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下“军令状”之后 如何应对这样的双重考验?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能华、邓东睿责任编辑:张晓昆
2019-11-28 09:17

夜已深,西北古城的一个部队院落悄无声息,此刻,某信息通信旅时任旅长禚晓松眉头紧锁地坐在办公桌前,正在凝神思考如何带领官兵闯过眼前的一道道“关隘”。他的案头,放着一本已撕过半的2019年台历。这台历如同一个翻倒的沙漏提醒着他,旅队担负的工程建设任务正在倒计时。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一边要加快部队职能转型,一边要完成工程建设任务,改革当前,如何应对这样的双重考验?请看记者发自某信息通信旅的系列报道①——

立下“军令状”之后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张能华   实习记者  邓东睿

有3项任务因管线资源协调困难,进展缓慢;11个项目因施工设备短缺,暂时停摆……夜已深,西北古城的一个部队院落悄无声息,此刻,某信息通信旅时任旅长禚晓松眉头紧锁地坐在办公桌前,正在凝神思考如何带领官兵闯过眼前的一道道“关隘”。

他的案头,放着一本已撕过半的2019年台历。这台历如同一个翻倒的沙漏提醒着他,旅队担负的工程建设任务正在倒计时。

“你们是我军信息通信工程建设的‘国家队’、主力军,能不能按照规划如期完成既定目标任务?”数月前,在部队职能任务调整后上级机关组织召开的第一次大会上,一位领导把军令状摆在了禚晓松面前。

签还是不签?作为军人,禚晓松没有犹豫,但写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心里就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本来,单位要从“通信值勤部队”转型为“通信工程部队”已属不易,同时还要按节点推进各项通信工程建设更是难上加难,更要命的是,这两项交织叠加的任务还面临更大的困境:人员未配齐、机制未理顺、设计未完成、经费未到位、装备未列装……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梳理一块块难啃的硬骨头,禚晓松和旅政委陈新军心里何尝不知,围绕随便哪一个“未”字,都能找出一大堆“没法干”的理由。但他们更清楚,改革当前,坐等“万事俱备”只是不想担当作为的托辞,不讲条件完成任务才是党委领导的第一能力!

那一天签完“军令状”,禚晓松连夜赶回营区召开党委会。尽管党委班子仍缺编3人,但大家请领任务一个比一个积极,当晚就成立了1个工程指挥部和6个项目部,常委们分工把口、各管一摊。

改革关头勇者胜。旅党委迅速动员全旅官兵,全力以赴投入这场攻坚战,部队很快化整为零,奔赴分布全国的“责任田”铆足干劲,迎难而上。

不懂专业知识,大家边干边学,从图纸设计、工程发包、物资采购到建设施工,逐方面、逐环节补齐能力短板;眼瞅着其他工程师都有项目干,年近退休的高级工程师杜建中坐不住了,主动跑到旅领导办公室“请战”,誓为改革再出一把力;一个在建国防工程遇到瓶颈,需要某市分管副市长拍板定案,三营三连连长陈阳阳径直来到该副市长办公地点蹲守一周,直至问题得到解决……

事非经过不知难。一天,某重大工程建设急需进行物资采购,按照新的规定,必须依托联勤保障部队完成,但具体怎么操作、走哪些程序均语焉不详。怎么办?

“改革就要‘摸着石头过河’,如果没有‘石头’可摸,那就干脆建一座桥!”旅领导果断决策,带人揣着介绍信直奔联勤保障部队某部上门办公,几经周折,最终与之建立起一整套协调工作机制。事成之后,旅政委陈新军感慨道:“终于明白为什么说‘改革要杀出一条血路来’,‘后墙’不倒、任务倒推,根本等不得、耗不起,不打几个冲锋是断然不行的。”

“每临大事要担当”

■某信息通信旅三营三连连长  陈阳阳

数月前,我与几名战友乘坐高铁一路南下,前往某省会城市执行某工程项目建设任务。作为该项目负责人,望向窗外,我无暇欣赏沿途美景,一门心思都在想着如何解决此次任务的关键难点——与地方相关部门协调,拿到项目施工审批书。

出发前,尽管已经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真正协调起来,才发现困难远比预想的大得多:第一次来到市政府,光是在警卫门岗通过多种方式确认身份,就耽搁了两个多小时。当我们好不容易拿着工程函来到某科室时,对方又提出各种理由让我们反复修改……如此翻来覆去,花费了近两周的时间,我们才获得这个部门的签章。

“还有十多个部门要协调,如果依照当前进度,就算最终拿到审批书,只怕‘黄花菜都凉了’。”那天,辗转难眠的我拉着战友们起床开会,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明天直接去找分管副市长,看看能不能开辟一个“绿色通道”。

这能行吗?一位战友忧心忡忡地说:“连长,你一个连级干部直接找副市长沟通协调,简直不对等,怕是会碰壁啊!”我何尝不知呢。按照以往正常做法,遇到这种事,旅里如果解决不了,肯定上报基地机关出面协调,如果基地机关办不了,就再上报更高的机关,哪有我一个连长什么事啊?但现在不同了,任务压身,时间紧迫,如果再按部就班办理,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这让我想起战友苏金坡在另外一个城市遇到的一幕。那天,苏金坡去某央企协调通信光缆施工事宜,对方一上来就嫌他官小:“叫你们单位领导来!”苏金坡笑着回答:“办事跟官大官小什么关系?我就是领导啊。”

对方上下打量苏金坡,又问:“这么重要的事你做得了主吗?”苏金坡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是项目负责人,我不做主谁做主。”最后竟把对方说服了。

是啊,“我是项目负责人,我不做主谁做主”,这话说得多好。不是说一级有一级的责任,一级有一级的担当吗?如果遇事动不动就把矛盾上交,还要我们干啥?想到此,我下定决心自己解决,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找那位副市长。

结果刚到市政府大门口,我就被拦住了,怎么说都不行。没有更好的办法,我就使出最笨的办法——在副市长进出的办公楼前蹲守。我买来干粮和矿泉水,连续7天早出晚归,均无功而返。就在我以为此路不通另想出路时,这位副市长竟然安排时间与我单独会面。原来,他从秘书那里了解到情况,被我的执着深深打动了。

很快,施工审批书签了下来。临行前,这位副市长对我说:“以后你们在这里施工如果遇到困难,直接来找我。有一批像你这样有担当的好同志,你们单位一定能把工作干好!”

在此,我无意吐槽别人,更不是标榜自己,只想说,“每临大事要担当”,正是在改革和任务面前每个人都应该具备的素质。(徐弘源整理)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