不稳定,他只能选择教员为他量身定制的方法,一遍又一遍过单个障碍,慢慢的2分40能够跑全程了,到两分半,2分15……面对12圈半的五公里,他的极限老是停留在8圈左右。跑吐和每天回到班里冰敷那番茄一样的膝盖成了家常便饭,28分钟,26分钟,24分钟,21分钟,……2018年的夏天,他以400米障碍1分56秒,五公里18分30秒的优异成绩通过陆军院校毕业联考,那天晚上,我知道了什么叫男儿有泪不轻弹。

现在钉子还留在陈俊全的膝盖里,过安检的时候还是滴滴响,这并不尴尬,这是他的荣誉,他的军功章。这枚钉子就像埋在陈俊全身体里的一颗种子,慢慢长成参天大树,见证了他的伤痛,也见证了他的成长。

“钉子户,武装五公里能跑吗?”

“我可以”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