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战位报告丨“强军精武红四连”:习主席为咱命名!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孙智英 王旭 池俊成责任编辑:蒋振梁
2020-10-10 17:23

我们在战位报告丨“强军精武红四连”:习主席为咱命名!

“强军精武红四连”:习主席为咱命名!

■中国军网记者 孙智英 王旭 通讯员 池俊成

 

“廖荣坤、李恩禄、孙玉清……”在“强军精武红四连”连史馆的门口,巨幅花名册详细记录着该连历任连长、指导员的名字和任期。从1927年到2020年,102个名字记录传承着“红四连”厚重的连史。

连队现任指导员陈思宇的名字,也会在不久的将来以第51任指导员之名列阵其中。于陈思宇而言,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2015年8月,习主席签署命令,授予连队“强军精武红四连”荣誉称号。七个大字,承载着领袖的嘱托,激荡在“红四连”每一个官兵的胸膛。

2015年8月,中央军委授予连队“强军精武红四连”荣誉称号。中国军网记者孙智英 摄

这个诞生于1927年、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同龄的连队,从硝烟中走来,历经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参加了夜袭阳明堡、决战孟良崮、西方山反击战等百余次战役战斗,涌现出一级人民英雄刘继祯、一等功臣王俊才等数十名战斗英模和“神枪手”宋世哲等大批先进典型。

2003年,第15任连长田永泉重回连队,带回来的还有一个小小的红色日记本。

2003年,第15任连长田永泉(中)回到连队(翻拍资料)。

第15任连长田永泉撰写的《西方山反击战回忆录》(翻拍资料)。

“接到团的战斗命令,我连的战斗任务是配合227团一营攻打西方山,担任第一梯队,为主攻方向上的步兵连迂回到敌人侧后发起冲击……”

西方山反击战是抗美援朝战争的一场重要战斗。四连官兵接到任务后,不辱使命,成功夺取西方山第二峰,把红旗插在了高地上。四连全连170余人,经过这场激战最后只剩下7人。

当年的日记本已经泛黄,静静躺在连史馆,等待下一个再下一个四连的兵。“这后面的空白,就是留给我们的。”陈思宇说,“我们要继续写下去,写好新时代四连人的日记。”

“强军精武红四连”指导员陈思宇在连史馆讲述红色日记本的故事。中国军网记者孙智英 摄

作为“红四连”的老兵,李俊逸仍清晰记得那个无上光荣的时刻。

2014年7月30日,习主席到原第31集团军某师看望慰问官兵。习主席来到“红四连”,走进连队宿舍,参观荣誉室,听取情况介绍,详细了解战士们学习、训练、工作、生活情况,并语重心长地勉励官兵:发扬光荣传统、当好红色传人,苦练打仗本领、争做精武标兵,在完成重大任务中当先锋、打头阵,为实现强军目标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彼时的李俊逸刚入伍不久,能够站在方阵中接受主席检阅,让李俊逸兴奋得彻夜难眠,“这是天大的荣誉,想都不敢想。”

李俊逸新兵下连即被分到“红四连”,在这个强手如云的队伍里,他铆足了劲儿突破重围,“虽然成绩达到训练大纲优秀标准,但在四连却可能是垫底。”

苦练打仗本领、争做精武标兵。这是统帅的殷切期望,也是每名四连官兵的价值追求。

上士唐公建被任命为炮长技师,负责全连炮长训练和武器检修。从零开始,唐公建每天在战车上一待就是一天,装备保养时双手被步战车并列机枪的棱角碰得尽是血痕。凭着这股劲儿,唐公建武器分解结合的时间从开始的1分多钟练到了12秒。上龙虎榜、进荣誉室……那一刻,唐公建觉得自己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红四连”兵!

