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才贵素 使才贵器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范承达责任编辑:章以添
2019-05-22 16:58

张居正在《论时政疏》中写道:“才者,材也,养之贵素,使之贵器。”意思就是培养人才贵在经常,使用人才贵在发挥其特长。

翻阅史书,养才之道广博精微,使才之论璀璨似锦。不论是《汉书》里的“马不伏枥,不可以趋道;士不素养,不可以重国”,还是王充的“采玉者破石拔玉,选士者弃恶取善”;不论是《晋书》里的“人才异能,备体眷寡”,抑或是庄元臣的“虽有良剑,不锻砺则不铦;虽有良弓,不排檠则不正”,无一不是精辟阐述了其中的道理。

“君要花满县,桃李趁时栽。”人才培养贵在经常。张居正从平民子弟走上内阁首辅,离不开他两位老师的培养。13岁的张居正聪颖绝伦,在第一次参加乡试时却名落孙山,就是因为呼其为小友的湖广巡抚顾麟,为抑其自负而故意为之;23岁的张居正初进翰林院,便写了一篇著名的《论时政疏》,却被委以国子监司业的闲职,就是因为位居内阁次辅的徐阶,为抑其锋芒而专门“雪藏”之。

培养人才的落脚点,终究是要在人才的使用上见实效。全面优秀的人才固然最佳,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十全十美的人才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是没有的。很多人在彰显长处的同时,也会暴露出自己的短处。正如鲁迅所说:“孔雀开屏的时候是很美的,但同时也把最丑的地方——屁股露出来了。”

“猿猴错木据水,则不若鱼鳖;历险乘危,则骐骥不如狐狸。”用人的最佳方案就是避其所短,用其所长。《谐铎》里“壮士缚虎”的故事留给世人不少启示。陕人焦奇,威猛神勇,遇虎辄手格毙之,负以归,如是为常,甚至一日连毙两虎。而他在富家会宴时,却缚不住邻家登筵攫食之猫。不管他怎样击之、怒之、逐之,就算把“座上肴核尽倾碎”“窗棂尽裂”,猫总是安然无恙。

函牛之鼎,未必能烹小鲜;千金之弩,不可以中鼷鼠。以凤司晨不若鸡,用违所长适足怜。世间堪怜之事,在于有用之才的错位。“曹沫奋三尺之剑,一军不能当,使曹沫释其三尺之剑,而操铫耨与农夫居垅亩之中,则不若农夫”,说的也是同样的道理。

养才贵素,使才贵器。我党深知其理,在全面抗战爆发后的极困条件下,为培养人才,先后在陕甘宁边区创办了抗日军政大学、马列学院、中国女子大学等20多所干部学校,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供了人才支撑。1950年初,毛泽东同意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的刘伯承主持军事科学院工作,就是因为他清楚刘伯承在军事教育方面的才能和特长。

然而,现实中一些领导干部却似乎不太明白其中的道理。有的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在人才培养上漫不经心,总觉得这些看不见的工作不是自己的“主阵地”;有的则把培养锻炼与一味地压担子画等号,不提供平台、不指点迷津、不教给方法,只会在讲求效果上说狠话;有的不知“才”之长短,打着全面培养的旗号,不是赶鸭子上架,就是乱点鸳鸯谱,让人才错过了发挥才干的“黄金期”。

“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在养才上,有什么样的育人智慧,便有什么样的人才收获;在用才上,有什么样的科学方法,便有什么样的人才效用。领导干部只有对人才精心培养,用其所长,才会让人各居其位、各显其能,避免在关键时刻、危急关头出现无才可用的尴尬局面。

(作者单位:信息工程大学)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