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劲旅“血狼”:开启面向未来战场的胜战突击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陈广照 欧灿 李建文 欧阳浩责任编辑:王在宇
2019-03-31 12:38

70多年前,牡丹江畔的林海雪原见证了“智取威虎山”的传奇;今天,一支代号“血狼”的特战精锐从这里开启了面向未来战场的——

胜 战 突 击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初春的林海雪原,白雪皑皑,朔风凛凛。不久前,陆军首次高寒专项特训,让这片见证过“智取威虎山”传奇的雪野烽烟再起。

战幕才落,遍地硝烟。记者穿林踏雪,只为追寻一支代号为“血狼”的部队之足迹——

两年多前,驻扎于此的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奉命组建了陆军唯一一支担负高寒地区特种作战任务的“百人突击队”。

今天,他们雪中亮剑,刀尖试锋,在与前来特训的多支特战精锐对决中初露峥嵘,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时代传奇。

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组织官兵在林海雪原开展实战化训练,锤炼高寒地区特种作战能力。邢鸿剑摄

精兵作战,就是要比比谁的刀更尖锋更利

潜伏雪中,比狼还静默;子弹出膛,比狼还无情。

记者匍匐在半米多深的雪中,周身寒意彻骨。听战士们说,狙击手陈珂欣曾在雪中潜伏两小时纹丝不动,最终一举击毙“敌首”,记者眼前不由闪现出一个眼冒寒光的冷酷形象。

但初见陈珂欣,记者却忍俊不禁:小个儿,圆脸,轻松调皮的东北腔,说话像唱“二人转”,只有雕刻这一爱好让人看出了他作为狙击手的专注。

心态、专注加汗水,成就一个奇迹。2017年8月,作为唯一的一名列兵选手,陈珂欣一路闯关,站上了“国际军事竞赛-2017”狙击边界项目的赛场。团体赛中,他最后出场,用一个精准的3发连射,力挽狂澜,战胜对手。

载誉归来,陈珂欣被旅“百人突击队”相中,成为全旅唯一入选的列兵。

“‘百人突击队’随时担负特殊作战任务,到这里的必须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尖刀上的刀尖子。”该旅政委张宏介绍,2017年初,“百人突击队”一组建,就抽调选拔了一批全旅优秀骨干。

“掐尖”会不会影响其他单位的战斗力?对此,旅党委一班人清醒而坚定:“习主席反复强调要把握战争制胜机理,特种部队有独特的作战样式,精兵作战,就是要比比谁的刀更尖锋更利。”

“为了打仗,旅党委不讲情面、不讲代价、不讲理由。”突击队指导员袁建强告诉记者,突击队成立第一天,旅领导就带着人力资源和训练保障部门现场办公,给予充分支持。

所有特战连队主官必须要有突击队经历、所有提干士兵都从突击队中产生……一系列举措,鲜明立起了打仗导向,牵引全部力量向刀尖汇聚。

“在这里,没有真正上战场的决心是待不下来的。”一营教导员秦朝野向记者介绍,突击队随时都有实战任务,不管什么人,不行就得淘汰。

在全程淘汰的压力下,两年多来,突击队员紧绷神经,在各种极限条件下练心理、练体能、练技能,训练时长、弹药消耗等达到普通合成旅的近两倍。秦朝野向记者介绍,突击队每人每天的伙食费比其他连队要多3元钱,因为夜训量远远高于其他单位。

特种兵,特种魂。在突击队营区,记者发现到处都是英模挂像、英雄事迹。张宏说,为了激扬官兵英雄气,突击队以全旅唯一的老红军连队一连为班底组建,每名突击队员都要熟记部队的光辉战史,牢记每名战斗英雄的事迹。

“进入突击队,铸牢红军魂。”这次特训中,突击队员在极寒中开展三天两夜连续演练,官兵夜宿雪野,不少人脚面冻伤化脓,但没一人掉队。

面对伤痛,突击队员对记者淡然一笑:长征过雪山,我们的老前辈冻掉脚趾仍在行军,冻死也是向前倒,我们还差得远呐!

△资料图

我们的任务在雪域,我们的视野在全域

冰雪极寒,让战场变得陌生而独特。记者得知,特训中,外单位一些初至寒区的特种兵很不适应。

一名曾多次比武折桂的狙击手,因为运动时呵气导致瞄准镜结霜,被“蒙住了眼”;有人裸手打完几轮射击,手已经粘在枪托上,硬生生撕掉一层皮;厚厚的积雪则让“飞毛腿”举步维艰、令“火眼金睛”突然雪盲……

“高寒地区特种作战是上级赋予我们的任务。”小队长侯海泉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突击队组建以来,他们年年开展高强度的高寒集训,这些困难已成“家常便饭”。话虽如此,特训中,记者发现面对冰雪极寒,突击队员一点也没松懈。

“新年开训动员令中,习主席号令全军紧贴作战环境,把制胜招法练过硬。”队长张响告诉记者,为了练就高寒地区过硬作战本领,突击队不断发起新的突击——

为了熟悉新配发的狙击榴弹发射器,中士任国磊在极寒条件下连续训练超过12小时。为寻找最佳射击体验,他多次冒着冻伤的危险进行裸手操作。中士代川对滑雪板、冰爪等不断进行改进,记者看到,已经过10多次改进的折叠式滑雪板,轻便易穿脱,大大节省作战准备时间。融入环境进行雪中潜伏、利用环境开展狙击等作战经验也在不断积累和创新……

