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新任高射机枪手的烦恼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雷兆强、李国强责任编辑:崔炜
2019-03-24 11:04

不久前,陆军第77集团军某合成旅列兵仝永康刚刚下连,成为一名车载高射机枪手。这一天,他第一次走进训练场。

紧张的训练之后,正在分解擦拭保养高射机枪的仝永康,迫不及待地问了班长一个问题:“班长,咱这高射机枪能打到超音速隐身飞机吗?”

“想什么呢?要是高射机枪能打着隐身飞机,那还研发什么防空导弹?”火控技师孙学玉回答道,手中的活儿却一直没停。

“啊?那总能打到直升机吧?”仝永康一脸震惊。

“能倒是能,不过几率挺小。”孙班长笑着答道。

“那还练个什么劲……”听到班长的回答,仝永康垂头丧气,把手上的复进簧丢在擦枪垫布上。

也难怪仝永康会觉得手里的武器“没劲”。高射机枪诞生于一战期间,原本是用来射击空中来袭航空器的。但是随着现代航空技术的突飞猛进,高射机枪的射程已经连航空器的“脚后跟”都够不着了。

直升机投入战场后,由于其飞行高度和速度有限,高射机枪便迎来了短暂的“第二春”。

不久,超视距攻击武器和空对地导弹的诞生和运用,让武装直升机升级成为“树梢杀手”和“坦克开罐器”。这么一来,车载高射机枪的生存空间再次被压缩得几乎近于无。

“你觉得,高射机枪的子弹打在人身上,会是什么效果?”看到仝永康的沮丧表情后,孙班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这十几毫米口径的子弹,打到身上,那人不得被打成两截!”仝永康惊讶地看着班长。

孙班长放下手中的工具,倚在装甲车上开了腔:“所以说,可不能小看高射机枪的威力,战场上它可是压制敌步兵的利器。”

接下来,孙班长给仝永康讲了去年实兵演习的故事:那次,他们进攻“敌”高地,距离几百米时,“敌”步兵对他们实施了反冲锋。这种情况下,坦克主炮根本反应不过来,还有射击死角。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消灭敌人,导调组便会宣布进攻任务失败。要不是他们用车载高射机枪把堑壕里升起的人形靶打倒,就不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孙班长又告诉仝永康,除了步兵,伞兵、轻型装甲目标、无人机也都是高射机枪的攻击目标。为规避雷达,先进的战机会贴地飞行,那也是高射机枪“捡漏”的时候。几乎所有国家军队的坦克、装甲车都装有高射机枪。现在,俄罗斯军队的步兵营编制内,也配属了高射机枪。

“咱这高射机枪虽然不起眼,可它还没有完全卸下历史使命。”听完班长的话,仝永康捡起擦枪垫布上的复进簧,仔细地装进机枪内。

仝永康明白了,只有实战才是检验兵器的唯一标准。

最近,这名新任高射机枪手又有了新的烦恼——怎么才能把孙班长的射击经验全都学到手。(雷兆强、李国强)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