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不会抛弃你 抛弃你的是自己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 周远、胡春华 通讯员 俞博责任编辑:王在宇
2019-04-25 20:03

由汽车兵改特种兵,从“尖子”到“老末”,再从谷底爬出来继续领跑,第83集团军某特战旅上士谷军营的转型经历启示我们——

时代不会抛弃你,抛弃你的是自己

■解放军报记者 周远、胡春华 通讯员 俞博

图为谷军营参加跳伞培训的场景。杨 灿摄

谷军营成为这个版的主角,不是因为他的事迹有多么感人,而在于他面对转型的心态和状态。

一位哲人说过,世上最重要的事,不在于你所处的位置,而在于你朝什么方向走。

军队转型,军人重塑,“阵痛”在所难免。谷军营的“痛”,并不比谁小、比谁轻。换装转岗跟不上趟儿,失意郁闷不是滋味……面对一连串的不适应、不习惯,他调整心态,修正状态,砥砺前行,留下了一串坚实而闪光的足迹。

最清晰的脚印,往往印在最泥泞的路上。敢于摔打才结实,历经风雨更茁壮。

人民军队的辉煌,是一代代军人艰苦卓绝、拼搏奋斗创造的。面对史上最强劲的军改,我们更需要保持和发扬那么一股劲儿、那么一种热情和拼搏精神,勇往直前无所惧,顶天立地有作为。

我们从前辈手中接过血染的战旗,我们也会成为下一代军人的前辈,跑好属于我们自己的这一棒,是我们这代军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担当。

说到底,转型重塑落到地、落到底、落到边,最终是落在每一个官兵、每一个课目、每一个战位上。尤其是广大基层官兵,他们是部队战斗力的主体和刀尖,既是落点,更是支点。

一个人心底被照亮,就不会彷徨和懈怠。时代呼唤更多的“谷军营们”,把芳华写进壮丽的强军征程:功成不必在我,建功必定有我!

从“尖子”到“老末”,这个老兵不服气

2017年4月,27岁的谷军营从某装甲旅汽车连调整到第83集团军某特战旅特战二连。一开始,他还是充满期待的。可当放下行囊来到训练场,谷军营意识到,现实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谷军营所调入的新连队,由传统步兵连整建制改编而成。作为连队为数不多的“外来户”,汽车兵出身的谷军营在体能、身体协调性等方面,与其他战友有着明显的差别。

连队组织耐力跑训练,当谷军营拼尽全力跑完全程时,其他战友早已回到终点。面对大家目光,他心里像针扎一样难受;连队组织攀登训练,别人都能上去,唯独他手上没劲,扑腾半天才爬了两米多。

作为一个老兵,谷军营曾经有着属于自己的辉煌。在老单位,他是“驾驶圈”响当当的人物:全旅最难驾驭的9台平板拖车,他是驾驶员之一;无千斤顶更换轮胎这个高难度课目,他是为数不多的“大拿”;他不仅是全旅运输车“S”形倒杆课目的纪录保持者,还拥有20多项革新成果。

从汽车兵到特种兵,从“尖子”变成“老末”,谷军营心里很憋屈。当他听说外来的驾驶员,都已经申请了由特战岗位调回驾驶岗位,就更加失落、彷徨。

“如果人人都想重干老本行,部队转型还咋转?”思来想去,谷军营平静下来。那天深夜,他把过去的获奖证书和奖章拿出来,原本是用来当“敲门砖”到新单位炫耀的,他反复擦拭后,藏在了箱底。

肩上扛的是上士军衔,能力却不如新兵。谷军营横下一条心:既然技不如人,就不能再端老兵的“臭架子”。

谷军营躬下身子向底子好的新兵学习,一些训练尖子有时由于训练比较累,指点的时候明显带着不耐烦,或者干脆拒绝。老兵遭新兵的“白眼”,请教时还被当众拒绝,搁在谁身上都不好受。谷军营平复心态:能学到真本事低三下四又何妨!下一次训练时谷军营还会满脸堆笑找人请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攀登、格斗等特战专业基础课目技巧性比较强,在战友的指导下,谷军营进步比较快。武装五公里这种拼体力、耐力的硬课目,谷军营付出了更多努力。

谷军营找到连队跑步最快的上等兵王明聪商量:“明聪老弟,你以后跑步时带着我。你不要跑太快,我看不到目标没动力。但你也不要跑太慢,速度上不去我提高不了。”

王明聪答应了,跑步时大部分情况下匀速跑,但有时也会偷偷加速,故意难为他一下。看到谷军营每次都咬牙跟上来,王明聪打心眼里敬佩这位老兵。

半年多后,在一次耐力跑训练中,谷军营取得了全连第四名的好成绩。训练结束,战友们围上来鼓掌,谷军营听到了久违的赞许。

弯道超车再领跑,这个老兵有志气

去年6月的一天,谷军营直奔该旅一名领导的办公室,气喘吁吁地说:“首长,我想去参加潜水培训,请给我一个机会!”

