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亘村伏击战:“重叠设伏”歼日寇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薛闫兴责任编辑:付善柱
2021-03-08 09:29

七亘村伏击战

“重叠设伏”歼日寇

■薛闫兴 孙志云

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七亘村的七亘大捷纪念碑

七亘大捷旧址

“用兵之法,贵在不复”是公认的作战原则,不过,也有例外。1937年10月26日至28日,八路军第129师386旅772团在七亘村连续两次伏击日军辎重部队,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400余人。刘伯承将七亘村连环伏击战法称为“重叠设伏”。

正确选择伏击地域。为阻止日军西进太原,同时支援配合国民党军队在娘子关作战,1937年10月19日,八路军第129师师长刘伯承奉八路军总部命令率部进抵山西省平定县马山村,准备侧击西进之敌。23日,第386旅771团在七亘村遭日军袭击,伤亡30余人,并与师部失去联络。25日,刘伯承一行30余人赶赴七亘村南三郎庙一带寻找失联部队。七亘村位于平定、昔阳、井陉3县交界地带,四面环山、沟壑纵横、峡谷陡峭、道路奇险,刘伯承发现这里村边小道宽不足2米,路南是高约10米的土坎,路北是几十米深的山沟。同时,刘伯承获悉日军第20师团迂回部队已向平定县城进犯,其辎重部队1000余人在距七亘村10公里的测鱼镇宿营。刘伯承当即判断,日军辎重部队次日必经七亘村向平定县城输送军械、弹药和粮草,而七亘村附近峡谷地带路窄谷深,左右无处隐藏,首尾难以相顾,是理想的伏击之地,于是决定在七亘村伏击日军辎重部队,并将此任务交给第386旅。

突然袭击一战告捷。10月26日拂晓前,第386旅旅长陈庚命令772团副团长王近山率领3营及特务连1个排进入七亘村附近地域设伏。9时左右,772团3营特意将日军先头掩护部队200余名步兵放行,待其辎重部队进入七亘村村东伏击圈时,抓住有利战机,以机枪、手榴弹向日军发起突然袭击,被截击的日军辎重部队一时大乱,狼狈逃窜。随后,772团主力投入战斗,与日军展开格斗。由于772团截断了日军掩护部队和辎重部队的前后联系,加之事发突然、情况不明,致使日军兵力在地形狭窄、道路受阻的情况下无法展开,火力优势也未能有效发挥,伤亡惨重,残余日军朝东石门方向逃跑过程中,又遭我预先埋伏的特务连迎头痛击。战至11时,日军丢下300余具尸体、300余匹骡马和大量军用物资,仓皇逃回测鱼镇。

大胆决策再次设伏。七亘村伏击战后,日军进犯平定县城之敌军用物资告急,使得测鱼镇之敌焦虑不安。日军依据用兵“不得遵常”的原则,认为八路军七亘村伏击胜利后会立即转移,遂一面派部队到七亘村清理战场,一面调整力量准备再次经七亘村向平定方向运送军用物资。26日,刘伯承得到两个情报:一是国民党军决定放弃娘子关;二是正太路西段的日军正向东运动,娘子关右翼日军准备偷袭旧关。刘伯承分析战场态势和日军企图后认为,“日军用兵教条,屡胜之后非常骄横,不会在意七亘村的失败,且日军前方弹药粮草告急,而由测鱼镇至平定方向无其他可绕行道路,日军必再次通过七亘村运送物资”。深思熟虑之后,刘伯承一反常规,决定再次在七亘村设伏。

形于无穷反复用兵。为迷惑日军,27日测鱼镇之敌派兵到七亘村清理战场时,刘伯承指挥772团主力佯装败退,而后乘夜秘密返回七亘村村西埋伏待敌。28日上午,日军派100余名骑兵开道侦察、300余名步兵殿后掩护,将辎重部队严密保护起来。当日军先头部队接近七亘村时,其侦察分队采取“严密搜索、火力侦察、炮击清查”等方式探路,第386旅3营官兵沉着镇静、分散隐蔽、严密伪装,使得日军确信没有伏兵,安心让其先头开道骑兵通过伏击地区。11时许,待日军辎重部队进入伏击圈后,3营指挥员一声令下,设伏官兵利用各种火器对敌实施火力袭击,随后全体官兵冲入日军队形,将其辎重部队拦腰截成两段,与日军展开搏斗。激战至黄昏,我军共击毙100余名日军,缴获骡马数十匹,日军少部兵力西逃至平定县,大部兵力向东退回测鱼镇。

《孙子兵法·虚实篇》指出:“故其战胜不可复,而应形于无穷。”七亘村“重叠设伏”之所以能在同一地域用同一战法成功伏击同一股日军,归功于刘伯承机动灵活的作战思想和掌握先机的战场洞察力。在摸清日军意图基础上,我方采取“佯动迷惑诱骗、微调伏击地点、严密隐蔽伪装、分段拦截突击”等手段,因势而谋、量敌而动,反其道而行之,出其不意实施连续设伏,创造了战争史上以劣胜优、以少胜多的奇迹,使得七亘村“重叠设伏”成为中外战争史上的经典战例。

七亘村“重叠设伏”行动规模不大,也未能全歼敌军,但起到了积极牵制作用,使困在旧关以南的国民党曾万钟部1000余人从敌包围圈中突围,有力支援了国民党军正面战场作战,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提升了军民抗战胜利的信心。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