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军区某旅班长李章全:我不仅要当个好兵,还要带出更多能打仗的兵

来源:陆军新闻作者:黄庆庆、杨凯、益西平措责任编辑:崔炜
2019-11-19 11:27

陆军新闻网(黄庆庆、杨凯、益西平措)“班长,前面是尚未排除哑弹的炮兵落弹区,这可怎么办?”此时,时针一秒一秒地过去,向“敌”纵深发起冲击的冲锋号已吹响,一旦滞留在这里,无疑是给“敌”喘息的机会……

就在这时,一名上士班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是实战需求,跟在我身后,和我保持15米距离!”说话间,这名班长身先士卒率先趟过未排除哑弹的炮兵落弹区,一阵猛烈激战,“敌”被全歼,班长身后响起热烈的掌声、欢呼声。

这位战友们口中的“全能”班长就是西藏军区某旅三营八连八班班长李章全。他身高1米80,身材健壮,皮肤黝黑,眼神坚定,一握手,满手茧子。 

他来自贵州的一个小山村,和笔者聊天憨厚可掬:“这都是练单双杠、爬战术给磨的!”无论什么时候,他总是挺着胸膛,给人充满战斗力的感觉!

2007年,李章全从大山深处走向雪域高原迈进部队大门。“能力素质高、吃苦耐劳、总是为兄弟们着想、交给他的任务总是能办得明明白白的……”无论是李章全带过的兵,还是带过他的领导干部都对他竖大拇指,可这些“好口碑”都是他用汗水和血换来的。

有一年,单位在外执行大项任务。突如其来的大雪让4500米的高原气温骤降到零下,冻得官兵瑟瑟发抖。此刻,上级命令李班长带领全班人员对“蓝军”某侧防御高地进行摸排。为不让“蓝军”发现,他们只能选择悬崖峭壁潜行。途中,山角旮沓处落石零散掉落,数块足球大小的石头飞溅下来将李班长的右手中指砸成骨折。为不影响军心,李班长大喘着粗气硬是一声不吭,哈出的白气扑在脸上结成冰渣又化掉。“划脱了点皮,不碍事!”说着,打着手势示意战友继续前进。

梳理李班长的军旅轨迹,不难发现,他就是一颗铆在基层岗位上的螺丝钉,是一个矢志不渝、固牢战斗一线的战斗员。面对数次调入机关的机会,他总是说:“基层像一座灯塔,指引前进的方向。我不仅要当个好兵,还要带出更多能打仗的兵”。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