“虽然我们的任务在雪域,但上级赋予我们的任务中,第一条就是‘全面提高全域作战能力’。”突击队成立第一天起,该旅党委就把视野拓展到更宽广的战场。

作为一支年轻的特战部队,该旅特战课目训练起步晚、起点低,而要提升全域作战能力,必须将基础技能练到极致。

跟空降兵学跳伞,到海军陆战队比潜水……这些年,突击队员四处学艺,苦练基本功。

“我们跳伞训练开始得晚,却有‘后发优势’。”王小斌是突击队的跳伞教练员,他介绍说,这两年,他们融合各方面先进经验,总结出一整套训练方法,并研制了高架跳伞模拟器,有效解决了训练资源短缺难题。

去年400米低空跳伞,下士李阳阳跃出机舱2秒后主伞未打开,而整个自由落体过程只有10秒左右,二次开伞很难完成。就在大家几乎绝望的惊呼声中,一朵备用伞花及时绽放,仅仅2秒后,李阳阳用一个标准的落地姿势着陆,毫发无伤。

“简直是奇迹!”现场观摩的领导和专家都连呼不可思议。而突击队员们知道,这奇迹是用无数的汗水换来的。

跳伞训练期间,李阳阳每天都要从2米多高的模拟器上跳下来50多次,腿跳肿了,就停下来练习上肢动作。为了让肌肉形成精确记忆,他们还借来电音箱,模拟机舱噪音。“正是无数次的重复,才有了那一瞬间的‘下意识’。”李阳阳说道。

一边强内功,还要一边练拳脚。去年盛夏,几名突击队员在旅领导带领下,奔赴千里之外的南疆,全程参加了热带丛林的特战演练。面对毒虫叮咬、高烧腹泻、双脚溃烂等困难,所有人都咬牙坚持到底,为部队在该地域的作战训练积累了第一手资料。

向武警特战部队学城市反恐,到热带丛林练潜伏狙击,赴戈壁荒漠练敌后破袭……这两年,远居北隅的“血狼”正在向全域作战加速迈进,锻造越来越锋利的刀尖。

△资料图

没有“人人”的过硬,就没有“百人”的尖利

“百人突击”,但记者一翻特训花名册,却远不止100人。

在一处落差上百米的大雪坡,只见十几名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脚踏雪板、手持步枪,从上一冲而下,急停、据枪、射击,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个个枪响靶落,展示着“雪上飞”过硬的技能。而这十几个人就不在“百人突击队”中。

“全旅官兵到突击队轮训,是这次特训的一大亮点。”政委张宏告诉记者,组建“百人突击队”后,如何让刀尖保持锋利,是旅党委一直在思考和探索的问题。

特种作战需要特种人才。外军组建一支特种突击力量时,常常在全军甚至全国遴选人才。记者了解到,“百人突击队”的遴选范围只限于全旅,偶尔扩大到集团军范围内。

“特战部队有独特的战斗力生成规律,就像金字塔,塔尖需要底座的支撑,要想塔尖越高,底座就要越厚。”张宏介绍,在遴选范围有限的情况下,他们以刀尖为牵引,带动全旅特种作战能力整体提升。

“百人突击队”成立以来,他们积极走开人才交流路子,两年间先后有10多名突击队专业骨干分流到其他连队或在旅特种技术队当教员,全旅上百名骨干参加过突击队的轮训,5名特战连长从突击队中产生。

记者发现,这次滑雪训练的教员,就是年轻的突击队员李岩。

入伍前,李岩是沈阳体育学院大三的学生,2017年征兵,得知有去特战部队的名额,他二话没说报了名。李岩说:“我哥哥就是一名特种兵,牺牲在反恐一线。扛起他的枪上战场,是我最大的梦想。”

来到特战旅,人高马大、矫健如豹的李岩很快脱颖而出,被评为旅“十佳新兵”。但在下连时,李岩却被分到了侦察连。

“要去就去‘百人突击队’,要当就当离战场最近的兵。”下连前,李岩给旅里写了份申请,但因为综合素质不过关,李岩并没有如愿选入突击队。在他心灰意冷之时,因年龄原因退出“百人突击队”的上士卢雪礼,成为连里的教员。

李岩说,跟着卢雪礼,他接受了与突击队员一样的摔打锤炼,能力素质突飞猛进,今年突击队再次选人,他是被选上的仅有的几个义务兵之一。李岩说,正式入队那天,他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我终于像我哥一样,成为一名特种兵了!

在“百人突击队”的牵引下,该旅战斗力建设不断提挡加速。这两年,他们先后参加过“特战奇兵-2018”“精武-2018”等比武竞赛,取得优异成绩,在全军多支老牌特战劲旅面前打出了“血狼”的风采。

冰雪尚未消融,但新的征战早已启程。作为新型陆军集团军的“刀尖”,特战旅担负的任务将变得更重,“百人突击队”这颗沉甸甸的棋子,也必将在越来越广阔的棋局上大有可为。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