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古田军号声

来源:中国国防报责任编辑:张晓昆
2019-11-06 09:46

在纪念古田会议90周年和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5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倾听古田军号声。

倾听古田军号声,对我们强化改革创新,狠抓工作落实,努力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有着重要而紧迫的现实意义。

请关注《中国国防报》的报道——

倾听古田军号声

■中国国防报编辑部

军号声声,从古田而来。

这是令人振奋的决定:2018年10月1日,按现行规定全军恢复播放作息号;2019年8月1日,全军施行新的司号制度。

舆论普遍认为,我军司号制度的恢复和完善,在强化号令意识、传承红色基因、推进正规化建设和提振军心士气等方面必将发挥重要作用。

这是令人鼓舞的喜讯:2019年8月,电影《古田军号》获授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特别奖。2019年10月22日,《古田军号》又喜获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提名。

在纪念古田会议90周年和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5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倾听古田军号声。

倾听古田军号声,对我们强化改革创新,狠抓工作落实,努力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有着重要而紧迫的现实意义。

重新掂量这一句“没有私心”

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古田会议纪念馆大厅,挂着四幅油画肖像,分别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常有游人感慨:“这四个人真伟大!”

对此,党史专家傅柒生有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历史不可以假设。如果能假设的话,当年陈毅若有一点私念,有没有古田会议,开成什么样,毛泽东能不能回到领导岗位上,就很难说了。”

当年,关于红军怎么建、向何处去,这四个关键人物存在严重分歧。久争无果后,毛泽东落选红四军前委书记,受到严重警告处分,朱德被书面警告。陈毅到上海向中央汇报红四军的党内争论,出发前同毛泽东交换意见,两人又吵了一架,各执己见,未能达成统一。之前毛泽东声称要打倒“陈毅主义”,这次两人又不欢而散。

陈毅到达上海后,接连提交了5份书面报告,不仅客观地向中央作了汇报,而且直言不讳地承认:与自己有思想分歧的毛泽东“在政治上比较正确”。

90年后回头看,古田会议的伟大历史功绩之一,就是开创了党内积极思想斗争的先河,为新形势下反对党内政治生活庸俗化树立了光辉样板。

5年前,在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习主席中肯、严厉,语重心长地点出了部队中,特别是领导干部中存在的10个问题,振聋发聩。他指出:“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否则军队就有变质变色的危险。”

新时代,怎样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诚如金一南在《苦难辉煌》中所言:“皆从个人苦乐出发,中华民族永远出不了孙中山、毛泽东。”重新掂量这一句“没有私心”,一切便豁然开朗——

维护核心,听从指挥,“没有私心”,意志更坚。

重拳反腐,正风肃纪,“没有私心”,底气更足。

全面重塑,浴火重生,“没有私心”,力量更大。

《六韬》有言:“凡兵之道,莫过乎一。”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需要通过党的领导核心来实现,中央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就是为了确保这个“一”。古田会议前,毛泽东在一封信中说:“一个子弹不问过党不能支配,他们是绝对的党领导。”

而今,104岁的老红军邹衍道出了戎马一生的深刻感悟: “有了军委主席负责制,党和国家就‘乱不了’,部队就‘跑不了’,阴谋家就‘反不了’。”

军号声声,从古田而来。

听习主席指挥、对习主席负责、让习主席放心——放眼新时代的座座营盘,这是全军将士最响亮的誓言、最坚定的选择!

凝望那一盏“昏黄的马灯”

当好作风的传承人

几百公里山路,就靠一双铁脚板星夜兼程?