一个多小时前,听说旅里准备推荐一批战士去海军学习潜水,谷军营兴冲冲跑到营部报名,结果却被“浇了一盆冷水”:旅里下发的通知明确规定,这次参加集训的战士,必须是义务兵或者下士,不考虑上士。

旅里有旅里的考虑:年轻战士接受能力强、服役时间长,将来好作为种子留队。

旅领导望着谷军营一脸渴求的神情,着实不忍心拒绝,便指示相关部门对上士以上人员的参训需求重新摸排,对相关标准条件展开论证。随后,该旅还与院校沟通协调,多争取了几个名额。最终,谷军营通过旅里选拔,顺利拿到参训名额。

列车一路北上,载着满怀希望的谷军营和战友们来到海军某院校。培训开始后,教员们明显感觉到这个老兵不一样。

一些教材上课时发、下课就回收,谷军营上课认真听讲的同时,抓紧点滴时间摘抄知识要点;课间休息,谷军营就找教员“套近乎”,顺便请教自己不懂的问题;潜水训练时,谷军营找教员软磨硬泡争取下水机会,最后被特许在操课结束、其他学员整理装具时,再下水训练20分钟。

这次旅里一共选派了23名战士参加培训,谷军营军衔最高。“我们是新组建部队,很多训练从零起步,总要有人先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迈踏实了,我们就会成为旅历史上首批潜水骨干。”谷军营提醒着参加培训的战友。

5个月的培训结束,谷军营以全优成绩通过结业考核。回到旅里不久,他结合这次学习和旅里的训练实际,精心编写《潜水技术口袋书》和《潜水实训与考核》两本书。训练部门如获至宝,旅里潜水训练按计划如期展开,谷军营担任“总教头”。

为了学到更多真功夫,谷军营经常舍易求难。去年9月,参谋长张百晓看中谷军营认真负责、踏实肯干,便计划让他参与比武保障任务。在其他官兵看来,被领导“点名”,干好了能给领导留下个好印象,况且保障任务并不辛苦,有这等好事,何乐不为?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谷军营逐级汇报情况后,选择了去参加战区陆军组织的爆破集训。在集训中,他表现优异,被评为“优秀教练员”,如今又成为全旅爆破专业的“总教头”。

自费“加餐”打底子,这个老兵很大气

谷军营好不容易休一次假,但他没有回家。与营里领导通气后,他自费去参加同转型专业有关的地方培训班。

谷军营的第一站,是前往哈尔滨某培训机构,参加无人机超视距飞行操控课程。由于课程紧张,谷军营每天早上6点就得起床,赶往培训地点训练,晚上8点回到驻地,简单扒拉两口饭,就得抓紧背记知识要点。由于内容枯燥复杂,谷军营一度感到吃不消。

正当培训较劲时,谷军营又获悉,某知名赛车队在上海组建了培训班,可以学习特种驾驶。“机会难得,错过了就得等一年。”想到这里,谷军营向教练请了4天假,坐飞机赶往上海参加培训。有驾驶经验的谷军营仅用3天时间就掌握了飘移、追击等多种技术。

谷军营信心大增。返回哈尔滨,他静下心来认真背记飞行理论,总结操纵经验,半个月后,顺利拿下无人机超视距驾驶员证书。

紧接着,他又马不停蹄地奔赴广州,报名参加潜水培训,获得了国际开放水域潜水员证书。去年底,谷军营又利用自己的假期,拿下了更高等级的国际进阶开放水域潜水员证书……

看到谷军营一个接一个证书地拿,身边战友羡慕不已。他们也许不知道,谷军营参加无人机操作、特种驾驶、潜水、跳伞4项技能的培训费用,动用了自己的“家底”。在记者的请求和见证下,谷军营查了自己当前积蓄,两张银行卡以及微信、支付宝上的余额,所有加在一起仅2955.25元,他尚欠债2万元。

据谷军营同班战友介绍,这个肯自费参加培训的老兵,平时最“抠”,抽的烟最便宜,从不乱花一分钱。后来,旅里得知情况后,为谷军营报销了相关培训费用。

谷军营取得那些证书后,又每天至少挤出半个小时学习英语。“随着国际比武、维和等任务的增多,英语肯定能派上用场。”他说。

采访完谷军营,已是深夜时分。记者无论如何都难以入眠,谷军营为什么这样做?翻看采访本,谷军营的话很朴实,但又很扎心:“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是踏着老兵的脚印走过来的,我们能给后边的兵留下什么?作为部队转型后的第一茬兵,我有责任这么做,打好底子铺好路。”

时代不会抛弃你,抛弃你的是自己。我们为这位老兵点赞!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