列兵黄硕入伍10个月,已经可以独自熟练驾驶步战车。他在训练场待的时间比在宿舍待的时间还长。数不清的操作练习,让他的双手磨出了茧子,也变得更加有力。当熄灯号响起,黄硕和连队战友们如约定般再次走进连队训练场,开始新的夜间训练。“不想被超越,四连的兵,就要扛红旗争第一!”

“习主席的嘱托,是我们焕发斗志不断进步的动力源泉!”该旅领导介绍说。时光荏苒,习主席的谆谆教诲和殷殷嘱托,如洪钟大吕、似战鼓催征,内化为广大官兵维护核心、听从指挥的政治信仰,推动习近平强军思想在基层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不断推进部队战斗力水平在转型重塑中节节攀升。

2017年,部队改革重塑,享誉全军的第73集团军某旅“强军精武红四连”从摩托化步兵连改编为装甲步兵连。把“铁脚板”练就成“钢履带”,连队官兵不忘初心,再次向转型“高地”发起冲击,在转型升级中实现“弯道超车”。

某次红蓝对抗演练,闽北某综合训练场,硝烟弥漫处,步兵协同装甲突击群以排山倒海之势迅速夺占“敌”要点,呼啸而来的直升机在预定空域低空悬停,10余名特战队员滑降而下,跨壕沟、穿丛林,直捣“敌方”纵深据点……四连官兵的精彩表现又一次“惊艳”了现场的观摩人员,阵阵喝彩声不绝于耳。

“这是连队成功转型的缩影。”该旅领导介绍说,为适应部队转型发展需要,上级赋予四连由传统单一型步兵向装甲步兵转型的任务。

然而,四连的蜕变也经历了转型的阵痛与挫折。

刚接到装备不久的一次野外训练中,一辆步战车熄火了,全连官兵没有一个人能搞明白原因,2个小时过去了,步战车还在原地“趴窝”。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官兵拨通了旅队修理工的电话,维修人员来到训练场,钻进战车不到1分钟就让战车重新启动了,出来带着埋怨的口吻说道:“以后这种几秒钟就能搞定的小毛病,就不要打电话叫我们过来了,你们得学会自己解决。”全连官兵听后羞愧难当。

那天夜里,四连官兵没有一个人能安然入眠,很多人暗下决心,要用最短的时间掌握基本操作。

从零起步、从头学习。学理论、练技能,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接到新装备不到30天,“红四连”全体官兵已经掌握基本操作;新装备列装不到百天,旅里组织战斗射击考核,“红四连”实弹射击成绩合格率达100%。

一次红蓝对抗考核,导演部带着“蓝军”与7个步兵营逐个展开较量。时任连长章星侦察发现,蓝方依山布阵、易守难攻,正面强攻不行,但迂回穿插风险太大,需要形成前后夹击态势才行。章星果断决策,由时任指导员李纯组织正面进攻,自己带着一个小分队大胆穿插。经过几个小时翻山越岭,他们顺利迂回到蓝方背后,对蓝方形成夹击之势。最终四连所在营成为7支参演“红军”中唯一取胜的单位。

“心中时刻有战场,打仗人人有硬功。”在强军征程中,连队官兵把练兵打仗视为自己的精武追求,把打赢制胜作为自己的履职本分。他们积极探索步兵特战化训练路子,组建“蓝军班”开展实战化对抗训练。全旅特战课目比武竞赛纪录,至今有8项由四连官兵创造和保持。

8月13日,即将赴某地驻训的“强军精武红四连”官兵组织开展出征仪式。中国军网记者孙智英 摄

今年8月13日,炎炎烈日下,四连官兵在车场展开一场外训出征仪式。“红四连”又要马不停蹄地征战下一个“高地”——赴西北某训练基地展开千里机动驻训。

从沿海的繁华城市向西北戈壁机动,是四连在部队改革重塑后的第一次。在强军征程中,四连还将面对一个又一个“第一次”,四连人就像先辈们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表现一样,以强军精武的冲锋姿态向新的目标发起冲击。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