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战略支援部队中尉的陆军情怀

来源:陆军新闻网作者:陈煜航责任编辑:赵林孟
2019-08-09 14:37

“师兄,我离开了老陆,成为了一名武警战士。”

“班长,我去了拉萨,以后来西藏记得打电话。”

……

看着前几日师弟们发来的一条条毕业短信,在为他们送上真挚祝福的同时,我也不禁想起了两年前毕业分配时的自己,想起了那段刻骨铭心的步院时光。

我是一名有着五年陆部队军旅生涯的“4+1”合训分流学员,2017年7月从原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毕业,来到战略支援部队某部工作。虽然离开了陆军,远离了步院,但学院“做抗大传人、当铁骑先锋”的校训一刻也未曾忘记,陆军步兵扎实过硬的训练作风、精益求精的工作标准始终引领着我在新的岗位上奋力前行。对于身处西北大漠戈壁的我而言,对这所老牌陆军母校的爱,对陆军步兵的情怀,就像孕育生命的“沙漠绿洲”,延绵不绝,生生不息。

“陆军是党最早建立和领导的武装力量,历史悠久,敢打善战,战功卓著,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勋……”背诵这段陆军训词是来到步院的第一课,教导员要求我们每一个人把它烂熟于心,倒背如流,他说:“陆军训词是陆军的魂,身为步院人,终守陆军魂。”饮水当思源,毕业两年,我依然铭记教导员的教诲,时刻谨记自己是一名步院人,走的再远也不能忘了本,丢了魂。

难忘在步院的每一次体能训练

一个夏日的清晨,伴随着清脆的哨声,我们迅速背上不轻的装备,迎着初生的太阳奔赴训练场,进行当天的晨练——武装五公里越野。

一个炎热的中午,我们在宿舍楼前整齐列队,逐人进行雷打不动的“饭前小练兵”。那天,大家练习了一个月之久的双杆二练习终于取得了突破,同学们矫健的杠上身影,与万里晴空相映衬,比画还美。

一个金色的黄昏,四百米渡海登岛训练场热闹非凡。带着紧张而又兴奋的心情,我们开始了第一次“跑酷”。“用全脚掌着地,适当降低重心,平稳迅速通过。”靠着有着八年学员队主官经验的队长亲传的过障秘籍,我们轻松征服了第一个障碍物——软桥,紧接着又顺利通过了后面几个障碍物。渐渐地,大家的信心越来越足,热情也越来越高,鼓励的掌声在障碍场上空激荡,久久不能平静。

难忘在步院的每一堂实操课

身为装甲步兵的我们,通信、驾驶和射击是必会的技能。那次通信考核比武,大家都起的很早,背对着朝阳,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天线架设、调试,只为能尽早夺得象征着步院人最高荣誉的“铁骑先锋”奖章。

太行练兵场,风沙尘飞扬。骄阳似火的夏日,装甲车内40多摄氏度的高温依然挡不住我们的训练激情,同学们驾驶着价值连城的“豪车”行云流水般穿梭在太行山脉中,看似笨重的战车变得机动灵活,呼啸而过,卷起漫天尘土。

一个初冬的夜晚,月色朦胧,北风萧萧。我们裹着厚重的荒漠大衣坐在瞄准镜前,仔细观察战场上的一举一动。突然,无边黑暗中冒出几点亮光,数十座炮塔迅速转动,大家几乎在同一时间按下射击按钮,子弹像装了精确制导器一般直插目标,全部命中。那次夜间射击的绚丽“花火”,至今让人难忘。

难忘在步院的每一次战术课

一个早晨的四、五点,我们接到教员的紧急命令——半夜急行军,完成上级战术动作。带着些许睡意,大家匆匆登上了南下的兵车,星夜赶往几十公里外的战术训练场。一路上,寂静的车棚充满了紧张的气氛,同学们都在默默地思考天亮后的战斗。

上午的登陆战斗,教员为了磨练我们在陌生地域的指挥能力,临时挑选一名学员担任指挥员。那场仗我们打的很惨,大家在上岸后不久,便中了“蓝军”的圈套全军覆没。复盘检讨时,教员带着我们分析问题,总结经验,并为大家加油鼓劲,同学们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一雪前耻。

后续的班组战斗,我们配合的十分默契。“全班注意,一组在左,三组在右,二组在中……”随着指挥员洪亮的口令,我们向前方的无名高地发起了最后冲锋。一时间,战场上杀声震天,同学们个个血性激昂,如猛虎般直扑“蓝军”阵地,让人大呼过瘾。

“来,兄弟们合张影。”站在“蓝军”指挥部的平台上,我们留下了那日胜利的曙光。

返程途中,不知谁起了一首《打靶归来》,同学们随即遥相呼应,借着这股兴奋劲,一路高歌猛进。

从这里学会打仗,从这里走向战场。乘坐熠熠生辉的铁甲战车,我们豪情壮志奔赴下一个战场。

“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的来担承……”这首曾响彻神州大地的《抗日军政大学校歌》,见证了无数步院人前仆后继献身国防的血性担当,从步院走出的我们将一直传唱。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