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基层民主“辩证法”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段江山 陈典宏 宋邦稳责任编辑:蒋振梁
2020-10-13 09:19

探究基层民主“辩证法”

——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基层民主建设新闻观察

■本报记者 段江山 陈典宏 通讯员 宋邦稳

连长许孟肖和指导员杨盛强被“怼”了。

在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10连议训会上,他们根据连队不少战友手雷投准课目成绩不佳的实际,提出“每天挤出1小时进行手雷投准补差训练”。

“每个人情况不一样,不能这样一刀切。”士官王宜涛当即提出异议,“有的战友短板不在手雷投准,即便同样是手雷投不准的战友,也分痼癖动作难矫正、技巧掌握不到位等多种情况……”

王宜涛就像扭开了某个开关,参会骨干纷纷提出各自的补差训练建议。综合大家的意见,会议决定:为每名战友制订专属补差计划,并建立一对一帮带关系。

经过近半个月精准补差训练,该连手雷投准课目成绩大幅提升。阶段考核中,该连综合考核成绩在全旅名列前茅。

“军队是要打仗的。我们要避免‘极端民主’,但不能没有民主。”这是指导员杨盛强带兵多年的感受。他告诉记者:“如果民主渠道不畅通,很多小问题都会变得棘手。”

5年前,杨盛强当排长时,亲眼目睹了一场基层民主“危机”。

当时,某连因内务卫生标准不高,多次被通报批评。而被通报的卫生区主要归连部负责。

连部文书解释:连部人少,申请的补缺人员一直没到位,日常文电处理、值班、训练等任务繁重,卫生区却很大,实在没精力在内务卫生上“精雕细琢”。

对于这样的解释,该连副连长只是训斥:“不要给自己的低标准找借口!”

又一次内务讲评,连部再次遭到副连长劈头盖脸的批评。心里委屈又不好辩解,连部战士只好私下里嘀咕。

虽然这件事后来很快平息,但连队的团结氛围和凝聚力还是受到一定冲击。

“没有民主行不通,‘极端民主’也不可取——这就是基层民主‘辩证法’的奥妙之一。”杨盛强反思道,“三大民主”几乎贯穿在基层所有事项中,而如何更好地把握和用好基层民主“辩证法”,考验着每一名官兵。

“充分发扬民主的同时,决策者也要有‘一锤定音’的魄力”

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17连的新营区建设接近尾声,官兵们打算修建一座桥通向营院内湖心的“谈心岛”。

连务会上,大家围绕建设方案各抒己见——

中士饶运龙入伍前当过泥瓦匠。他建议,由他牵头,带领战友修一座两桥墩的钢筋水泥桥。“结实耐用,保管几十年都坏不了。”他的提议得到多半人支持。

“雨季即将到来,已经没有时间建钢筋水泥桥了。”中士杨德优提议,应该建两桥墩的钢架桥,10多天就能搭建完工,用10年左右不在话下。这个方案也得到不少人支持。

水电工张国扬开了口,提出了第三种方案:修建无桥墩的钢构拱桥,施工时间最短,美观且结实耐用。尽管他画出草图,还解释了钢构拱桥的超强承重能力,但反对的声音接二连三:“10多米的跨度怎么能不用桥墩”“看着好看但不实用”“这么单薄的桥怕是不扛重啊”……

面对激烈的争论,指导员王明和连长黄胜海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好宣布第二天再议。

“营院建设上的很多事,其实跟战场打仗一个道理,都不能错失良机。发扬民主就是为了集中民意,形成科学决策。”走出会议室,抬头看到天边不断堆积的云朵,王明知道,他们必须尽快做出决策,赶在雨季来临前完成施工。

再次开会,争论依旧。不同的是,水电工张国扬连夜焊制了一个钢构拱桥模型,并带到会议室进行承重演示。这一招确实赢得了个别骨干的支持,但更多的人依然将信将疑。

王明觉得不能再等了:“陷入无休止的争论会拖慢效率,充分发扬民主的同时,决策者也要有‘一锤定音’的魄力。”

他和连长商量认为,张国扬的方案虽然支持的人最少,但确实是兼顾了工期、美观度和耐用性的最佳方案。

“有时,真理就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指导员王明和连长黄胜海共同拍板,决定按张国扬的建议,建钢构拱桥。

会议一旦形成决议,那些满怀疑虑的骨干也都放下成见,针对建设钢构拱桥的方案提出各种完善建议。最终,这个被采用的方案吸纳了前两个方案不少优长。

数天后,看到焊接完工的桥体,全连官兵都很兴奋。不等吊车来,他们就将1吨多重的钢构拱桥扛到湖岸,合力完成了这座拱桥的架设安装。大家现场表决,给这座钢构拱桥取名为“连心桥”。

“充分发扬民主后形成的科学决策,最能激发大家的内生动力。”指导员王明告诉记者。

前不久,该连4名报考军校的战士,先后收到军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100%的录取率,是全连建设蒸蒸日上的又一证明。”王明说。

民主监督既是“护城河”,也是“防火墙”