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期间习主席接见过的老红军谢毕真,今年103岁,有82年党龄。坐在轮椅上的谢老精神矍铄,思维清晰。谈到新中国成立前夕,他由广东梅州地委调往福建龙岩地委工作的那段往事,老人情绪高昂:“党组织一声令下,穿上草鞋,打起背包就出发!”遥远的路程,谢老当年靠双脚走了十几天。

这样的山路,在古田会议召开前夕的那段日子里,毛泽东也曾频繁地走过。

毛泽东是一个特别重视调查研究的人。古田会议前,他不只是在红军内部做调查,而且还在农民中调查。

那时候,往往一场座谈会结束了,又一场座谈会又开始了。不论农民代表,还是毛泽东本人,都满意而归。从这些看似拉家常的闲谈中,毛泽东明白了群众的期待和要求,了解到人民对红军的夸奖和批评。

深夜,陪伴毛泽东走过崎岖山路的,是那一盏“昏黄的马灯”。红军前路漫漫,好在灯还亮着。

历史就在眼前,答案就在现场。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就在那盘膝而坐的闲谈里,就在那穿过黑暗而依然亮着的马灯前,就在古田会议旧址熊熊炭火留下的痕迹中。

古田西北方向100多公里外的瑞金,小学课文《吃水不忘挖井人》说的“红井”就在那里。每年游客成千上万,许多人都要尝一尝当年毛泽东带领战士和群众打出的井水。可又有多少人还能喝出当年的“味道”?

这个“味道”到底是什么?一辈子不信鬼神的毛泽东曾说,共产党人心中有“上帝”,这个上帝就是人民群众。

“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干粮去办公,日着草鞋干革命,夜打灯笼访贫农……”让谢毕真等老红军感到欣慰和高兴的是,习主席高瞻远瞩,带领全军从古田再出发,我军战争年代的好传统、好作风又回来了!

大江南北,座座军营,食堂里“常委桌”撤掉了,领导干部“专用车”取消了,办公室里的“客里空”少了……谈起作风之变,基层官兵坦言,受益太多了。

严不严,人民群众看在眼里;实不实,解决实际困难是关键。

脱贫攻坚战场上,全军部队坚决贯彻党中央、习主席决策指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共定点帮扶4100个贫困村、29.3万个贫困户、92.4万名贫困群众,接续援建 156所“八一爱民学校”、113所贫困县县级医院。

军号声声,从古田而来。

“挽住云河洗天青,闽山闽水物华新。”在强军兴军伟大征程中,永葆人民军队性质、本色、作风,我们这支军队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感悟90年前“三打龙岩”

立起能打胜仗的好样子

2018年,在陆军主会场和24个分会场3600余名官兵的注视下,陆军所属13个集团军军长按抽签顺序逐个上场,围绕职能使命和作战任务,依次接受考核、质询和评判,考风严格、考纪严明。

今天,我们为什么考军长?

90年前的古田会议,早已经给了我们答案。

5年前的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再一次给了我们答案。

当年,古田会议前,面对前有冰雪不化的山岭阻路,后有凶恶敌军轮番追击围剿,朱毛红军时时处于危险境地……直至1929年农历正月初一,在瑞金城北大柏地设伏,歼敌大部,俘虏800余人,彻底击溃尾随之敌国民党赣军独立第七师刘士毅部,这才扭转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5个月后“三打龙岩”,更是节节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红军官兵士气,挫败国民党军队的锐气:5月23日,红四军首次攻克龙岩后主动撤离,转而进驻永定;6月3日,红四军突然回师龙岩,守敌溃不成军,红四军再次撤离;6月19日,待国民党军组织回援龙岩时,红四军南、西、北三面包抄,第三次突袭龙岩,歼敌2000余人,大获全胜——这种收放自如、巧布奇兵,似乎让人联想到若干年后,长征途中毛泽东指挥红军“四渡赤水”之机巧与神妙。

5年前,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提出,军队政治工作的时代主题是,紧紧围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提供坚强政治保证。当前最紧要的是把“四个带根本性的东西”立起来,重点抓好“五个方面的工作”。

军队是要打仗的。把战斗力标准在全军牢固立起来,着力抓好战斗精神培育,就不能“马放南山”,就必须“真刀真枪”。

在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们这支军队能不能始终坚持住党的绝对领导,能不能拉得上去、打胜仗,各级指挥员能不能带兵打仗、指挥打仗?统帅的“胜战之问”,为各级指挥员指明了努力方向。

军号声声,从古田而来。

倾听古田军号声,越听越心明眼亮,越听越信心百倍。对各级指挥员而言,这能力那能力,领兵打仗才是真能力;对每一名战斗员来说,这本事那本事,能打胜仗才是真本事。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