闲聊中,支援保障营修理连上士陈亚兵得知,战友熊子恒把外出看病的差旅费报销单交给司务长后,半个多月都未处理完毕。

作为基层风气监督员,陈亚兵了解发现,全连有7名战友的差旅费没能及时报销。陈亚兵找到连队司务长王东,询问差旅费难报销的原因。

原来,前一阵因老兵退伍等事项,王东忙于处理其他财务工作,耽误了差旅费报销。他表示立即着手处理此事,尽快将差旅费交到战友们手上。

陈亚兵回到排房,向战友们解释了差旅费报销滞后的原因。然而,隔天连队收到通知,司务长王东要立即赶赴院校参加业务培训。

怎么办?陈亚兵和司务长王东一起,向连主官和营部说明了情况,希望营部能安排其他连队司务长前来“支援”。

在营部协调下,警卫工化连司务长燕桂申赶来,与王东就差旅费报销的事进行了交接。王东出发参加培训后没几天,燕桂申就把差旅费交到了修理连那7名战友手里。

“事情圆满解决,官兵们的权益得到及时保障,这就是民主监督的作用之一。”该旅领导告诉记者,如今部队民主监督机制越来越健全、民主渠道越来越畅通,就像为官兵们的合法权益修了一道“护城河”,也在防止发生各种违法违纪问题方面发挥着“防火墙”的作用。

下士卢远河休完假刚归队,赶上“查账”。他是6营营部军人委员会经济民主组的组员,也是营部的基层风气监督员,对营部账目负有审计监督责任。

卢远河还真发现了问题:发票显示,前不久营部采购了1只羊,但当天的验货单上,怎么也找不到这只羊的签收记录。司务长陈双解释说,那天是节庆加餐,采购的食材比平时多,供应商在打印验货单时漏了。

听了这个解释,卢远河仍心有疑虑。他去排房问身边战友,那天加餐,他们到底有没有吃到羊肉。

“不仅吃了,而且吃的还是烤全羊。你当时在休假,想吃得等下次加餐了。”战友的话,让卢远河的心顿时踏实下来。在与供应商电话沟通中,对方也证实是自己忙中出错,并保证下次一定仔细核对发票和验货单。

“经济民主首要的作用,就是监督收支情况,确保我们不在经济问题上犯错误。”司务长陈双告诉记者,“这对我们这些骨干来说其实是一种保护。”

“每名战友都享有民主权利,但也需要与权利相匹配的民主素养”

这是一次备受连队官兵瞩目的支委会。4连会议室里,时任指导员黄楼和支部委员们要共同商定评功评奖这一敏感事项。

各支委根据掌握的实情,推荐表现优秀的战友参与评功评奖,并就相关情况进行说明。

新任士官支委陈阳的推荐名单让黄楼皱起了眉头:从三等功到嘉奖、再到优秀士兵,陈阳推荐的全都是本班战友。

陈阳自有他的底气:他带领全班刻苦训练,全班战友都成为连队的训练尖子,好几个还在上级比武中夺得名次。

“全部心思精力向备战打仗聚焦,评功评奖自然也要向备战打仗倾斜。”陈阳态度鲜明。

由于大家意见上有分歧,这次支委会没能形成最后决议。

“每名战友都享有民主权利,但也需要与权利相匹配的民主素养。”黄楼分析说,陈阳虽是替战友发声,但似乎缺少了全连一盘棋的大局观。

该旅的一项摸底调研结果,也证实了黄楼的观点。一些基层骨干反映,战友们的民主意识越来越强,但有的战友在民主素养方面还有欠缺。

那段时间,由于自来水管出现故障,炊事班每天都要去山下用抽水机为连队供水。那天下午,炊事班照例准备出发,却被黄楼拦住。他临时安排陈阳带领他们班战友去为连队抽供水。

然而,等到天快黑了,水还没供上来,炊事班连晚饭都没法做。这时消息传来:抽水机发生操作故障,陈阳和战友们正全力抢修。

黄楼立即派出水电工和炊事班前去支援,解了燃眉之急。

“要不是水电工和炊事班支援,我们这个‘尖子班’差点让全连吃不上晚饭。”满手满脸油污的陈阳回到连队,找到黄楼承认错误,“部队战斗力建设是个系统工程,备战打仗也需要坚强的后勤保障。我作为士官支委,对连队其他岗位的实情了解不深入,应该检讨。”

再次开会讨论评功评奖事项时,陈阳主动提议为炊事班表现优异的战友请功。经过充分讨论,该连最终上报的方案得到全连官兵一致认可。

“发扬民主,有助于激发战友们的斗志和活力,进而增强部队战斗力。而较高的民主素养,是战友们能够充分、正确地行使民主权利的前提。”该旅领导告诉记者,一直以来,旅队不断通过系统教育、集中培训、实践锻炼等方式,提高官兵的民主素养,“基层民主建设永远都是进行时”。

版式设计:梁 晨

图片说明:

在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民主机制几乎贯穿基层所有事项。

图①:季度考核,面对导调组临机设置的特情,8连连长魏成强召集干部骨干商讨行动方案。

图②:通信连支委会上,士官支委胡才兵畅所欲言。

魏 广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